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神医狂婿

都市神医狂婿

都市神医狂婿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东亭大仙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8 15:37:59

《都市神医狂婿》小说由东亭大仙所创作,其中的角色是吕凡苏若溪,本文讲述了袁莹不服气的道。“跳楼是他自己找死,跟我们家公司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他跳楼砸上了若溪,砸坏了若溪的车,我们不找他的家人赔偿已经够宽容的了!”在门外扶起王海涛的苏颖附和出声。“就是,不能谁弱就谁有理呀!”自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她受伤不轻,需要休息,受不起这样的闹腾。

“苏总,要不就先赔点钱给他们吧。”

助理陶姐也被这阵仗吓坏了,小声的提议。

“曹安毕竟是咱们公司的员工,而且是在上班期间跳楼身亡,不论他跳楼的原因是什么,咱们公司多少都要赔点钱的。”

“赔什么钱!”

袁莹不服气的道。

“跳楼是他自己找死,跟我们家公司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他跳楼砸上了若溪,砸坏了若溪的车,我们不找他的家人赔偿已经够宽容的了!”

在门外扶起王海涛的苏颖附和出声。

“就是,不能谁弱就谁有理呀!”

自己老公被打得头破血流,居然还要赔钱给这些闹事者,怎么可能?

“我老公跳楼怎么跟你们家公司没关系?”

“要不是你们拖欠工资奖金,他会跳楼吗?”

“要不是你们威胁要开除他,他会跳楼吗?”

“我老公在你们公司一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是被你们逼上绝路,他怎么可能会跳楼?”

陈慧愤然控诉,声泪俱下,令人忍不住心生怜悯。

“别扯了!”

“公司那么多员工,为什么只有你老公跳楼了,别人怎么不跳楼?”

袁莹最擅长抬杠。

“公司拖欠的只是奖金,可没拖欠工资。”

陶姐也是装模作样,态度强硬。

“你老公要被开除,也是他咎由自取,咱们公司现在的困难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啊!”

陈慧尖叫一声。

“人都死了,你们还污蔑他,你们这些丧良心的,我跟你们拼了!”

然后,她如发疯了一样扑向了袁莹。

袁莹仗着有医院保安在,一点都不示弱,一脚踹在了扑来的陈慧的肚子上。

刚让王海涛坐下的苏颖,也重新冲入病房,向着陈慧砸去一拳,想为自己老公报仇。

啪!

吕凡抓住了苏颖的拳头。

下一刻,他又飞快抬腿,替陈慧挡住了袁莹的第二脚飞踹。

“别打她,她……”

吕凡正要提醒,可话未说完,苏颖的另外一只手就扇向了他的脸。

他的脑袋后仰,躲过了这一巴掌。

陈慧跌倒,捂着肚子惨叫起来。

“你个白眼狼,窝囊废!你不帮我们就算了,却帮起了外人,真是白养了你三年!你给我滚!”

袁莹气急败坏的冲着吕凡骂道。

“**!赶紧滚开!”

“若溪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竟然有你这么一个**老公!”

“我老公挨打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你在当缩头乌龟!”

苏颖同样指着吕凡的鼻子破口大骂。

吕凡没有理会这对母女,而是蹲下身子,细看陈慧的情况。

冯强等人此时反倒显得格外冷静,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吕凡打开自己的包裹,取出那只木盒,拿出几根银针。

“吕凡,你干什么?”

袁莹从身后扒拉了一下吕凡的肩膀。

“她怀孕了,你刚才的那一脚动了她的胎气,必须尽快施救,不然她可能会流产。”

吕凡回头,面色平静。

“你要是不怕承担责任,你就继续打她吧。”

袁莹听此,顿时眼皮一跳。

“你怎么知道她怀孕了?”

她见陈慧的肚子并没有鼓起,冷笑道。

“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就别在这里装神医了!”

“只用眼睛看就知道人家怀孕了,你不吹能死啊?”

苏颖一脸鄙夷。

“不好了,流血了!”

忽地,冯强貌似惊恐的大叫一声。

众人定睛细看之下,发现陈慧的身下确实出现了一滩血迹。

顿时,所有人都紧张起来,袁莹和苏颖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

吕凡趁机施针,为孕妇止血

“怎么说我也是个生意人,多认识一些大人物,对我的美容院的生意有好处!”

“行。”

想到自己这两天一直被家人照顾,苏若溪不忍扫他们的兴。

“时间是在明天晚上,到时候咱们一起过去,看看人家让不让你们进去。”

袁莹等人顿时兴高采烈,充满期待。

吕凡仍在过道的长椅上闭目养神。

……

黄昏时分,一个身形修长且匀称的青年男人带着两名保镖从吕凡身前经过。

三人在苏若溪的病房门口停下脚步。

青年男人是徐青松的哥哥徐剑锋!

听闻弟弟出了事,当时人国外的徐剑锋,坐最近的航班赶了回来。

侧首瞥了一眼旁边长椅上的吕凡,徐剑锋明显皱了皱眉头。

徐剑锋没有急着挑衅吕凡,敲开了苏若溪的病房房门后,立即走了进去。

“徐少!”

看到徐剑锋,袁莹瞪大了双眼。

既然认识徐青松,自然也会认识徐青松的哥哥徐剑锋。

而且,苏家都知道,徐剑锋和苏若溪曾在高中时期是同学。

原先其实是徐剑锋在追求苏若溪,可是后来苏若溪和吕凡结了婚,他便停止了追求。

他和他弟弟不同,不会把心思放在一个女人身上,何况还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

“徐少,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回来,一个小时以前!”

向袁莹和苏长顺打过招呼后,徐剑锋将一只食盒放在了床头柜上。

“若溪,我昨天托人弄了一株五十年的野山参,熬了汤给你补补身子。”

打开食盒,他从中取出了一只大汤碗。

“徐少有心了!”

苏颖主动拿起了汤碗的碗盖,顿时香气四溢。

“来,姐喂你。”

“谢谢姐,我的身体好多了,我自己来吧。”

苏若溪接过了小汤勺,舀了一勺汤。

“若溪,不能喝!”

吕凡出现在病房门口,轻喝一声。

听到吕凡的喝声,苏若溪右手一颤,勺子里的汤随即洒掉。

“王八蛋,你瞎叫唤什么?!”

袁莹扭过头,愤然大骂。

“吕凡,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是你已经和若溪签了离婚协议书,况且徐少只是送一碗汤给若溪,你可别瞎吃醋!”

王海涛哼哼着说道。

“若溪,徐剑锋带来的人参汤有问题,你别喝!”

吕凡提醒道。

“人家徐少好好的一片心意,能有什么问题?”

苏颖撇嘴问道。

“里面的人参绝不是五十年的野山参,而是人工培植的普通人参。”

吕凡淡然道。

“你怎么知道的?”

“隔着老远用鼻子闻出来的?你当自己是警犬啊?”

袁莹气得牙痒。

“五十年的野山参,我在山上见过不少,它们熬出来的汤不会浓香四溢。”

“不过,人参的问题不重要,毕竟人工培植的人参也有用,可这碗汤里有毒。”

吕凡步入病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