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狄总甜宠妻

重生之狄总甜宠妻

重生之狄总甜宠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紫陌千尘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7 15:32:44

小说主角是江清沂狄祁巛的小说是《重生之狄总甜宠妻》,本小说的作者是紫陌千尘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早就想要摆脱掉梁若凡这个渣男,正好借着渣男向她的大美人表示忠心。她家大美人疑心病太重,她得小心呵护着。周颖之却急了,不断地怂恿她。“姐,你和梁若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江清沂脸上笑容消失,冷淡的瞥了江清沂一眼,毫不迟疑的拒绝,

“不用了,既然我当着祁巛的面删掉了他的联系方式,就表示我跟他恩断义绝,不用联系。”

她早就想要摆脱掉梁若凡这个渣男,正好借着渣男向她的大美人表示忠心。

她家大美人疑心病太重,她得小心呵护着。

周颖之却急了,不断地怂恿她。

“姐,你和梁若凡感情那么好,当初我都为了你打了不少掩护,难道你能轻易放下对他的感情吗?”

“你别怕,我还给你打掩护。”

江清沂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周颖之,你是脑子坏了?还是耳朵不好使?”

周颖之顿时傻了,她,竟然被江清沂骂了?

江清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毒舌了?

见周颖之哑口无言,江清沂眯起双眸,喷射毒汁。

“我对梁若凡已经没有一点感情,更不想再跟他联系了。我现在心里眼里只有狄祁巛,明白吗?”

周颖之瞠目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江清沂眯了眼睛,逼近周颖之,压低了声音,带了一股压迫力。

“你现在这样做,会让我觉得你迫不及待让我离婚。”

“我离婚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周颖之的神情愈发僵硬,干笑道:“姐,你在说什么?我怎么是那种人?”

她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怎么能说出来?

忽然,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来,周颖之的神情愈发慌张起来。

只见背着光,狄祁巛高大的身影缓缓走来,眸光深邃,幽深不见底,好似一汪寒潭。

江清沂眸光一亮,颇觉得惊喜。

“老公,是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吗?”

她在心底偷笑,狄祁巛不会在偷听吧?

狄祁巛目光冰冷的扫过周颖之,声音冷沉。

“的确有点东西忘了。”

忘了这里还有一个恶毒的女人,居然敢教唆他的人出轨!

他本来就不放心周颖之跟江清沂单独在一起,想知道她们都聊什么,谁知道却听到了这样精彩的对话。

不过,江清沂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她来到江清沂身边,蓦然低头吻了一下她柔软的唇瓣,欣慰地说:“这是给你的奖励。”

江清沂立刻打蛇上棍,嘟着嘴巴撒娇:“那你应该多奖励我几个吻才行,一个不够!”

狄祁巛轻笑一声,又亲了她一下。

“宝贝,让我先把**丢出去!”

随即,他看向周颖之,目光犹如地狱森罗,森然开口:“你可以滚了,以后不要再来狄家!”

周颖之顿时傻了,浑身僵硬在原地。

她怎么都没想到,狄祁巛不仅没离开,甚至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一切都完了!

以后狄祁巛不会再让她接近江清沂,也不会让她来接近他。

那她还有什么机会?

“姐夫,我……”

周颖之脸色苍白如纸,想要解释。

狄祁巛却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声音冷漠如霜:“管家,把她赶出去!”

管家犹如鬼魅出现,伸手指着门口,说道:“周小姐,请吧!”

周颖之眼圈泛红,蒙上了一层水雾。

她知道自己若是再不离开,狄祁巛是真的会让人把她丢出去的。

她丢不起那个脸!

她猛地站起身,气恼又委屈的冲出了别墅。

“啪啪啪……”

江清沂立刻拍手,欢欣鼓舞的道:“老公,你最棒啦!我早就想把她赶走了!”

这下,周颖之肯定有段时间不敢出现了,她可算能轻松了。

狄祁巛眼神有些怪异的望着她,小心翼翼地问:

“你不怪我?她毕竟是**妹。”

先前,他要把周颖之赶走,江清沂又哭又闹,还要绝食,他也没办法,才让她的妹妹来陪着她。

而现在,周颖之绝对不能再留下!

“怎么会?我姓江,她姓周,什么妹妹,她配吗?”

江清沂冷哼一声,顿时觉得一阵恶心。

“刚才你不是也听到她都在说什么了吗?这样的妹妹谁敢要?”

周颖之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但她不被周家承认,反而走起她的路子。

一口一个姐姐,又乖巧又会卖可怜,她还真的被这绿茶*给迷惑了!

狄祁巛眸色一冷,他的确不知道周颖之胆子这么大,居然撺掇江清沂去联系别的男人。

怪不得,之前江清沂想要逃走,这其中肯定跟她脱不了关系。

毕竟刚结婚时,江清沂还想和他相敬如宾,他们的关系还没有这么僵。

但自从周颖之来了之后,江清沂就被迷昏了头,一心向着和别人私奔!

“以后你不许再跟她见面。”

狄祁巛语气夹杂着一丝厌恶,想着该怎么给周颖之一个教训。

江清沂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头,叹了一口气。

“再也不见恐怕有段困难,毕竟我总不能永远不回家,爸有意认回她。”

她点到即止,知道狄祁巛有办法让她爸改变主意。

她顿了顿,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

“不过这段时间她肯定不会再来骚扰我了。”

“以后见面,先通知我。”

狄祁巛霸道地嘱咐,准备和岳父好好沟通一下。

江清沂勾起嘴角,欣然同意:“没问题。”

“好了,这次我是真的要去公司了,你在家乖乖的。”

狄祁巛摸了摸她的脑袋瓜,柔声说道,将她当成了小朋友来哄。

江小朋友点头,在狄家长唇上亲了一口。

没有让她落到周颖之的手里,否则她肯定会倒霉。

江清沂起身去洗漱,对着镜子,她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顿时面色一变。

完了,她脖子上被人咬了一口!

难道她被梁若凡得手了?

不对啊,她走的时候梁若凡都喝成了那个鬼德行,怎么可能?

她纠结地将全身的衣服脱光,仔细看看还有没有别的痕迹。

这个时候,浴室的门猛地被人推开,狄祁巛阴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江清沂,你想逃到……”

声音戛然而止,狄祁巛愣住了,目不转睛地望着江清沂。

江清沂顿时慌了,下意识要去抓衣服,将自己的身体遮住。

然而,她的动作突然一顿。

等等,狄祁巛都是她的老公了,为什么要遮住?

他们还没睡过了!

这不是绝佳的勾引机会吗?

她眼睛一亮,立即扑了过去,将某人抱紧。

“老公……”

她低低地喊了一声,去扯狄祁巛衬衫上的扣子。

不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

这一声呼唤顿时将呆愣在原地的狄祁巛唤醒,他控制不住将人抵在冰冷的镜子上,吻着她的脖子,揉着她的腰。

江清沂勾唇一笑,扯开他白色的衬衫,扣子落了一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抚摸着某人的肩膀,逐渐往下,坚实的胸膛,拥有六块腹肌的肚子,结实的腰身……

这身材真棒!

她忍不住啃咬了一口,在他的肩膀上留下她的印章,却觉得牙都要崩掉了。

肉硬,有嚼劲,她今天非要把大美人给啃了!

然而,在关键时刻,大美人却停住了。

他将江清沂放了下来,冷着一张脸,转身离开。

“老公!老公……”

江清沂觉得莫名其妙,想追上去,但自己还没穿衣服,要是被家里的佣人看见了可就丢脸了!

她只要先将衣服穿好,再去找狄祁巛。

然而,她开门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房门打不开,似乎被锁了。

江清沂微微一愣,表情一片空白。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门会被锁?

江清沂转身去找手机,但是将床铺都快翻过来了,也没能找到。

一般她会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一眼就能看到。

没找到手机,江清沂蹙起眉头,有些气闷。

一抬头,发现桌上的电脑也不见了。

一个念头浮现在脑海中,她不会是被软禁了吧?

江清沂一脸莫名其妙,起身勇气敲门:“老公!你在不在啊!快让我出去啊。”

这是什么情况啊?江清沂十分纳闷。

没过多久,房间门被人打开,江清沂后退一步,进来的人果然是狄祁巛。

他头上还带着水珠,一身寒气,精致的脸上显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却想让人压床上狠狠玩弄,摧毁他的冷漠。

江清沂不由吞了一口唾沫,大美人洗什么冷水澡,她这不是现成的吗?

难道大美人那方面真的有病?

几次三番之下,江清沂也不由怀疑起来。

她立即扑了上去,声音软软的询问道:“老公,我的手机还有电脑都是你拿走的吗?也是你要反锁我?”

狄祁巛冷淡的扫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身后的女佣端着早餐进来,放在了桌上,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你的早餐。”

狄祁巛冷冷的说道。

江清沂敏锐的发现狄祁巛不对劲,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

经过她这段时间的甜言蜜语,狄祁巛现在对她的态度一直都很温和。

而今天却大变。

“老公,你生气了?”

江清沂疑惑不解的询问,生那方面的气?

因为昨天的事?她也是受害者啊!

而且她也没失去清白。

她脖子上的牙印分明就是狄祁巛自己咬的,刚才他还咬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狄祁巛神情冷淡的在沙发上坐下,根本就没有回答她,脸上就差写着“生气了,快哄”几个大字。

江清沂有些头疼的扶额,她家大美人可不是好哄的人。

这下她更加笃定,肯定是发生了其他什么事,否则狄祁巛不会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她。

她犹豫了片刻,小心翼翼地问:

“我记得在酒店的时候,我去卫生间,周颖之用什么东西喷了我,我就失去意识了,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周颖之到底做了什么事?把她家大美人气成这样。

见狄祁巛依旧不愿意说话,江清沂坐在了他的身边,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老公,就算你生气也要给我一个理由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她当然猜出发生了什么事,但无辜还是要装的,才能引起男人的怜惜。

狄祁巛目光沉沉的盯着江清沂,冷声质问:“我看到你一丝不挂的跟梁若凡睡在一起,你说发生了什么?你到底跟他做了什么?”

闻言,江清沂恍然,脸色十分难看。

周颖之的手段还是一如既往地下作!

怪不得狄祁巛会气成这样!

江清沂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一下捂住脸,假装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老公,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狄祁巛顿时慌了,哪里还有半分冷漠的样子,急忙将江清沂搂在怀中安慰,眼中尽是心疼与懊恼。

“老婆,别瞎说,我永远不会不要你!”

江清沂将脑袋埋在狄祁巛的怀抱中,继续嘤嘤假哭,哽咽着问:“我是不是……”

狄祁巛抚着她的后背,急忙安慰着:

“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我救出了你。”

“梁若凡都喝醉了,什么都不可能做。”

哟,这不是什么都知道吗?还给她摆脸色。

江清沂在心中发笑,她挤出一点泪水,伸手攀附狄祁巛的肩膀,望着他的眼睛,楚楚可怜地问:“真的吗?”

“真的,你身上没有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