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越之邪王凰妃

穿越之邪王凰妃

穿越之邪王凰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将进酒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7 11:38:33

讲述了主人公陶蒹葭萧煜瑾之间的情感纠葛,书名:《穿越之邪王凰妃》!长篇言情小说,作者将进酒倾心创作完成,内容简介:这竟然就是女主的妹妹?陶蒹葭目瞪口在的看着眼前这人发直的眼睛。赶来的家奴们使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这傻子给拽开,狠狠给了她膝盖一脚,让白静怡直接跪在了自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萧煜辰看着眼前这一幕,被恶心地后退了几步,而一旁的白大人以最快的速度领着家奴把傻子的胳膊扯了过来,嘴里还不停的求饶。

“请太子恕罪!三王爷恕罪,这人是小女白静怡,小时候大病,脑子被烧坏了,所以才是现在这幅样子,吓到了太子和王爷,请开恩!”

这竟然就是女主的妹妹?陶蒹葭目瞪口在的看着眼前这人发直的眼睛。

赶来的家奴们使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这傻子给拽开,狠狠给了她膝盖一脚,让白静怡直接跪在了自己面前。

“请太子恕罪!”

几个家奴跟着跪了下来,而白大人道着歉,偷偷看着陶蒹葭的脸色。

陶蒹葭回忆原文中美艳的女主,再看眼前这人的模样,差点惊掉了眼睛。

真的是丝毫不见倾国倾城。

那一咧嘴喷洒出的酸臭味,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姐姐,你可见过我姐姐?她在哪啊?”

周围的人都被这一声姐姐吓掉了魂,白大人的妻子喝道。

“这是太子!瞎叫什么,快点的,把这个傻子弄走,别惹恼了太子!”

白静怡听了这话,在家奴的手里一个劲的扑腾,说什么都不肯跟着一起走,边挣扎还边喊着。

“姐姐,姐姐,我要找我姐姐,把我姐姐还给我!”

白家人觉得有些尴尬,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平日里还算听话的傻子今天却很是难管,扑腾起没完,而这一扑腾也让家奴很是难办,毕竟硬生生的这么扯着却是有些不太雅观。

言氏看着这让家里丢脸的傻子,恨的牙都要咬碎了,她气愤的叮嘱道:“快点把小姐送回院子看管好了,不要再出来扰了太子和王爷!”

听她说话里看管两个字咬的尤其重,陶蒹葭听完看了她一眼,言氏很是敏感的注意到了这道视线,立马堆起满脸的笑意抱歉道:“扰了太子真是不应该,都怪妾身管理不严,这傻孩子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看见谁都叫姐姐的,让人很是头痛。”

姐姐?还见人就叫?

陶蒹葭听完不可察觉的皱了皱眉,随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小事而已,只是好奇刚才那个疯姑娘是不是白娘**妹妹?”

白家在当朝一共出了两位娘娘,一个是现在依然受宠的梁敏娘娘,而另一个就是女主,一个不受宠的娘娘。

两人同在宫中,可是差别却巨大,不受宠已经很丢脸了,而今天这个竟然也给她丢了脸,言氏掩饰不住的脸色,眼里潜藏了一股血色:“正是……”

陶蒹葭轻轻的点了点头:“今天本太子来主要是有两件事,一是今儿在宫中凉亭不小心把白小姐绊到了湖里,害白小姐有些惊吓,所以本宫特意带些补品给白小姐赔罪。”

“太子太过客气,本来今天小女过去是为了给太子道歉的,关于落水一事小女没有大碍。再说臣等有罪,皇恩浩荡不怪罪已是感谢,微臣又怎敢接受太子的礼!”

说的可真是好听,还惭愧,真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陶蒹葭不再想跟他们打官腔,脸上微笑着说道:“白大人真是客气了,本宫今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跟白大人说,白娘娘算得上是变相的救了本宫一命,所以对于白娘**事,父皇会彻查,应该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给白娘娘一个交代。”

话刚说完,只见周围一片沉默。陶蒹葭暗暗的看了一眼所有人的表情,就是没有看见欣喜。

言氏尤为突出,脸上的表情直接僵在了那里,手里使劲绞着手帕,看不出她在想什么。陶蒹葭见此,不仅眯了眯眼睛问道:“怎么,看你们好像不太高兴?”

“不是的,我们都很高兴!”白大人率先给了个回应,见他开口,周围的人都一起假装开心的点了点头,言氏更是,咧着嘴直接换了话题:

“先请太子移步正厅可好?”

“不必。”陶蒹葭此刻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冷着一张脸:“那姑娘虽说是个疯子,但是怎么说也都是贵府的小姐。看上去好像并没有小姐该有的规制,白大人,你对这个女儿该不会有虐待吧?”

“张旭然呢?本王有事想请张旭然太医。”萧煜辰淡笑一声,眼中是掩盖不住的着急,险些忘了风度。

“父皇明鉴!”陶蒹葭眼疾手快的躲过,看向皇上,眼中充满了真诚,“儿臣冤枉,是白贵人说要谢儿臣替她说话,请儿臣吃饭,儿臣去了只是喝了几杯酒,就不记得了!”

“哼,你说你不记得了,有人记得!” 皇帝气的胸口剧烈起伏,一拍桌子,“来人!把白贵人带上来!”

陶蒹葭一听,心想,终于有一个能过来为自己说理的了!尽管跪在地上,腰杆也挺直了不少。

“带白贵人进殿!”

陶蒹葭扭头,就看到颖七搀扶着白语嫣进来,此时此刻,白语嫣仍是衣衫不整的模样,手里拿着丝绢,轻轻擦拭着眼角,眼眶泛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白语嫣走到中央,跪下,擦着眼泪,哭诉道:“皇上,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

陶蒹葭看向白语嫣,一脸真诚道:“白贵人,我是清白的,你一定要替我证明清白啊!”

“住口!”皇帝狠狠地瞪了陶蒹葭一眼,恨铁不成钢,随后又看向白语嫣,语气缓和了些,“白贵人,你把当时的情况,前前后后,事无巨细的说清楚!”

白语嫣呜咽了几声,看了陶蒹葭一眼,身体瑟缩了一下,这些小动作,全部被皇帝看在了眼里。白语嫣继续呜咽着说道:“先前,太子殿下救了语嫣,语嫣感恩在心,于是花了些银子让公公给太子殿下捎了句话,备了些酒菜,想请太子殿下吃顿饭,感谢太子殿下的救命之恩,可太子殿下才喝了三杯酒,就装作醉酒,想对臣妾……”

白语嫣故意顿了顿,呜咽的声音大了些,“想对臣妾行那等龌龊事!若不是公公还未走远,皇上见到的,就是臣妾的尸体!”

陶蒹葭听完白语嫣的话登时就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颠倒黑白?她连个把儿都没有怎么可能想着对她做些龌龊事情!陶蒹葭指向白语嫣,一脸正气的看向皇上,“父皇,儿臣冤枉!”

虽然白语嫣被打入了冷宫,可终是跟自己共度良宵过的女人,更何况白语嫣本就长得我见犹怜,楚楚动人,此时皇上看着白语嫣那死守贞洁的可怜模样,心声怜悯,对白贵人的话半分怀疑都没有,顿时就吹胡子瞪眼的看向陶蒹葭:

“逆子住口!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白贵人如此在乎贞洁的一个人,你觉得她会撒谎吗?反倒是你,整日不学无术,逛窑子去青楼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把算盘打到了朕的头上!你怕不是太子之位坐久了,不想坐了!”

陶蒹葭瞪大了眼睛,“父皇明鉴……”

“来人,太子殿下不学无术,行为失礼,不适合做一名太子,即日起,废太子……”

“且慢!父皇,这是一个误会!蒹葭是冤枉的!”

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仿佛一束阳光,稳住了陶蒹葭那颗冤枉委屈的心。

皇上皱眉,看着那个一改往日温润和煦,风度翩翩模样的三儿子,原本废太子斩钉截铁的心顿时有了些动摇,他倒想听听,能让他抛下自己的风度,帮助自己的弟弟,能找出什么理由。

此时萧煜辰扶着门框,嘴中喘着气,眼中带着及时赶到的庆幸。然而,跟在萧煜辰身后的张旭然此时却面不改色,仿佛刚才飞奔而来的不是他,是萧煜辰驮着他来的一般。

萧煜辰和张旭然走到殿中,看着陶蒹葭一脸委屈的模样,萧煜辰眨眨眼,给了陶蒹葭一个安抚的眼神,跪拜行礼:

“儿臣叩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微臣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

萧煜辰起身,道:“父皇英明,儿臣方才知晓此事后,向当时及时制止这一行为的张公公问了前后的原因,白贵人感谢太子殿下不假,但是太子殿下担心白贵人在冷宫冻着,来赴宴却还给白贵人带了诸多保暖的衣物炉鼎,这是太子殿下心系天下,不忘每一个人的体现啊。”

皇上皱了皱眉,看向白语嫣,眼中带着质疑,“白贵人,可有此事?”

白语嫣咬了咬唇,不甘的看了萧煜辰一眼,“确有此事。”

萧煜辰不经意的瞥了白语嫣一眼,眼中划过一丝嫌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她带个人出来还给他惹这么多事,最后还得他来收场子,“据张公公说,太子殿下前后只喝了三杯酒,常理来讲,一般的酒,三杯酒是不可能醉倒的,儿臣觉得此事有蹊跷,特地请了张太医前去查验,结果发现……”

萧煜辰看了白语嫣一眼,一字一顿的说道:“酒中被下了蒙汗药!”

众人惊愕,皇上看向张旭然,问道:“张太医,你可确定?”

张旭然服了服身,面色淡然,并没有在意白语嫣偷偷递来的眼神,“回皇上,微臣以验毒十年的经验作保,绝对不假!”

“据张公公所言,当时他在外面停留了一会儿,突然听到白贵人大喊,进入之后只看到太子殿下压在白贵人的身上,已经醉倒,并没有别的动作。由此可见,当时太子殿下已经昏倒,并没有能力做什么,所以最后看到的,并非真相!”

“白贵人,证据确凿,你试图栽赃太子,抹黑皇家颜面,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皇上一拍桌子,瞪向白语嫣,先前对白语嫣的同情,此时直接消失了一干二净。

白语嫣美眸一睁,身体颤抖,看向皇上,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不是臣妾,皇上明鉴,臣妾冤枉啊!”

“咚!”一声,一直跪在旁边不说话的颖七突然磕了一个响头,“皇上明鉴,我家娘娘是冤枉的!当时娘娘只是想请太子殿下吃饭罢了,前前后后,所有的酒菜,都是劳烦张公公置办的!我家娘娘从未动过,先前张公公一直克扣娘**饭食,经常送来一些馊菜馊饭,还辱骂我家娘娘,这次花了不少银两,请公公送来些好点的饭食,莫要脏了太子殿下的眼睛,谁曾想竟出了这等事情!”

“当时张公公送完东西并没有离开,而是,而是……”颖七咬了咬唇,看了眼皇上,眼睛一闭,“而是通过大门的窗口,骚扰奴婢,动手动脚,对奴婢说些龌龊的话!还说,还说,等娘娘死了,他就让奴婢跟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