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高冷梁律护甜妻

高冷梁律护甜妻

高冷梁律护甜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微安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7 17:04:44

主角叫顾暖梁成安的书名叫《高冷梁律护甜妻》,它的作者是微安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深吸一口气,仍旧是莫凡烟先妥协:“梁成安,今天的相亲不是我想来的。”梁成安淡淡的翻开一页书,应了一声:“同样,我亦不情愿。”他微微的抬眸,目光在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然后,便不说话了。

莫凡烟微微的蹙了蹙眉头,有些焦急的看了一眼手腕间的手表,眉宇间有几分焦躁的戾气,但是梁成安不说话,她亦不开口。

两个人只是单独的静静的看着对方,时间一秒一秒的在双方的对视之中流逝。

最终仍旧是莫凡烟首先开口:“说点什么,不说话,你我今天都别想走出去。”

“我不急。”梁成安从自己的工作包里拿出一本书,搭在膝间翻开,淡淡的抿了一口桌面上的红茶。

“你!”莫凡烟差一点就要骂人了,梁成安或许不急,但是她的时间实在太急迫,这个时间,制药厂里的正好有一批药要出炉,如果自己不在,不知道自己的手下能不能处理好。

深吸一口气,仍旧是莫凡烟先妥协:“梁成安,今天的相亲不是我想来的。”

梁成安淡淡的翻开一页书,应了一声:“同样,我亦不情愿。”

他微微的抬眸,目光在远处停顿了一下,眯了眯眼睛,略深的眸子里倒映出餐厅里影影绰绰的人群。

里面混杂着几个比较特殊的人。

梁成安勾了勾唇,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很好。”莫凡烟深吸了一口气,争取压下自己想要痛扁梁成安一顿的想法,勉励的扯着嘴角的笑意:“现在看来至少我们之间的目标是一样的。”

“未必。”梁成安淡淡的打断她。

莫凡烟皱了皱眉头:“梁先生,你有什么想法?”

“相亲也不错。”梁成安笑笑,对莫凡烟道:“不过,总是相亲耽误你我的时间。”

“然后呢?”莫凡烟忽然平静了下来,双手抱着胸,饶有兴趣的看着梁成安。

“你的工作是如何运营的,我没有兴趣知道。但是,我并不想让这些繁琐的事情干扰了我的工作。更何况,与其说是相亲,我想你我双方父母的安排,恐怕是让我们见见面,是不会理会你我的想法的。”

梁成安低着头,柔顺的发松松的搭在额前,平添了一股少年人的干净。

他的声音不疾不徐,平平静静,甚至带着几分蛊惑的力量。

在这种不急不躁的天气中,偶尔有午后的秋风掠过两人面前,莫凡烟忽然对面前这个人产生了一种新的认识。

或许,不是自己认为的纨绔?

“梁先生有好的建议?”莫凡烟勾了勾唇,一双璀璨的眸子带着几分期待的看着梁成安。

“没有。”梁成安摊开手,微微的笑了一下。

莫凡烟挑着眉头看着他,嘲笑一声:“果然还是一个吃穿不愁的富二代。”

听到对方拐着弯的骂自己,梁成安也不恼,依旧浅浅的笑着:“莫小姐也是传说中的暴脾气,看的出来,令堂令母对你的教育还是施恩失败的。”

这就是在骂莫凡烟的家教不好了。

莫凡烟几乎是噌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梁成安,咬着牙说:“也不见梁先生有半点绅士气质。”

“我要那些没有。”梁成安笑:“我劝你最好是坐下,时间不到,你我根本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你!”莫凡烟咬着牙:“你以为你一定能娶到我?梁家想要和我们莫家联姻,还太早了点!我完全可以换一个人。”

“随意。”梁成安完全不介意:“大家同样退而求其次而已。”

听到梁成安的话,莫凡烟忽然安静了下来,低着头,静静的看着梁成安。

他说的对,这一次可以是梁家的少爷,下一次也只不过换一个姓氏而已,他们都只是家族里的牺牲品。

“你……甘心吗?”莫凡烟坐下,声音里裹挟了几分寂寞,远远的看着匍匐在他们脚下的城市。

他们是这个世界中的上位者,出声便带了尊贵的身份,但是那又如何?

他们或许可以调皮整个童年,但是一旦开始到了承载整个重担的年纪,便一步一步的逼着他们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娶不喜欢的人,嫁不相干的人。

既然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未来,又何必教他们自我,自由,理想?

梁成安垂着眸子,淡色的眼睛里看不出情绪,膝盖上的书籍被风吹动着又翻开了一页。

莫名其妙的,莫凡烟躁动的心跟着安静了下来。

面前的人似乎有一种泰山在前而不崩于色的气概,那是一种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保持镇定。

莫凡烟没有看走眼,作为律师,保持镇定是首要的技能,试想在法庭上,明明是于乙方有力的情况,结果一下子对方抛出来一个自己也不知道的证据,又或者,自己的当事人并没有说出真正的事实,而他们还是要帮对方打赢这场官司,就必须保持镇定。

“不甘心。”梁成安淡淡的笑了一下,脸上带着几分缅怀的神色,似乎是想起了某个人。

“不过,你有更好的办法?”梁成安反问。

“或许,等我掌握了莫家就有办法了。”莫凡烟呢喃一声。

梁成安稍微挑了一挑眉头,倒是没有看出来莫凡烟竟然还有这样的野心,他对梁家的事情,向来的态度则是能避就避,实在避不过了,插科打诨混过去就可以了。

反正现在梁家能人异士很多,老爷子的身体估计等他生出三个儿子的时候,都不会出事情。

“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梁成安失笑一声。

他对于莫凡烟这样的想法,还是报以支持的态度,毕竟每个人抗争的过程都是不同的。

“所以,帮我个忙吧。”莫凡烟忽然想起了什么,眸子里闪过一抹灵光。

扑通一声,奇俊发终于迷迷糊糊醒了过来,捂着被磕痛的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宛君浩:“君浩,你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找我喝酒,真的不怕我死第二次奥。”

“你死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宛君浩扶着还有些痛的额头,脑子里像是炸了一样。

奇俊发则是累瘫了一样的重新躺回了床上,漫不经心的说:“好吧,那你记得把你昨晚喝醉之后闯出来的祸自己收拾了。”

宛君浩的动作顿了一下,皱着眉头问:“什么事情?”

奇俊发挠了挠头,嘿嘿一笑:“不告诉你。”翻了一个身,不甘心的说:“你不是厉害吗?自己去查啊。”

看着奇俊发一脸得意的样子,宛君浩简直想要把这个人重新踢下去。

只是昨天晚上他确实喝断片儿了,完全不记得自己做过了什么,只能仰仗奇骏发,咬着牙问:“到底怎么回事?”

奇骏发终于揉着头坐了起来:“出车祸了。”

“什么!”宛君浩皱紧了眉头:“你昨晚让我开车了?”

“恩……”奇骏发有些发抖的看着宛君浩:“我也喝醉了。”

宛君浩立刻站了起来,在奇骏发的房间里找自己的衣服:“人怎么样?”

“人没事。”奇骏发一脸小受样的坐在床上,委屈巴巴的说:“刚撞上去你就习惯性的刹车了,只不过我们醉驾这个事情有点麻烦。”

宛君浩恶狠狠的看着奇骏发,一双通红的眼睛,简直想要把他吃掉:“你昨天通知我的助理了没有?”

奇骏发立刻点了点头:“通知了,已经通知了,她帮你把事情压下去了,可是交通局那边……”

“我知道了。”宛君浩紧蹙着眉头将衣服穿好。

奇骏发又说:“还有被撞的人也不肯善罢甘休。”

“什么人?”宛君浩问,普通人的话,奇骏发用金钱或者威逼利诱一定能够解决,除非对方是即有权又不缺钱的富二代。

奇骏发一脸你猜对了的样子看着宛君浩,宛君浩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奇骏发立刻向里缩了缩身子,忙摆手说:“君子动手不动口。”

宛君浩笑了笑,如同阳春三月般对着奇骏发勾了勾手指,奇骏发犹豫了一下,但是看着宛君浩和善的笑容,又乖乖的凑了上去。

然而,宛君浩只是凑到奇骏发的耳边怒吼:“你是白痴吗!”

“我喝醉了,不知道帮我找一个代驾吗?说过多少次了!我喝醉了别让我开车!”宛君浩咬着牙,恨恨的看着奇骏发。

奇骏发的脸上一白,感觉被宛君浩吼的头都晕了,只好晕晕乎乎的说:“你自己在驾驶位置上不肯下来,我扒你都扒不动。“

宛君浩:……

“现在怎么办?”奇骏发揉了揉鼻子,小心翼翼的向宛君浩凑进了一步。

“找律师吧。”宛君浩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对方想要什么?”

“你道歉。”奇骏发可怜巴巴的看着宛君浩。

“还有?”宛君浩盯着奇骏发,只是让他道歉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的解决。

“让你公开道歉,发表声明,还要……”奇骏发顿了一下:“还要和**妹相亲。”

“让他滚!”宛君浩死死的咬着牙。

奇骏发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我就知道动**妹,你就急。”

宛君浩冷笑一声:“只是因为我妹妹吗?这件事情,我现在还要想办法压着,他竟然还想让我公开道歉。”

“可是怎么办?”奇骏发垂死般躺在床上:“这件事情原本就是你的原因啊,如果找律师,才是真的会搞大吧。”

宛君浩冷笑一声:“把昨天的监控视频发我一份,看看我是不是主要责任。”

奇骏发的心思一动,舔了舔唇:“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和我一样,害怕媒体报道。”宛君浩笑了笑。

“你真的是……人才。”奇骏发恭维的笑笑,顶着一张睡的迷糊的脸去准备找律师。

看着奇骏发的身影消失了之后,宛君浩才淡淡的收起脸上的笑意。

车祸的事情,虽然有些麻烦,但也不至于不能解决。

少年人一时的意气之争而已,涉及到对方的家族身世清白就不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宛君浩洗漱完毕,脸上只挂了一层淡淡的疲惫,嘴角微微的上挑,含着一抹笑意。

奇骏发已经坐在餐桌上了,看着宛君浩的笑容,一脸的惊悚:“你又在想什么?”

“没什么。”宛君浩的气质很好,温温柔柔的,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霸道,明明身上有一股书生气,却又十分的强势。

“看着你就知道没有好事。”奇骏发嘟囔了一声。

宛君浩动手吃早餐:“昨晚的小孩是谁家的?”

“恩……”奇骏发犹豫了一下:“莫家的小儿子。”

宛君浩挑眉,看着奇骏发,样子似乎是在想笑不想笑之间:“医药世家?”

奇骏发点了点头,宛君浩看着奇骏发又说:“你总是在家里也是没有事情做,不**公司做我的助理吧。”

“不!”奇骏发黑着脸拒绝了宛君浩的请求,一脸的不甘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