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王爷,咱和离吧

王爷,咱和离吧

王爷,咱和离吧

来源:微小宝 作者:沐晨知秋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8 15:36:25

故事的主角是司玉卿君凌霄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是《求求王爷,咱和离吧!》小说的作者是沐晨知秋小说精彩试读:“参见七皇子,七皇妃,老奴奉良贵妃口谕,请七皇妃前往明鸾宫一叙。”司玉卿微微一愣,竟然忘了这一出。  “既然是误会,我自然是不会和丞相大人计较。我看着大人面慈心善,就想起了我那不幸暴毙身亡的爹爹。既然我们同病相怜,不如江丞相收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太后的旁边,是另一个较为年轻的女人,衣着华美,精致而庄重,眉眼之间聪慧精明,暗含锐气,这便是太子的生母,良贵妃。

皇后早亡,这么多年来,皇上也没有再立后,后宫事务大多是良贵妃掌管的,说是后宫之主也不为过。

“给皇祖母请安,给良贵妃请安。”君凌霄和司玉卿同时道。

“快起来,卿儿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太后招手让司玉卿走近一些,站在自己身边,打量的目光里尽是诧异和惊艳,“这……嫁人了,还真是长大了。”

司玉卿莞尔一笑,自己的生母是太后的亲生女儿,生母早亡,所以太后对自己从小就是万般宠爱。

只怪上辈子她恃宠而骄,寒了人心,就渐渐失去了这份宠爱……

司玉卿刚想说什么,却看到了太后身旁的案上几碟小点心,故意咽了咽口水。

太后一眼明了,宠溺道:“瞧你这谗样,换了个装扮还以为你长大了,到底还是个孩子。快坐下吃吧!”

“嘿嘿!谢皇祖母。”

司玉卿低头娇笑,就不客气的吃起了点心。

君凌霄皱着眉头看着司玉卿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嫌弃。

安国公府就这么没规矩?

这样的吃相,也太失态了,他可丢不起这个人。

吃?

早膳……

君凌霄浑身一颤,不可置信地看向司玉卿。

难道,难道她的目的……

“母后。”

自司玉卿来了就被晾在一旁的良贵妃突然开口,“既然卿儿和凌睿都在这儿,也请安了,臣妾就把贺礼先送了,他们俩就不用再去臣妾的祥宁宫了,节省下来的时间……就多陪陪您吧。”

说着,良贵妃就给身后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宫女托着一对镂空雕花金镯子送到了司玉卿的面前。

司玉卿嘴里含着点心,眼睛都看直了,连忙让蓝儿接过来。良贵妃和善的目光里,鄙夷之色一闪而过。

“你不说哀家差点忘了。”太后接茬道,“夏荷,东西拿来。”

紧接着,太后身边的大宫女夏荷,就带着几个小宫女端着托盘呈到了司玉卿的面前。

玉簪,玉衩,玉坠,玉佩,玉镯……

一套精致淡雅的首饰,这成色,清明白玉,泛着点点浅红的印记……这不是简单的玉器首饰!

“这是泣血玉!谢皇祖母!咳咳!”

司玉卿惊喜的谢恩,却被嘴里还没咽下去的糕点呛住!

宫女连忙递茶过来,司玉卿缓了半天,才喘过气来。

“泣血玉虽是珍贵名品,你也是见过世面的,这么激动做什么。”太后皱着眉,眼里尽是宠溺的责备,“吃东西狼吞虎咽,怎么跟没用早膳一样……”

“本来就是没用早膳……”

蓝儿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太后一听,骤然脸色一变。

司玉卿手里端着茶,故意转头责备的瞪了蓝儿一眼,在旁人看来,是用目光在责怪蓝儿多嘴了。

“怎么没用早膳?饿着来的?白梨宫不是有宫女太监和厨**吗?”

太后中气十足的质问,让整个容华宫的空气都冷了三分。

君凌霄立刻屈膝下跪,“是儿臣的错,请皇祖母责罚。”

说着,他眼角的余光扫过司玉卿无辜又委屈的脸。

原来在这里下了套。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意思。

“皇祖母,不是他的错,是卿儿的错,不要怪罪七皇子!”

司玉卿放下茶盏,就跟君凌霄跪在了一起。

这紧张的模样,真真切切,让太后吃了一惊。

这孩子,不是一直钟情于太子吗?

还是知道幻想破灭,面对现实了?

本来还想劝一劝她,不要执着,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太后心中甚慰。

“起来吧。哀家何时说要怪罪你们了?” 太后转向了司玉卿身旁的蓝儿,“你来说说,皇妃为何没用早膳。”

蓝儿跪在地上,头埋得更低,但是嘴上不留情,一五一十的把早上去厨房的事情说了一遍。

太后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旁边的良贵妃也有些坐不住了……

“果真如此?”太后严肃的眯起了眼睛,“来人,去白梨宫,把那厨娘和掌事的嬷嬷都带过来,哀家要亲自审问!”

“不用了!”

良贵妃刚想开口,司玉卿却抢先了一步阻拦了太后。

“皇祖母,审问下人这种事情,怎能劳您亲自来,卿儿已经嫁到白梨宫,那白梨宫的事情,可否让卿儿自己来?”

太后一脸疑惑的看着司玉卿,“你自己来?卿儿莫要胡闹,宫里还是有宫里的规矩。”

“卿儿没有胡闹!宫里的规矩卿儿不懂,太后可以送卿儿一个懂规矩的人留在身边呀!”

说着,司玉卿轻轻拉扯着太后的衣角,一副小女儿撒娇的样子,带着一丝狡黠的目光转到了太后身边的几个大宫女身上。

太后脸色一怔,瞬间明了!这孩子真是长大了!

“卿儿想要谁?”

“卿儿不挑,任凭皇祖母指派!”司玉卿露出个大大笑容,一脸谄媚讨好。

“好。”

太后笑了笑,回头看向两个清秀的大宫女,“夏荷,冬雪,你们二人可愿去白梨宫?”

太后话语一落,两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回太后,夏荷,冬雪,听太后认命。”

太后满意的点点头,眼里没有一丝不舍,“以后你们两个就跟着七皇妃,好生伺候。”

“是!”

司玉卿喜极,连忙拉着君凌霄磕头谢恩。随后,太后又转向了良贵妃,“霜华,这两个丫头的月银,依旧是从哀家的容华宫开销里扣去,你也再给白梨宫添点其他的人手,日后哀家有了重孙,用到人的地方就更多了。”

良贵妃依旧是浅笑和善,微微颔首应下了太后,只是手中却早已经攥成了拳头,指甲陷入掌心。

这宫里指派宫女,都是经过她手的,司玉卿直接撒娇从太后这里要人,显然是不给她的面子。

司玉卿是笃定了她即使心中有万般不愿,也不会违背太后的意思。

这丫头,何时有这心机了?

她竟然一直没有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