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都市易传录
都市易传录

都市易传录

作者:步履无声
主角:肖遥李潇潇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7 11:50:34

这是作者肖遥原创的都市异能类小说,男主叫肖遥女主叫李潇潇的小说是《都市易传录》,内容简介:等李老爷子服下汤药之后,肖遥也不再迟疑,迅速抽出一根烈火针,直接刺进李老爷子的肌肤内,没有丝毫的停顿,这一针下去,又是第三针,第四针……这一幕,看的药灵几乎是目瞪口呆。针灸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药灵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激动道:“肖先生,你说真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说完,肖遥又赶紧解释道,“但是你必须得清楚,我只是随便教你一点而已,并不是收你为徒啊。”

“无妨,无妨!”药灵现在哪里还在乎这些,内心已经被欢喜填满了。

等李老爷子服下汤药之后,肖遥也不再迟疑,迅速抽出一根烈火针,直接刺进李老爷子的肌肤内,没有丝毫的停顿,这一针下去,又是第三针,第四针……

这一幕,看的药灵几乎是目瞪口呆。

针灸,其实并非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无论是对力道的把握,还是对穴位的熟知都非常重要,可是这速度,简直就像随手乱扎的一样,但是药灵可不是一般人,他仔细观察之后发现,肖遥的每一针,都扎在非常关键的穴位上,不偏不移。

看到这一幕,药灵已经暗下决心,无论如何,自己都必须讨好肖遥,能继续打下手……

十分钟之后,肖遥长舒了口气。

“差不多了。”肖遥说着,看了眼书桌上的时钟,“半个小时之后,即可拔针。”

说完,他就闭上眼睛,开始调整自己体内的气息,而药灵则很是识趣的待在边上,不敢打扰。

等半个小时之后,肖遥就睁开了眼睛,并且以飞快的速度拔掉了李老爷子身上的银针,而随着银针的拔出,在原本银针扎着的位置上多了一个针眼,那些针眼开始往外面留着腥臭难闻的血液。

“呼……”又过了十分钟,流出的血液恢复成正常的红色之后,肖遥才长舒了口气,伸出手切着老爷子的脉,随后便一脸的欣喜。

终于大功告成了!

“去把李潇潇叫进来吧。”肖遥开口说道。

药灵不敢迟疑,赶紧打开门,把李潇潇迎了进来。

“肖遥,我**怎么样了?”李潇潇一脸的着急。

肖遥望了她一眼,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不负所托。”

李潇潇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大喜:“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没事了?”

“当然没事了。”肖遥说道,“不过十分钟,老爷子应该就会醒过来,但是,他的身体还会比较虚弱,需要静养。”

“我明白!”李潇潇使劲地点了点头,又望着肖遥,一脸认真地说道,“如果我**真的痊愈了,我们李家便欠你一份天大的人情!”

肖遥摆了摆手:“我救你**,并不是为了让你们一家报恩,只是我不小心砸坏了你的车而已,更何况我本身对这些疑难杂症就非常的感兴趣。”

说完这些,肖遥又阴沉下脸,忍不住提醒道:“但是,李小姐,你也得明白,这一次老爷子中的是蛊毒,是有人恶意为之的,也幸好这一次我能解毒,但是下一次,就不知道会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下毒远比救人简单。

就像**不过头点地,但是救人却得浪费太多的精力和时间。

药灵看了眼老爷子,随后又转过脸望着肖遥,说道:“肖先生,我觉得,这一次老爷子中的蛊毒可能是厄运**下的。”

“厄运**?”肖遥用一种不解地眼神望着药灵,等着他接着说下去。

药灵沉吟了片刻,组织好语言之后,便继续说道:“厄运**,是海天市最厉害的蛊师了,整个海天市,也只有他能下如此难解的蛊。”

肖遥冷笑一声,说道:“这样的人,人人得而诛之,多行不义必自毙,如果他不懂得收手的话,我倒是不介意送他去见真的**!”

药灵苦笑着说道:“确实,我也很想除掉这样的人渣,但是,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他本身实力就高强,而且,现在的身份还有些特殊,是海天市蒋氏集团的老板……以前,确实有些人想要找他麻烦,结果,却都人间蒸发了。”

“蒋氏集团的老板?”李潇潇一愣,问道,“是蒋天路?他竟然是苗族蛊师?”

说完,她又恍然大悟,道:“这也就难怪了,最近这段时间,蒋氏集团和我们家确实有些矛盾,都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但是没想到,蒋天路竟然会下此毒手……”

就在这时候,躺在床上的李老爷子,突然激烈的咳嗽了起来。

“**,**……”李潇潇小声呼唤了几声,李老爷子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潇潇……”李老爷子轻声说了一句。

“**真的醒了!”李潇潇激动地说道。

肖遥笑了笑,他能看得出来,李潇潇是真的孝顺,此时她的欣喜若狂更是发自内心的,这样的人,自己也确实该帮!

“神医,多谢了。”李老爷子看着边上的药灵,微笑着说道,只是因为刚刚醒来,他的声音还有些微弱。

药灵一愣,接着使劲地摇了摇脑袋:“李先生,你可误会了,这次救你的人,可不是我,是他。”说着,他伸出手指了指边上的肖遥。

李老爷子一愣,有些愕然,不过还没说话,就再次昏昏睡去。

“肖遥,我**怎么了?”看到**刚醒就又闭上了眼睛,李潇潇着急道。

“他没事,我说了,他太虚弱了,还是需要多休息休息,这一觉睡醒,估计也就彻底的没事了。”肖遥说道。

李潇潇听他这么说,才彻底的松了口气。

“肖遥,这么晚了,不然你就住在这吧?如果**还有什么问题,我也可以找你,而且,你现在应该也没有容身之所吧?”李潇潇看着肖遥笑着问道。

肖遥沉默了一下,尴尬的点了点头,确实,现在的他还真没能睡觉的地方。

“那我们就先下去吧。”

三个人一起下了楼之后,不等众人询问,李潇潇就先开口说道:“**先前已经醒了,只是因为有些虚弱,又暂时睡下了,总的来说,**没事了。”

“真的?”李坤一脸的激动,道,“潇潇,你不是开玩笑吧?”

李潇潇笑了笑:“药灵神医可以作证,这一次,多亏了肖遥。”

李坤长长舒了口气,伸出手和肖遥握在一起,满脸的感激之情,很是真诚:“肖先生,这一次,真的多谢你了!”

肖遥摆了摆手,没多说什么。

听到老爷子没事了,除了李潇潇和他的父母之外,剩下的那些人表情到没有多么的激动,脸上的笑容,看上去无比的虚伪。

这倒是一群不会表演的人啊!肖遥心里暗道。

“**没事,实在是太好了。”李小冉强笑道,“多谢肖遥出手相助了。”

“我出手,和你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肖遥看了她一眼,毫不留情道。

李小冉的颜色微微一变,眼神中闪过一道历光,但是这种情况下,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堂姐,看来,你失望了啊!”李潇潇看着李小冉,微笑着说道。

只是她的笑容,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种讥讽。

李小冉虽然心中愤怒,但还是强笑道:“我先前那不也是为**担心吗?肖遥真的能治好**,我们当然都很开心了。

李潇潇也懒得和李小冉过多纠缠,她本身就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她转过脸看着李坤说道:“爸,我想留肖遥住在这里。”“恩!没问题!”李坤使劲地点了点头。对于李潇潇的提议,李坤绝对是举双手赞同的。

“不是,潇潇,你怎么能留他住下呢?你们对他可不是多么的了解啊!”莫成飞立刻就急了。

李潇潇看了他一眼,问道:“莫成飞,这里是我家,我让谁住在这里,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吧?”

莫成飞脸色阴沉,不再多说什么。

“那什么……大哥,我就先回去,老爷子没事就好。”李兵的精神状态都有些恍惚了,他啊觉得自己如果继续待下去,很有可能会发疯的。

他们留下来,都是为了看李潇潇和肖遥的笑话,但是现在,目的显然是达不成了。

随着李兵说完,李家剩下的人,也都一一起身告辞,各回各家。

“莫成飞,你也该回去了。”李潇潇看着莫成飞说道。

莫成飞站起身,阴沉着脸点了点头,他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肖遥,最后也没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李家。

李兵和李小冉回到家里之后,两人就一起开始摔摔惯惯了。

药灵很是羡慕的看了眼苏然的母亲,道:“刘琴啊,你可真是好运气,能让我师傅亲自为你看病,赶紧跟我们来吧!”

说完,他和肖遥就先转过身朝着就医台走了过去。

苏然的母亲,也就是刘琴,虽然还有些不明就里,但还是跟着自己女儿走了过去。

走到一张桌子前,肖遥就冲刘琴说道:“大妈,先坐下吧。”

“哦!”刘琴赶紧依然坐下。

“伸出手。”肖遥说道。

刘琴有些迷糊地看着药灵,刚反应过来的她忍不住问道:“神医,这是?”

看刘琴犹犹豫豫的样子,药灵忍不住一阵怒火,没好气道:“还不是想给你看病?我的治疗方法,得用上不少的名贵药材,虽然能把你给治好了,可你们也承担不起医药费啊!我师傅现在愿意出手,帮你看看,如果他有简单的办法,你们就不需要出医药费了!”

刘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神医,您不会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您确定,这位是您的师傅?”苏然也忍不住问道。

药灵不满的瞥了她一眼,道:“你们就说吧,到底是治还是不治!我师傅很忙的。”

“治,治!”苏然赶紧说道,虽然她对眼前这个年轻的小伙没什么信心,可是,最起码聊胜于无嘛!

肖遥接过刘琴的手,就开始仔细的切脉。

“内息不稳,气调不顺,确实有些问题,应该是心脏有些问题,又加上这些年过的比较辛苦,气血也不通畅,大妈,你最近这段时间,是不是经常觉得胸闷,四肢无力,全身瘫软,就是视力都在下降,看东西模糊呢?”肖遥开口说道。

苏然瞪大眼睛看着肖遥,她在想,这些是不是药灵提前告诉肖遥的,否则的话,他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呢?

刘琴也是一脸的愕然,点了点头。

药灵笑道:“师傅就是师傅,这些都是我检查了半天才看出来的,没想到您只是切切脉,就都了然了。”

肖遥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那是因为你学医不精。”

药灵被肖遥说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嘿嘿笑着。

这一幕,更是让刘琴和苏然一脸惊讶。

她们原先还觉得,这可能是药灵的玩笑,但是看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训斥药灵,药灵还只能赔笑,她们就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可能都发生变化了。

这还是神医吗?这还是药灵吗?

“其实这也不难,针灸就可以解决了。”最终肖遥一锤定音。

药灵长大了嘴巴:“师傅,你是说真的?”

“我没闲工夫和你开玩笑。”肖遥不满道,“不然你还以为,会有多麻烦?而不过是身体太弱,心脏衰竭,以及脑神经受损了而已,不过,针灸的话,也需要三天的时间,今天明天后天,连续施针三日,在服用一些简单的药材,固本培元,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肖遥这么说,那就肯定是这样,药灵对肖遥的崇拜简直犹如那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犹如那长江之水,连绵不断……

“我银针正好就带在身上,先施第一次针吧。”肖遥开口,已经将身上随身携带的银针拿了出来。

药灵赶紧搬了张椅子,坐在肖遥的身边,一脸虔诚的模样犹如第一天上学的小学生一般。

肖遥拿起一根银针,看也不看,直接刺入了刘琴手腕处,接着,又是一根银针刺入。

“你干什么!?”苏然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声音也提高了几分,吓得肖遥手都抖了一下。

“什么干什么,我在做针灸,你大呼小叫什么?”肖遥皱起眉头。

“你这是做针灸吗?”苏然有种头晕的感觉,“哪有你这样看都不看,就直接扎的?”

肖遥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了。

看都没看?自己不是瞥了眼吗?主要是,人体的各个穴道,他实在是太了解了,闭着眼睛都知道在哪,而扎针的角度和力度,更是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判断,还需要怎么样啊?他觉得自己很委屈……

在苏然看来,肖遥这简直就是乱扎!别的中医做针灸,哪个不是花很长时间找穴道,然后再小心翼翼的扎针?

药灵有些火大,道:“小丫头,我师傅心善,所以才愿意出手,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师傅这就是在乱扎?哼,什么都不懂,就会瞎咋呼,现在的女孩到底是怎么了!”

苏然知道药灵是个好人,否则的话,在此之前也不会答应帮她们免除一些医药费,而且,药灵在海天市也是德高望重的人,对于药灵,她是百分百的信任,更是百分百的尊重,虽然被药灵骂了几句,可也没多么的生气。

她咬了咬嘴唇,看着药灵说道:“神医,我相信你,但是他这样,让我觉得好敷衍……”

肖遥哭笑不得。

“然然,妈没事!”刘琴赶紧说道,“被针扎的地方也没有任何的疼痛感,只是酸酸,涨涨的,反而有些舒服……”

“如果我真的扎错了,患者会剧烈疼痛,而伤口还会出血。”肖遥看了眼苏然,解释道。

苏然也有些震惊,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肖遥的每一针,扎的都不偏不移,而药灵也都看的非常仔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