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无情总裁契约妻

无情总裁契约妻

无情总裁契约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澳白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8 15:22:13

江丹橘厉岁寒《无情总裁契约妻》是由大神作者澳白写的一本爆款小说,江丹橘厉岁寒小说精彩节选:江丹橘没想到厉岁年会提到厉岁寒,“他对我挺好的,你也知道我们结婚太点仓促,他能让我进厉家,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不想再给他增加麻烦。”“既然这样,那就好。”厉岁年眸底情绪散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江丹橘一直紧绷的小脸,终于绽放出了笑容,“谢谢你,大哥,我欠你的人情一定会还你的。”

“弟妹说笑了,我们是一家人,帮你是应该的。”厉岁年温润的眸子划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他莞尔一笑,又再次开口,“不过,希望这件事你能向二弟保密。”

“嗯?”江丹橘有些疑惑。

“二弟他,对我可能有些敌意,贸然帮你,我怕他会多想。对了,他对你好吗?他这个人看上去不太好接近,但你毕竟是他的太太,以后慢慢就会好的。”

江丹橘没想到厉岁年会提到厉岁寒,“他对我挺好的,你也知道我们结婚太点仓促,他能让我进厉家,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不想再给他增加麻烦。”

“既然这样,那就好。”厉岁年眸底情绪散去,“走吧,我先送你回医院。”

厉氏集团。

一场会议结束,厉岁寒刚回到总裁办公室,就看到林晟慌慌张张的进来了。

“是不是荷兰的事情查出了什么眉目?”

林晟额头吓得出了一头汗,“不...不是,厉少。”

听见并不是有关于那个女人的事,厉岁寒的兴致散了大半,皱皱眉头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不稳重了。”

林晟内心思绪正在高速飞转,他上次把江桃李的资料拿给了墨少,没有仔细核查照片,到现在才知道和厉少结婚的不是江桃李,而是江丹橘。

他怕厉少发起火来,要把他扔到楼下去。

好在,江丹橘的资料显示,她是一个清白女子,让他惴惴不安的心情得到一丝安慰。

“厉少,那个……现在的厉太太不是江桃李,是她的姐姐江丹橘。”

林晟战战兢兢的把文件袋递上,在厉岁寒查看资料的时候,偷偷用衣角擦拭额头。

厉岁寒一边看,一边蹙起了剑眉。

资料显示,江丹橘22岁,大学刚毕业,大学期间一直在勤工俭学。

江家虽说在白城的富豪圈排不上名号,也不至于让江家大小姐出去打工挣学费,上次看江桃李的资料的时候,他还记得江桃李在国外挥金如土,两个人真是天差地别。

厉岁寒不禁发出一声冷笑。

“厉少,你看接下来要怎么做?”

“什么也不用做,将错就错。”

当天下午,厉岁寒破天荒的按时下班,回去城南别苑吃晚饭。

厨房里的佣人做好饭菜,摆上桌,丁妈去书房请厉岁寒下去吃饭。

“太太回来了吗?”

丁妈不可思议的看向厉岁寒,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厉岁寒过问厉太太,她答道:“太太现在还没回来,我给她打电话,让她赶回来。”

“不用。”

厉岁寒盯着一桌子的菜,看向江丹橘的位置,攒了攒眉头。

之前每天坐在这个位子上吃饭都能看到那个女人,现在突然看不到,他竟然内心还觉得有些许的不习惯。

江丹橘在医院呆到九点才回家,反正厉岁寒每天十点前几乎不会到家,她是掐好时间的。

她刚进了客厅,丁妈就把她叫住,“太太,少爷今天早回来了,现在在书房。”

江丹橘一听厉岁寒早就回来了,内心顿了一下。

这个男人为什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难道是有什么事情?

她轻手轻脚的上了楼,主卧房间里没有人,她先去浴室洗了个澡。

最近,天气都比较热,秋老虎来了,像是回到了夏天。

江丹橘不需要再睡地板,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薄款睡裙,她不想在房间里弄出太大的声响,没有用吹风机,直接用毛巾把头发擦了擦,就出来了。

房间里的内线电话响了,江丹橘一听是丁**声音。

“太太,厨房里煮好了参茶,你要不要下来喝?”

江丹橘迟疑了一下,说道:“好的。”

平日里,丁妈都是把茶端进房间的,今天却叫她下去喝,她知道丁妈对她没有恶意,就答应下了楼。

江丹橘喝完参茶,看到丁妈准备好了一个托盘,”太太,你上去的时候给少爷送杯参茶。“

“好的,谢谢丁妈。”

江丹橘知道丁妈实在帮她。

江丹橘到了书房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进来。”的声音,她才推开门。

她是第一次进书房,第一眼就看到了厉岁寒,带着眼镜,盯着办公桌上两个大的显示屏。

厉岁寒抬眸,看到门口进来的是江丹橘,将椅子坐正。

“厨房煮了参茶,我给你送来一碗。”

看到厉岁寒在忙,江丹橘把参茶放在一旁的茶几上。

坐在沙发上,正好看到男人的侧面,坚挺的鼻梁,线条完美的下巴,搭配金丝边眼睛,少了往日的狠戾气息,多了几分斯文。

良久,厉岁寒终于脱掉眼睛,修长的食指揉了揉太阳穴。

江丹橘见状,就把参茶递到厉岁寒的手边。

女人身上的香甜气息,渐渐向厉岁寒袭来,越来越近。

他侧首看到女人一头湿漉漉的青丝,散落在肩头,白色的睡衣,被从青丝上垂下来的水珠打湿,里面的衣服清晰可见,厉岁寒有些不太自然的移过目光,喉结处上下滚动了几下,他快速端起参茶,一饮而尽。

江丹橘站在旁边,一直不敢直视旁边的男人,没有发现男人的异常。

见看他喝完,就把茶碟收好,轻轻带上门,走了出去。

厉岁寒心烦意乱,再也无心工作,直接回了卧室,却发现卧室里没人,想出门去找,又觉得有点唐突。

他在房间里转了转,发现沙发上放着一本书,拿起来看了看,是一本《没骨花鸟画》。没想到都穷到陌路了,还有心思去看这些阳春白雪的东西。

江丹橘看到厉岁寒,没想到他会回来这么快,刚才下楼送去茶盘后,就在花园里散了会步。

“厉先生。”

“这么晚了不在房间,去了哪里?”厉岁寒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一种压迫感。

“我就在楼下走了走。”江丹橘顿了顿,又小心翼翼的拿眼打量了一下男人的脸色,才又开口,“厉先生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由来的,厉岁寒看着江丹橘在他面前这幅畏手畏脚的样子,突然有些生气。

这么怕他?

他是会吃了她还是怎么样?

江桃李批着长发,从浴室出来,听到外面有机械键盘的敲击声,伸头一看,是厉岁寒回来了。

她悄悄走到厉岁寒的身后,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厉岁寒的腰部,娇嗔的叫了声,“厉少。”

厉岁寒的手顿在了键盘上,这明显不是那个女人的味道,是谁大胆闯入他的房间,他站起来把身后的女人推开。

回头看了下身后的女人,长的倒是和江丹橘有几分相似,“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的房间。”

“厉少,你先坐下,我和你慢慢说。”

“快说快滚。”

江桃李看着厉岁寒有点生气的样子,心里才有点害怕,这个男人的脾气真的很坏,她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平时也是吸引男人无数,竟然遭到他的拒绝,她内心十分不甘。

“厉少,我原本应该是你的妻子。”

厉岁寒明白,眼前的女人就是一开始要嫁给他的江桃李,“我已经有了妻子,不是你,你走吧。”

厉岁寒走到门口,把大门打开,做出请人的架势。

“厉少,我姐姐根本就不喜欢你,她原本有个相爱很多年的男朋友,可是为了钱,处心积虑的嫁给你。”

江桃李没有把自己和顾重深偷偷在国外订婚的事情说出来,只是加油填醋的说了一些江丹橘的坏话。

“你说完了吗?”

江桃李发现厉岁寒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冰山,任她怎么说,他的表情都没有变化。

“厉少,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姐姐和你结婚后,我很后悔。刚才我在姐姐的房间,她说嫁给你除了因为钱,还要用你手中的权利,尽快帮她的外婆治病。以后赢了你的心,再慢慢占有你一半的财富。”

“说完了吗?出去。”

“厉少,请你相信我。”

“是让我把你扔出去,还是自己滚出去。”

江桃李知道自己硬来,今天是捞不到什么好处,拿着衣服,灰溜溜的离开了厉岁寒的房间。

厉岁寒坐在电脑前,再也无心工作,那个女人居然有个相恋多年的男朋友,之前林晟给他看江丹橘的材料的时候,他一点也没有在意,现在被江桃李一说,便不由自主思考,她和那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相恋多年,既然相恋多年怎么就把那个女人拱手让出来,看来哪里有什么真正的爱情。

他又想起自己第一次和那个女人发生关系的事情,他没有看到女人初夜时候的特征,可是从女人一系列的表现来看,却是在情事上又是十分的生涩。

厉岁寒越想,脑子越乱。

他打了一个电话给林晟,“那个女人在哪里,让她过来。”

林晟马上明白,原来太太真的没去呀,真是大事不妙。

“厉少,我这就去请太太过来。”

林晟又一次按响了江丹橘的门铃。

江丹橘洗完澡上床,整个人就滩在床上,很快入睡了。

林晟看门铃没人应,他完成总裁交代的事情,回头是没有好果子吃的,他又打电话给江丹橘。

江丹橘睡的正香,被电话铃声惊醒,她接了电话,第一句问道:“林秘书,还要做什么?”

“太太,我不是林秘书,我是林晟。”

江丹橘是下意识里问的,一整天都在听林伊的差遣,简直是刻到心里了,生怕自己再出错,听到林晟的声音,才清醒了一点,“林助理,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太太,厉少没在房间看到你,让你过去呢。”

江丹橘真的很生气,可是自己再气也不能冲林晟发,他也只是个传话的人,追讨厌的就是那个男人,大半夜不让人睡觉。

“好的,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吧。”

江丹橘挂断电话,双手抱头,骂了句变态。

她极不情愿的穿好衣服,恍恍惚惚去敲了厉岁寒的门。

厉岁寒看到门口的睡眼惺忪的江丹橘,心想这个女人真是心大,把自己丈夫的门卡给了那个心怀怪胎的妹妹,还能睡的着,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有什么事情快说吧。”江丹橘就没有要进去的打算。

“进来。”

“不用了,我还要回去睡觉。”

厉岁寒一把把她扯进了房间。

江丹橘有点被吓到,这个男人虽然心里变态,从来没有动过手,不会才要露出狐狸尾巴吧,整个人顿时都清醒了。

“厉岁寒,你要干什么?”

“你还问我要干什么,你想想你自己做了什么?”

“我在房间什么也没做,你对我这么粗**什么。难道是因为晚上的事情,要为张芊芊报仇雪恨?”

被江丹橘这么一问,他想起晚上的画展开幕式,差点被这个女人给破坏,“你也知道自己做错了。”

“我没有错。”

“真是嘴硬。”

“我知道自己入不了你的眼睛,我不求你怎么样,只求大家相安无事。”

“嘴上说的好听,不求我,干嘛非要嫁给我。”

江丹橘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自我感觉良好,“我说过的,一年之后,大家好聚好散。”

“利用了我以后就走,是不是要回去找你青梅竹**男朋友。”

江丹橘有点被男人的话吓大,脸色煞白,没有一点血丝,看来他是知道了什么,“你不要阴阳怪气,有话直说。”

厉岁寒居高临下的看着江丹橘,“你还爱他吗?”

“不爱。”江丹橘斩钉截铁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