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第一佳婿

第一佳婿

第一佳婿

来源:微小宝 作者:空空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8 11:09:53

主角是田子晴吴庸的赘婿逆袭小说《第一佳婿》小说的作者是空空故事讲述了:“行,你替我转告他。我会让他知道,当初把我们娘俩赶出齐家,是多么错误的一个决定。”吴庸目光冰冷的说道。他又想起了,五年那年,他和他妈妈被赶出了燕京的样子。吴庸并没有多说,直接离开了这边。而袁珏君掏出了电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妈,你知道,**为什么会让我参加家庭会议吗?”田子晴对着郝月梅问道。

郝月梅摇了摇头...

田子晴就说道“就是因为吴庸的那副山路松声图。”

“那怎么样,他给我们田家抹了多少黑,这一次,也不知道他踩了什么**运,才淘到这么一个宝贝。这还不够补偿呢”郝月梅不屑的说道。

“**还说,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和他离婚...”

“什么?这...这...这不是要拖死我们一家吗?你瞧瞧他的这个样子...”郝月梅此时指着埋头吃饭的吴庸,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会吴庸也停了下来,看了郝月梅一眼,露着牙齿笑着。

“你看看...你看看,不禁窝囊,我看他脑子也不太好使了。但凡是个男人,被我这么骂,还能待着的,除了他还有谁。”

吴庸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看向了一旁,跟着他的一样埋头吃饭,一声不吭的田彦博。

郝月梅看到了这一幕,就把矛头转移到了田彦博的身上:“还有你,这个书呆子...真的是,我们娘俩做了什么孽,嫁给你们这两个窝囊废...吃吃吃,吃不死你。”

“妈,你别这么说爸...爸爸只是为了自己的喜欢的文学,我不觉得他有什么不好的。”田子晴说道。

“行...**在怎么说,还是一个教授。你瞧瞧他...除了洗衣、做饭,还会什么...我看你是鬼迷了心窍...你要是不和他离婚,就没我这个妈。”郝月梅说着就扔下了碗筷,回到了房间里。

田彦博苦涩的笑了笑说道“吴庸,子晴,你们别怪**...今天,**回娘家,又被你舅妈他们损了一顿。都怪我不争气。”

吴庸摇着头说“不会,妈都是为了子晴好,我了解。”

田彦博从桌上夹了一些菜,又给重新盛了一碗饭,给郝月梅端了过去。

“对不起,你别怪我妈。她就是一个直肠子...我们慢慢来。”田子晴尴尬的说道。

“你未免把我想的太小气了把。我跟你说过,我理解的。”吴庸嘿嘿一笑说道。

“对了,吴庸...那个画,你...你是怎么来的。”田子晴尽管知道不可能是吴庸买的,但是还抱着一丝的侥幸的心理问道。

“我买的啊。我不是跟你说了,花了五百从旧货市场里淘来的啊。”吴庸对着田子晴问道。

“真的?”

“当然,我骗你干嘛?”吴庸对着田子晴说道。

田子晴不禁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见状吴庸就追问,田子晴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吴庸说了一遍。

“我等会就去给**回绝了。”田子晴对着吴庸的说道。

“别啊,不就是一幅饮鹤图吗?我在去给你淘一幅过来,就好。”吴庸淡淡的说的。

“你别开玩笑了。”田子晴苦笑了一声说道。

“我可没有跟你开玩笑。”吴庸一脸正色的说道。

田子晴苦笑着说道“**说那幅饮鹤图是在岭南的博物馆里,你去旧货市场里怎么淘?”

吴庸微微一笑说道“山人自有妙计,你就别管了。”

“你真的有办法?”田子晴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放心啦...包在我的身上。”吴庸淡淡一笑说道。

田子晴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竟然还真的相信吴庸,似乎真的能够从旧货市场里淘换来一幅饮鹤图。

吃完饭之后,吴庸就跟田子晴说,自己要出去一趟。

田子晴想问他去哪里?但是,也没有问出口...

...

江南酒店外,吴庸骑着小电驴停在了一个车位上。

一个保安连忙走了过来“这位先生,你的车不能停车这边。”

吴庸看了保安一眼淡淡问道“这是停车位吗?”

保安愣神,随后点了点头。

“那我这辆车,是车吗?”

保安还没回过神,依旧点了点头。

“那不就结了吗?停车位不让停车吗?”吴庸说完了这一句话,就转身离开。

保安愣神了好一会,等反应过来,吴庸早已经不知所踪了。

江海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里,吴庸的面前坐着一个老妇人。

老妇人虽然看上去一把年纪了,但是整个人气质很好,举手投足间都透漏着她身上的气场。

“小庸,你肯来见我,我很意外。”老妇人叫袁珏君,吴庸的奶奶。

“我也很意外,我会同意你们的要求。”吴庸苦笑着说道。

面对这个从未见过的奶奶,吴庸心中是波澜不惊,尽管是燕京城内赫赫有名的齐家老太,袁老太。

“谁能想到,我这个曾经被你们赶出齐家的小子。如今你们还要来求我回去。”吴庸嘴角微微的上扬,对着袁珏君说道。

“小庸,这个事情,都已经这些年了...你也放下吧。不管怎么样,你体内留着我们齐家的血脉。你是我们齐家人。”袁珏君表情有些复杂的对着吴庸说道。

“放下?这辈子恐怕都放不下了...如果齐家不是发生了这一场变故,你们恐怕还不会想起我这个齐家血脉吧。”吴庸冷笑了一声说道

袁珏君叹了一口气,许久之后说道“你也清楚,继承人的选择并非只有你一个。若非你父亲的争取...”

“怎么着?这还算是施舍?”吴庸的声音愈发的阴冷起来。

“随你怎么想吧...齐家会在江海城里一个新公司,名为“鼎天”届时有你全权负责。”袁珏君淡淡的说道。

“这是考验吗?”吴庸看着袁珏君问道。

“你可以这么理解。”袁珏君顿了顿说道。

“行,你替我转告他。我会让他知道,当初把我们娘俩赶出齐家,是多么错误的一个决定。”吴庸目光冰冷的说道。

他又想起了,五年那年,他和他妈妈被赶出了燕京的样子。

吴庸并没有多说,直接离开了这边。而袁珏君掏出了电话。

“怎么样?见到他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此人正是齐家的掌权人,齐平原。

“见到了。”袁珏君笑着说道“跟你这个老头子的脾气,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哼,不过就是一个野种。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否则就算是把齐家拱手交给他人,也不会给他留一分钱。”

袁珏君沉默了一会,并没有说什么,她心里也很清楚,如今齐家的这个困境,或许只能由吴庸来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