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凰妃狠得宠

重生凰妃狠得宠

重生凰妃狠得宠

来源:微阅云 作者:桑指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5 20:19:37

《重生凰妃狠得宠》小说的作者是桑指,是一篇古代重生文,故事主人公是风沧澜和宗正昱,小说简介是:医学世家继承人风沧澜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为痴傻将军府走失的小姐,为达目的,被迫嫁于偏执病娇王爷,凭借摄政王的能力报仇雪恨!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那既说该死又为何要本王妃恕罪?”

她回首扫视一圈那些满目震惊的百姓,“以下犯上,冒犯皇室,议、论、皇、室,大家说,该当何罪!”

“回王妃,当斩!”

问情站出,垂首回复。

几个侍卫一听,顿时吓的面如菜色瘫倒在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风沧澜收回目光落在几人身上,“念在你们是我爹的部下,守护将军府秩序又是初犯,本王妃就小惩大诫一番。”

“二十军棍自行领罚。”

二十军棍!

搁普通人根本受不住。

毕竟军棍跟深宫后院那些鞭子不同,鞭子甩在身上,最多皮开肉绽。

军棍打在身上,皮开肉绽之外,还得腰折腿断!

然而,此言一出,几个瘫倒的侍卫震惊过后,还是瞬间惶惶然爬起来磕头谢恩,“谢王妃娘娘仁慈。”

几个人都是机灵的。

知道二十军棍下去,他们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但总比直接被赐死要好!

于是谢恩之后赶紧开门,站在两侧齐声道,“恭迎摄政王妃回门!”

风沧澜昂首挺胸踏进将军府,刚进去感受到一股炽热视线,正死死盯在她的后背上。

神色微凝,她赫然回眸……

站在对面二楼窗边之人,察觉到她射来的目光,顿时闪身躲避。

回神,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

窗边的人才往左走了两步,看着将军府大门,“主子,我们被发现了?”

坐在旁边一直未动的男子,透过缝隙看着将军府的牌匾,墨眸冷眯:

“看来,咱们这盘棋得重下了。”

他嗓音幽寒,继而道:“吩咐下去,后续计划全部暂停。”

“……是。”

风沧澜进去好一会儿,街上的百姓才从刚才那场震惊、威慑中回神。

“不对啊!风沧澜不是痴傻吗?刚才一番话条理清晰,那气势把我都镇住了。”

“是风沧澜吗?”

“肯定是,没听到刚才她说回门又自称王妃吗?”

“那……这是什么情况?风沧澜不傻了!?”

这一认知让在场百姓炸了锅,这消息更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往皇城每个角落。

而引起轰动的主角,此时正在将军府里打转。

进王府后遇到一个侍女,风沧澜觉得眼熟,似乎是她那个后娘房里的人。

就听她毛遂自荐,说要带她去找风氏。

风沧澜可不认为她会那么好心,但只按兵不动跟在她身后。

果然,没一会儿,她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个侍女,根本是欺她还是从前那个傻子,带着她在将军府里绕圈。

“等等。”

风沧澜出声,停下脚步。

跟在后面的问情、问道对视一眼,也跟着停了下来。

“怎么了?”丫鬟不耐烦的回头。

跟风沧澜冷眸对上的一刹,心中却骤然一紧。

“你来将军府多久了。”风沧澜平静看着她。

“七八年了。”

丫鬟鬼使神差的回应。

“七八年……”

风沧澜垂眸自顾自念着,声音幽幽:“七八年还不认识将军府的路,这样的**,留来何用,来人,将这丫鬟给本王妃发卖了。”

丫鬟一听,当即呵斥回去,“你敢!我可是夫人院子里的人!”

风沧澜秋水眸微眯,渗着一丝阴森,“本王妃卖的就是夫人院子里的人。”

“来人!”风沧澜冷斥,一直在暗中观察的管家赶紧跑过来,“王妃今日怎生这么大气,是不是哪个不长眼的惹王妃生气了。”

能在将军府当管家也是有几分眼力劲的,看到了刚才的情况管家就隐约觉着情况有些不妙,赶紧变换态度。

风沧澜冷扫一眼,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你这管家是不是当到头了?这丫头在将军府里七八年了还连路都不认识,留她作甚?”

管家一听当即严肃起来,“老奴这就找牙婆发卖了出去,王妃莫要因为这点小事动怒,伤了身体可就不好了。”

他的阿谀奉承旋即惹来那侍女恶语相向。

“管家,你竟然对这傻子毕恭毕敬,我可是夫人的人,你敢把我发卖了夫人不会放过你!”

“闭嘴!”怕丫鬟再说出什么冒犯得罪的话,管家过去就是一巴掌打的丫鬟眼冒金星。

“你……你居然敢打我!夫人不会放过你你们的!”

丫鬟被管家命人拖出去,嘶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越来越小。

风沧澜眉眼露笑,指尖轻抚鬓角,“夫人不会放过本王妃?”

管家正欲搭话,风沧澜灿烂一笑转身离开,“本王妃倒想看看,她怎么不放过法。”

语罢,提裙抬腿,正要转身的一刹那……

脸上的笑容突然烟消云散。

“汪!”

“汪汪汪!”

“叫!叫大声点!看看你的傻子小姐能不能来救你!”

“来叫大声点!”

临近隐蔽的小屋,一阵阵厉斥声夹杂着恶犬狂吠声,通通传入耳中。

“你的小姐现在就在将军府外,叫大声点!再大声点没准就听到来救你了!”

“你叫啊!你叫!”

“啊——”

一声凄惨的嘶吼声划破云霄。

风沧澜一颗心遽然下沉,一双清亮的双眸更是瞬间被愤怒跟杀意倾占。

浑身的冰冷戾气,让身后的问情问道后退两步,微微震惊。

“轰!”

风沧澜一脚踹开木门。

巨响声惊醒屋内的两人,看到风沧澜的一刹满目吃惊,却在下一秒又恢复了恶毒的嘴脸。

“小姐!”

“小姐你快走!”

宫商倒在地上,被恶犬撕咬的鲜血淋漓,冲着她奋力嘶吼。

“走?”坐在首座的风氏露出狰狞的笑,看着风沧澜:“既然来了就别想走。”

风沧澜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宫商,突然扬起唇角,广袖一挥!

“哐!”

木门关上,只有一盏烛火摇曳的煤油灯让黑暗的木屋里有一丝光亮。

风沧澜幽幽抬头,烛光照出了她黑眸里的阴森、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