首页 > 言情 > 

一念淮水过苏城

一念淮水过苏城

一念淮水过苏城

来源:掌中云 作者:2018发发发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7 10:59:41

言情小说《一念淮水过苏城》,是作者2018发发发的最新代表作之一,这本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是白苏傅云霄,内容梗概:她只能用这种理由搪塞傅景淮,白苏知道,自己对傅景淮除了怨恨之外,那些年轻时候的爱恋感还是存在的。徐长舒是徐长舒,傅景淮是傅景淮,她恨徐长舒,但是她不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傅景淮盯着白苏,他的眸光中带着某些冰冷的坚定。

白苏咬了咬唇,又低下头,过了好久才说,“因为我很爱我的老公。”

她只能用这种理由搪塞傅景淮,白苏知道,自己对傅景淮除了怨恨之外,那些年轻时候的爱恋感还是存在的。

徐长舒是徐长舒,傅景淮是傅景淮,她恨徐长舒,但是她不想把傅景淮推到那个两难的境地。

以后,她和徐长舒的恩怨她自己解决,而傅景淮把他妈妈想成是什么样,是傅景淮的事情。

在白苏说完这句话之后,傅景淮的眼中更加冰冷起来,他几乎是都没有给白苏再说第二句话的机会,直接便把白苏拎着抓进了首饰店。

“把你们这里最贵的戒指拿出来一百个。”

说的就像是**似的,如果不是因为傅景淮此时身上的装扮和气质,恐怕店员都要跪下报警了。

白苏挣扎着把自己的手从傅景淮的手里抽出来,一边看着店员。

“不用了,我不挑戒指。”

“挑。你的戒指我已经给你扔了,我赔给你。”

傅景淮根本就不让白苏走,硬把白苏留在这里。

白苏连瞥都不瞥一眼戒指,她是想要戒指吗?戒指能代表什么?

她曾经是要和他要婚姻的。现在……她什么都不能要,也不想要了。

傅景淮见白苏不动,自己让服务员拿了一款戒指递给白苏,想让白苏试一下。

这一款戒指不是这里钻石最大的,但是却是设计感最好的。

在傅景淮的心里白苏就是这种气质,灵慧通透。

但是,白苏只是看了一眼那个戒指,就让服务员放进去了,转身就准备往外走。

这一次傅景淮又拦住了白苏,“怎么,这个戒指不喜欢吗?”

白苏看了傅景淮一眼,“不要再闹了,没意思。”

“怎么没意思了?你说你爱你老公,这个理由我根本就不信。”

傅景淮让白苏转过身来看着白苏,“我了解你,你除了我,你不可能爱上别人的。”

“夫人。”

就在这个时候,白苏没有回话,身后却忽然传进来一个声音。

白苏能听出来这个声音是傅云霄的司机的,她慌忙的转身,以为傅云霄来了,可是只是看到了傅云霄的司机。

他慢慢的走到了白苏的面前,将一枚戒指递给了白苏,正是被丢掉的那一枚。

“总裁说了,让您下次别弄丢了,虽然戒指不值钱,但是你们的爱情值钱。”

傅云霄没来,但是司机传达的话里的意思就表示着傅云霄其实从一开始就看到了她和傅景淮的纠缠。

说完这句话,司机就要转身走。

白苏趁傅景淮没注意赶紧跟出去往外走。

傅景淮自然也就跟了出去。

门外,一辆迈巴赫霸气的停在不远处,白苏快速的朝着傅云霄的方向走过去,傅云霄没有下车。

白苏还没拉开车门,结果傅景淮却直接敲了敲车窗玻璃,冲着里面的人说道,“下车。”

“别闹了!”

白苏艰难的抬起眼皮来,看着傅云霄的样子,“老公,你怎么又回来了?”

“不回来你还能站起身来吗?”

白苏想要再开口,可是,她却不知道再能说些什么了。

她之前就有痛经的习惯,但是她之前痛经从来没有这么痛过……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

“谢谢老公。”

白苏唇色泛白,和傅云霄再次开口。

她其实还想要硬挤出来一个笑容的,让傅云霄别那么担心她,可是她实在是有心无力了。

“你刚刚要做什么?我来帮你。”

“麻烦老公帮我倒一杯热水吧。”

白苏也不矫情了,她只能求助于傅云霄了,说话的样子听起来都是极度虚弱的。

傅云霄连忙的站起身来,去厨房拿了杯子,接了热水又赶紧往卧室的方向送。

只是这短短的功夫,傅云霄再次走进卧室的时候发现白苏已经睡着了。

她的脸色却是苍白到无血色的,而她的眉头依旧是紧紧地皱着,不仅如此,连带着额头仍然在止不住的冒汗。

“白苏?”

傅云霄试探的又叫了一声白苏的名字,但是白苏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白苏?”

傅云霄再次叫白苏的名字……白苏仍然没有回应。

“白苏?!”

这下,傅云霄有些急了,他快速的走到了白苏的面前,伸手摸了摸白苏的额头,滚烫的!

他几乎是一刻都没有迟疑便弯腰把白苏抱了起来,然后快速的走出了门,将白苏放到了车上。

从傅云霄进门的时候,他的电话就一直响个不停的,而进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分钟,慕晚晚的电话还在打过来。

傅云霄顾不上接,他快速的将白苏带到了最近的第一医院,然后直接疯了一样的找院长。

第一医院的院长闻讯赶来,把休夜班的专家全都叫过来的,围了白苏一圈就像是要研究什么大型手术一样。

“交给你们了!”

傅云霄看了看这阵仗,白苏的命应该……能保住,他便拿了手机走到了走廊里去接电话了。

在傅云霄接起电话的那一刻,慕晚晚的声音里判断就像是松了一口气。

“云霄,你没事吧,到哪里了?为什么不接电话?”

“在第一医院。白苏出了点事,我今晚不过去了。”

傅云霄的声音冷淡,就像是在只叙述一个事实。

“啊?白秘书怎么了?”

慕晚晚装作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

可是问完这一句根本就没有等到傅云霄的回答,只听着院长开始叫傅云霄过去听情况去了,慕晚晚这边的电话就直接被挂断了。

慕晚晚被挂了电话后,生气的直接就把手机摔了!

旁边阿姨走出来,手里拿了一件黑色的半透明的睡衣,一边说着,“慕小姐这件睡衣熨烫好了,是傅先生要来了吗?要换上吗?”

“换什么换!赶紧给我找我出门要穿的衣服!”

慕晚晚说完这句话,自己更是着急,快速的上了楼,也不等阿姨再给她找衣服她自己便去翻箱倒柜了,把衣服拿出来之后,换上了一件看起来很随意的衣服,直接连大衣都没披开了车就要走。

阿姨见状拿了一件驼色大衣急忙的追出来的。

可是慕晚晚却摆了摆手,“不用了,我不穿,我就要造成我担心的什么都忘了的样子!”

说完了这句话,慕晚晚一脚油门,快速离开了自己的家朝着第一医院走过去。

第一医院里,傅云霄盯着白苏简直有些不可置信。

竟然就是普通的痛经。

他自己却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竟然会如此着急,这大概是第一医院有史以来最声势浩荡的一次会诊了,原因竟然是因为白苏痛经。

傅云霄当然知道痛经是很多女人的一种经期反应,可是……刚刚他怎么就忘了随便找个医生开点药就可以了?

就在他盯着白苏思考的时候,白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再看傅云霄,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看清楚了自己在哪里之后,有些懵。

刚刚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在医院里?

“老公?是你把我送来医院的?”

“咳咳。”傅云霄冷静的瞥了一眼白苏,恢复了以往的冷傲状态。

“嗯。”

“谢谢老公,我没事的。”

白苏给了傅云霄一个大大的笑脸,又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表,此时都要天亮了……

“我……是不是耽误你去看慕小姐了。”

白苏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道歉。

“没事的。”

白苏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轻轻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