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最佳医婿

最佳医婿

最佳医婿

来源:麦子云 作者:乱天地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8 14:49:53

由网络作者乱天地倾情所创,《最佳医婿》是一部都市艳琴类爽文,书中主要讲述的是林浩和夏岚馨的凄美爱情故事:自从入赘到豪门之后,林浩扮演的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这正是岳母葛怡月的声音。

三年了,他早就习惯了岳母的尖酸刻薄和蛮横无理。

谁让他是郑家的上门女婿呢。

凌封从狗窝旁的地铺上爬起来,匆匆收拾完,就去厨房做饭。

“你个**,把我‘儿子’的窝都弄脏了,你要是不弄干净,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葛怡月歹毒的声音传来。

凌封只觉得无比耻辱,他在郑家,连一条狗都不如!

很快,早饭做好。

凌封端上桌,就去擦狗窝。

“行了,别说了。”

岳父郑光辉催促道:“跟他说什么,快吃饭,不然妙伊上班要迟到了。”

自打凌封入赘郑家,他看都没正眼看过凌封一眼!

餐桌前,郑妙伊和她父母,还有一条狗,‘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擦完狗窝,凌封站在一边静静看着。

他并非不想坐下吃饭,而是他没有资格。

等郑妙伊一家人吃完饭,凌封急匆匆收拾餐桌,生怕葛怡月又发疯一般奚落辱骂。

正在凌封擦桌子的时候,郑妙伊迈着修长白皙的**走了过来。

她本就相貌清纯,身材高挑,性感有致。

今天又化了精致的妆容,用仙姿绝色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晚上不用做我的饭,有应酬。”

郑妙伊说完,便去上班。

凌封看着郑妙伊离去的背影,不自觉握紧了手中的抹布。

身为她名不副实的丈夫,三年来别说能跟这妖孽般的老婆共赴巫山云雨了。

除了做家务,他连房门都进不去。

在狗窝旁,他打了整整三年地铺。

收拾完家务,凌封从储物室拿出几个破麻袋,准备出去摆地摊。

在郑家,他活的连一条狗都不如。

除了买菜,郑家不会给他一分钱。

并不是郑妙伊不给他,而是葛怡月明令禁止给他一分生活费。

所以,他只能自己摆地摊挣点零花钱。

“你这个**就知道摆地摊,真是把我郑家的脸丢尽了!”

葛怡月的奚落声,凌封装作没听见,背着几个破麻袋走出家门。

他摆地摊的位置,在菜市场旁边。

这里人来人往,大多都是带着孙子的大爷大妈,他卖的玩具,刚好有市场。

更方便的是,他‘下班’了,还能顺道儿买菜回家。

“小封,你来了。”

隔壁买菠萝的王大妈笑呵呵的打招呼。

凌封笑着点头,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摊位。

“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解除封印啊。”

凌封蹲坐在麻袋上,一脸苦涩。

三年前,他听从师父安排,学会隐忍,来郑家当上门女婿。

当时,师父说三年后,等他通知,他才能暴露身份。

可自从他下山,师父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正想着,凌封听见叮咚一声,是他的手机响了。

从兜里拿出已经被时代淘汰的老年机一看,凌封顿时狂喜!

“臭小子,三年期限已到。”

“五月后,来山上挖开我的坟,取走《医武圣功》下部传承!”

**!

老子终于不用这么憋屈了!

凌封直接从地上跳起来!

然而,他马上反应过来:“挖开坟墓?”

他眼睛瞪到最大,把短信上的内容又看了一遍。

确定没错,就是挖开坟墓。

“这……”

本来欣喜若狂的他,忽然就好像被浇了一盆冷水,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致。

“师父你放心,五月之后,我会带上你喜欢的老烧酒去祭拜你。”

凌封自言自语,今天他也没心思继续摆摊了。

于是,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小封,今天这么早收摊啊?”

王大妈看到凌封的动作,十分惊讶。

“不摆了。”

凌封摇着头,手上的动作没停。

“救命啊!”

正在此时,忽然一声尖锐的叫声传来。

“怎么回事?”

凌封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好像是有人昏倒了?”

王大妈凑热闹说道:“走,过去看看。”

凌封本不想去,但一想到回家了要面对葛怡月的嘴脸,也就磨磨蹭蹭跟了过去。

“求求你们了,救救我孙女儿吧!”

地上,一个头发花白,看着五十来岁的大妈哭的稀里哗啦。

她怀里,还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女孩儿口吐白沫,全身抽搐。

“唉,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啊,赵婶儿刚还在我的摊儿买了两斤橘子呢。”

“该不会是犯病了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

凌封皱眉看着小姑娘,她除了口吐白沫全身抽搐,还印堂发黑!

“这个症状……”

葛怡月双眼笑的眯成一条缝,走到凌封身边。

“凌封,你老实告诉我你还认识多少大人物?”

这话一出,周围的郑家亲戚也望了过来。

凌封故作咳嗽,稍微皱眉。

“我也不是很清楚。”

葛怡月看出凌封是在敷衍,稍微有些不爽。

但很快又露出笑容,不管其他,今天的她可算是长了不少脸。

第二天。

赵炳文的车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郑家,接凌封。

一路行驶,停在了一栋小别墅下。

别墅不大,可地势极好。

除了有钱,还要有地位才能进的来。

而这栋别墅,正是张文盛亲自送给赵炳文的。

刚下车,便有管家一路指引,前往一个房间。

“凌封,你来了。”

赵炳文看见凌封后,满脸笑意,甚是欢迎。

“给凌先生,上座!”

仆人搬来椅子,凌封坐下。

房间里除了自己和赵炳文外,还有几名年轻人在看着检查单。

其中有一名年轻人手中拿着药箱,穿的袍子上面写着赵氏仁心堂。

看见凌封扫视的目光,赵炳文立马反应过来。

将一年轻人拉到凌封的边上。

“这位是我的外甥,名为毛昊乾,对医学也是深有造诣。”

“这次我请他来,也就是想两方合作,多个帮手!”

凌封缓缓点头,起身互相握手,以表尊重。

毛昊乾身份地位斐然,可态度也很端正。

握手后,他淡笑着对凌封说道:“凌先生,不知道您学的是什么学科呢?”

医学也有许多分支,这样问也是正常。

凌封微微一滞,很快反应过来。

“我全能。”

毛昊乾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依旧保持淡笑。

“凌先生,我觉得我叔叔的病情没必要让你出手。”

“有仁心堂的人在,那就够了。”

“对了,管家你去给凌先生拿五万块钱的辛苦费。”

最后这句话,是对站在一旁的管家说的。

这全程的对话,都没有争取凌封的意见。

很明显,是感觉今天不需要凌封。

管家闻言,双眼看向赵炳文,却是被断然拒绝。

“等会,昊乾,凌封是我请来的。”

“先看看病情,稍安勿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