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最毒莫过于心死

最毒莫过于心死

最毒莫过于心死

来源:微阅云 作者:龟宝宝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5-27 11:19:21

作者龟宝宝所著的短篇虐恋小说《最毒莫过于心死》故事讲述了程淑晴霍思夜之间的故事:“去啊。”霍思夜有些不悦,这片刻的美好居然碎了,而他是不是也疯了,居然心疼起这个女人了。他差点忘记了,如果没有发生白茜的事故,她依然是那个天真,美好的女孩。程淑晴进去浴室,正要关门。“我准你关门了吗?你浑身上下,我哪里没玩过。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真想将你就地正法,瞧瞧你那骚样。”程淑晴装作没听见,认真的煮好了解酒茶,然后上前递过去。

霍思夜却不接过,一双深沉的眸子继续打量她。

末了,他淡淡的开口,“你说,沈灵溪的身材有没有你的一半好?”

“我不知道。”程淑晴皱眉,手都酸了。

他的问题简直莫名其妙。

“其实我也不知道,她几次想要跟我上床,我都拒绝了。

朋友们都笑话我。”霍思夜继续说。

这也是三年来,他第一次跟她心平气和的说话。

程淑晴愣了愣,不明白他究竟想干嘛,他没有碰未婚妻?这可能吗?沈灵溪可是一等一的大美人。

“新婚夜,总归是要跟她上床的,她如果叫的没有你好听…….”霍思夜继续玩味的看着女人。

他看起来春风得意极了,事业更上一层楼,还能娶到那样的娇妻。

可唯有他自己清楚,他根本不爱沈灵溪,夫妻不过是陌路而已。

程淑晴立刻打断,“霍先生,您抬举我了。

沈灵溪一定比我优秀百倍。”

“是吗?”霍思夜顿时阴沉了脸,他伸出手臂,狠狠的将她的腰肢一扣。

手里的汤汁就要泼到男人的身上,程淑晴下意识的稳住,紧接着,滚烫的汤汁就洒在了自己手臂上。

“啊。”她痛得直叫,而光luo的身子越发紧密的贴着男人。

他的呼吸很沉重,眉头深蹙。

“很烫?”他不经意的问了句。

“烫。”程淑晴小声谨慎的回答。

“傻瓜!蠢女人。”霍思夜说着,一把将她手里的汤碗给扔了出去。

“解酒茶,我好不容易煮的。”程淑晴皱眉说道,心疼自己白费功夫。

“我不想喝了!给我看看手。”霍思夜让她坐在大腿上,低眉认真的检查她的手。

他摸了摸,红.肿了。

然后下意识的低头用舌头舔了舔。

程淑晴吓得大气不敢出,他在舔她!舔伤处。

“我去抹点牙膏,一会儿就好的。”她赶忙起身,挣脱了男人的怀抱。

“我帮你!”男人心情似乎好了许多,他直接跟了上去。

洗手间分明很大,程淑晴却感到非常压抑。

她拼命的挤牙膏,牙膏用完了,很难寄出来,霍思夜却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牙膏。

他力气大,轻而易举的挤出来,然后给她涂抹上。

他英俊的脸庞没有一丝情绪,只是认真的涂抹伤处,动作是难得的温柔。

程淑晴是第一次见他如此!这也是她曾经梦寐以求的画面。

她时常幻想,如果自己是白茜,霍思夜该用怎样温柔的方式对待自己。

呵,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程淑晴赶紧打消自己的念想,他是禽.兽,是魔鬼。

是她这辈子最憎恨的男人。

“我去洗澡。”她赶忙收拾自己凌乱的心情。

“去啊。”霍思夜有些不悦,这片刻的美好居然碎了,而他是不是也疯了,居然心疼起这个女人了。

他差点忘记了,如果没有发生白茜的事故,她依然是那个天真,美好的女孩。

程淑晴进去浴室,正要关门。

“我准你关门了吗?你浑身上下,我哪里没玩过。

装他**什么矜持。”霍思夜心烦意乱的羞辱。

“我知道了。”程淑晴低落的回了句。

她早没了羞耻心。

打开花洒,凉水瞬间将她浇透,她又变得无比清醒,离开,必须离开,哪怕是选择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