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女帝宠国师

重生女帝宠国师

重生女帝宠国师

来源:掌中云 作者:渡江入月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8 14:46:00

连载中的女频穿越小说《重生女帝宠国师》是最近很多网友都在追读的,该书主要人物是宋昭荣、元怜星,书中故事简述是:死亡临近的时候,宋昭荣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不求荣华,不慕身份的爱着她,可惜一切都太迟了,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终点,不能回报这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一条铁鞭舞得虎虎生风,若不是她此刻内力空虚,她只怕还要用内力给宋昭淑留点暗伤,这么好的机会,只能弄些皮外伤,真是可惜了!

抽完一百鞭,宋昭荣手都酸了。

宋昭淑更是昏过去又醒过来又昏过去,来来**,被疼醒了三四次,这一次凌虐才算结束。

被抱回关春楼的时候,一路都淌着血。

柳氏不依不饶地在登雀楼前破口大骂,宋昭荣却只是挥了挥手,让丫鬟婆子掌嘴,再把她扔出去,看都懒得看看她一眼。

宋昭荣回了房间,已经精疲力尽,内力枯竭,又强撑着打了一百鞭。

她一关上门,整个人便如同一纸断了线的轻鸢,直直地往地上坠,眼看就要摔在地上。

一双指骨分明的手,轻轻捞住了她的腰。

宋昭荣抬头,就撞进了一双写满了担忧和歉意的眼睛。

这眼神一如当年她跪在宣德门前,求燕承南相信她和元怜星并无私情时,元怜星站在宫门下,远远的看着她的神情。

那么痛……

又满含歉意……

可其实元怜星从未对不起她。

宋昭荣眼眶一红,连忙扯出一丝笑容,声音甜甜地安抚,“你别担心,我没事……”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面无表情的元怜星打横抱起。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宋昭荣心跳停了一拍,随后震动犹如擂鼓,砰砰砰跳动的心脏像是不安分的兔子一般,便要蹿出胸膛。

虽说她现在是十四五岁的豆芽菜身材,可她骨子里已有二十七八,早就是成熟的水蜜桃。

再者说虽然元怜星年纪尚小,但身量体格却已有少年的清俊之感,而且宋昭荣曾见过完全长成以后的元怜星是如何风月之姿,一时间竟生出几分羞怯。

可意识到自己如此禽兽,对眼前的少年产生了这么大情绪波动,宋昭荣不免唾弃了自己一番。

她赶忙晃着两条纤细修长的腿,想挣脱少年的怀抱,却没想到,珠圆玉润的小脚脚着地,却是触到了柔软的床榻。

元怜星抱她躺下,又给她盖上了被子,半晌才定定地盯着她的眼睛,认真地道,“姑娘放心,元某绝不会让姑**清誉受到半分损害。”

说完,元怜星站起来,就欲和旁边已经准备好的秦老和元母一同离开。

虽然刚刚他凭借轻功,带着秦老和元母躲在房梁上,避开了搜查,可若是不趁此刻赶紧离开,要是被那关春楼的人反应过来了,杀个回马枪就糟糕了。

宋昭荣听到元怜星的话,心底生出一丝不安,她小手紧紧揪住元怜星宽大的衣袍,严肃地质问,“你想干什么?”

前世元怜星不曾问过她的意见,便默默为她做下许多,牺牲许多,这一世,她不允许再有这种事发生。

看到小姑娘发自真心诚意的担心和着急,元怜星心口一颤,一丝暖流将他浑身冰冷的血液都熨暖。

元怜星笑了笑,抬手轻摸小姑**头,“姑娘放心,我心里有数,定不会乱来。”

听到元怜星的保证,宋昭荣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的身体已是疲惫到了极致,可她还是再三和元怜星确认,看元怜星点头,她才小脑袋一歪,沉沉地睡了过去。

夏婵虽遍体鳞伤,可包扎好之后还是一瘸一拐来了主厢房,就看到元怜星和自家小姐难分难舍的样子。

一时心里却诸多不满,语气也冲了几分,对元怜星拉下脸来。

“你能为小姐做什么?别给小姐拖后腿就行了,因为你,小姐连名声都保不住了,到时候万一九皇子生气,小姐的婚事……哎,算了算了,跟你讲你也不懂,你们还是赶紧走吧……”

夏婵说到一半,看眼前少年如松如玉的模样,难听的话便说不下去了。

到底是小姐拼死拼活都要护着的人,她没道理给他难堪。

“夏婵姑娘放心,元某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究竟是谁,竟敢当众向他射箭!

燕承南回过头,就看到宋昭荣一只脚踩着弓背,一只手拉着弓弦,纤弱的身子却用高难度的姿势,将一个两百斤壮汉才能拉开的长弓撑开。

满月弯弓,这一箭若射出去,能穿金断石。

燕承南想了想刚刚离自己喉咙不过一厘的箭矢,瞬间头皮发麻,心底一阵森冷后怕,若是刚刚这一箭射中了……

“你竟然为了一个仆从拿箭射我?你这是要谋害孤吗?”

燕承南冷冷的扫视了宋昭荣一眼,表情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雷霆怒火初显天威。

旁边跟随的侍从,此刻也反应过来了,顿时“蹭”的一声,把刀拔了出来,将宋昭荣团团围住,雪亮的刀锋上,映出宋昭荣那张巴掌大的脸蛋。

一众世家小姐公子哥都已然被这阵势吓破了魂,一个个如同鹌鹑似的缩在一起,颤抖着看着弓拔弩张的场面。

气氛越来越紧张,暴风雨欲来。

而此时,宋昭荣却突然脚下一松,整个人像是吓傻了一样,和那弓一起跌倒在地,随后竟是豆大的眼泪一颗接一颗的往下落,犹如断了线的珠子。

众人被这变故弄得一愣。

就听到宋昭荣一边哭一边“吓得”浑身发抖。

“这箭怎么会自己射出去了?好可怕……”

小姑娘哭得情难自抑,加之长得又是人畜无害,楚楚可怜,这一哭简直让人疼到心窝里,实在是让人无法责骂。

甚至让人忘记了,她刚刚射出的那一箭,方向之精准,力道之强劲。

可燕承南作为险些在箭尖上蹭过的人,却无法忘记。

他目光沉了沉,阴鸷地打量着宋昭荣,想要从她身上看出一丝伪装的痕迹。

然而宋昭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当真是半点都看不出来,她刚刚是故意的痕迹。

更何况宋昭荣才十几岁,那么瘦弱,真的能够精准的射出那一箭,到这种程度?

就连大内的一等护卫都做不到,就凭宋昭荣又如何能够做到?

到底是真的不小心把箭射出来了,还是当真有这么匪夷所思的能力?

燕承南更愿意相信是前者。

如果是后者的话,宋昭荣未免也太可怕了!

而且若是故意的,宋昭荣那一箭意欲何为?

燕承南目光沉沉的看着宋昭荣,却始终没有下令将围着宋昭荣的侍卫撤下。

此时,人群中却一阵喧哗。

人群自动分开,竟然是白老爷子走过来了。

征战沙场几十年的老将军,一生戎马,刀下亡魂何止百万,身上的血腥杀伐之气,只需沉着脸,便是一句话都不说,也足以令人瑟瑟发抖,更何况现在白老爷子脸色阴沉得都快要滴出水来了。

他的身后还跟着宋昭荣的生母,白氏。

以及宋家老夫人。

白氏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当年谁不知道白老爷子宠女如命,白老夫人连生七子,才得了这么一颗掌上明珠,简直就是捧在手心里当眼珠子养着的。

甚至当年太上皇再世的时候,还曾经想让白氏嫁给如今的圣上,若是白氏真的嫁给了圣上。那妥妥的就是皇后了。

只可惜郎有情,妾无意。

白氏一门心思就想着嫁给当年的新科状元郎,宋义。

可这宋义一穷二白,除了一张风靡京城的脸和空虚的状元郎头衔,什么都没有。

白家哪里舍得明珠蒙尘,让宋义这厮得了这等便宜。

只可惜白氏非要下嫁,甚至不惜以绝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