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你从来不是我的暖阳

你从来不是我的暖阳

你从来不是我的暖阳

来源:麦子云 作者:向来缘深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8 14:14:50

《你从来不是我的暖阳》主人公是安然沈七曜,小说作者是向来缘深,内容简介:一想到夏微有可能为了逃出去而不惜杀人,慕晋慕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借口到一边打个电话,慕晋慕吩咐手下一定要把屋子里的监控录像拿出来,随即就跟着孙景程回了警局。“小孙,这个案子你不用管了,我会亲自处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慕晋慕对死的人是谁,怎么死的根本不在乎,他只在乎在这件命案中夏微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索性之前搬到这所公寓来的时候为了更好地监视和禁锢夏微,他在客厅装了监控。

一想到夏微有可能为了逃出去而不惜**,慕晋慕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借口到一边打个电话,慕晋慕吩咐手下一定要把屋子里的监控录像拿出来,随即就跟着孙景程回了警局。

“小孙,这个案子你不用管了,我会亲自处理的。”

局长脸上满是不悦,沟壑纵横的皱纹每一条都透露着责怪的气息,似乎对孙景程把慕晋慕押回警局的行为很是不满。

“可是……好的局长。”

孙景程双拳紧握,额头的青筋暴起。

心下明了局长为什么要剥夺他的权利,看着转身出去对着慕晋慕笑得谄媚的局长,脸上满是讽刺。

这个世界,只要有钱有势,什么真相公平都不重要。

越是深入这个岗位,孙景程越是明白这个道理。小时候为国为民的胸怀壮志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像个屁。

局长恭敬地望着慕晋慕,脸上都是讨好的笑容。

“慕总,叨扰你过来一趟,这个案子我一定全权听您吩咐,您说是保姆偷东西被发现畏罪自杀,那就是自杀。”

局长肥胖的肚子在佝偻着背的动作下,越是堆出好几圈油腻腻的肉,警服的衬衫扣子都仿佛快要被撑开,配上他卑微的样子,显得十足的不伦不类。

“什么叫听我吩咐,我还得仰仗局长尽快查清事实还我一个公道呢。”

慕晋慕侧着头点烟的动作很是潇洒不羁,通身优雅的气质与嘴里说出来的话极不匹配,满身的血渍早已在医院的时候就处理干净了。

想到还在医院昏迷不醒的夏微,慕晋慕的心情瞬间又下降了几分,浑身都透露着想要走的想法。

心思八面玲珑的局长眼神一转,自然顺着慕晋慕的眼神就放话了。

“慕总,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洗洗晦气吧。”

在他们的眼里,一条人命能给他们带来最大的感觉,大概就是晦气吧。

孙景程靠在墙上默不作声,低头手指摆弄着腰上的手枪,努力是自己忽略旁边虚伪的两个人。

慕晋慕不动声色地撇了一眼孙景程,心里默默记上一笔。和局长寒暄着就出了警局。

回到另一处住所的慕晋慕斜躺在沙发上,抬手揉着胀痛的眉心,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慕歌的忌日刚过,夏微又进了医院,医生没有明说会有什么后遗症,表情却丝毫看不出轻松来。

万幸医院里面没有人认识失踪了两年的夏微,消息也被及时封锁了,等夏微一醒,他就会带她离开。

口袋里的手机发出短暂的震动,慕晋慕掏出来一看,是手下发过来的监控视频。

被截取得刚刚好的片段完整地呈现了夏微和保姆起争执的全过程。

高级的监控设备连她们说的话都能录入地一清二楚。

慕晋慕的心情跟着视频里的两个人的动作起起伏伏,紧张地连呼吸都要静止。

当听到夏微那句“放我走”的是时候,他的眼里幽深一片。

“想逃,问过我的意见了么?”

剧烈的疼痛让她连话都说不完整,意识都变得越来越昏昏沉沉,夏微指甲扣紧手心,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同为女人,要怪就怪你太倒霉了,反正日子已经没什么盼头了,不如我来帮你解脱吧。”

保姆一脸豁出去的表情,不知道又从哪里掏出来一把水果刀,凶神恶煞地向她逼近。

夏微只能毫无反抗能力的往后缩,直到靠在了墙角,再也没有退路。

“我不会跟慕晋慕说的,我也不走了……你放过我吧!”

卑微地向面前的保姆乞求,夏微无法认同她所说的“死就是解脱”。

保姆却根本听不进去,她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没有再回头的可能了。

就在她挥刀就要冲夏微扎下去的时候,夏微猛地就朝她扑了过去,死死地咬着她的耳朵。

“啊!”

保姆发出尖叫,狠狠地把夏微推开,抬手朝她的脸就是一巴掌。

打得夏微脑袋都在嗡嗡作响,一瞬间什么感知都消失了。

夏微倒在地上半天回不了神,身后却没有一丝动静,等缓解过头晕目眩的感觉,她回头一看,惊悚的一幕印入她的眼中。

保姆不小心踩到了她脚上的铁链,胖胖的身子站不稳,摔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外,她手里的水果刀稳稳地扎在自己的胸口,鲜血很快染红了她身前的衣服,一直铺满了身下的地板。

保姆两眼怒睁,瞳孔放大,却是瞬间就气绝了。

夏微跌跌撞撞地出了门,脑袋上未干的血渍还在往下淌,已经顾不上屋子里血腥恐怖的尸体,她此时只想离开这个地方。

一路乘着电梯往下,公寓楼下人潮拥挤,正好是下午的上班高峰期,嘈杂的汽车鸣笛声在夏微的耳边回响,吵得她视线都变得模糊,不知不觉走到了马路中间。

“滴滴——”

“不想活了么?”

分不出心去看红绿灯,夏微仍由暴躁的司机把她骂的狗血淋头。

周围对她抛来的异样眼神像针一样扎在身上,她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上的镣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她是一个没有家的女人。

当年的夏家,不说和慕氏一样财权兼容,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夏微和慕晋慕两人可以说是天作之合。

慕歌的事情一出,夏家一脉被慕晋慕不择手段的打击,已经落魄得不成样子。

夏父更是把夏微双手奉上,带着一家老小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是陌生人也存唏嘘,更别说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八个字夏微体会得深刻。

双脚之间铁链的距离并不长,只能刚好够她迈出一个脚掌的距离,夏微神情恍惚地往前走,眼看就要到了马路对面,对面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好像根本没有有看到瘦弱的女人一样,突然一个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