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裴爷的夫人又撩又飒

裴爷的夫人又撩又飒

裴爷的夫人又撩又飒

来源:微小宝 作者:蓝果而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8 17:46:51

《裴爷的夫人又撩又飒》小说的作者是蓝果而故事讲述了裴亦桓莫挽的故事小说完整版阅读故事简介:裴亦桓残暴无情,人见人怕。 一场意外,莫挽嫁进裴家。 “连裴老二都敢嫁,肯定活不过第二天。” “等着看,她绝对会被扫地出门,死无全尸。” “……” 两年过去了,不见动静。 众人猜测,莫挽肯定死了,被埋在裴家。 裴家,却翻了天。 “二爷,二少奶奶看上一座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裴亦霜小手懂事的轻拍着她后背:“美女姐姐,你不要怪爹地哦!都是霜儿不好,爹地让霜儿在卫生间外等着,可霜儿想要早些见到姐姐就跑了回来,爹地没有找到霜儿,所以才会生气。”

莫挽一怔,下意识看了一眼男人,不好意思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关系。”

直接打断她的话,男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示意她在对面坐下来:“我们现在来说说拍卖的事。”

莫挽脸色发白。

就连怀中的裴亦霜都感觉到,不解地望着她:“姐姐,你怎么了?”

“霜儿,去吃晚饭。”男人严厉着神色道。

“好的,但是爹地不能把美女姐姐赶跑哦,她可是要给霜儿做妈咪的!”

裴亦霜对着男人小大人般的仔仔细细又是叮嘱,又是威胁,许久后才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开。

房间中便只剩下了两人。

就在莫挽心惊胆战,坐立不安时,男人开了口:“莫小姐,我们现在就开门见山,你知道你是我拍下来的吧?”

“是!”莫挽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

“我知道你参加拍卖会的目的是什么.....”男人开口徐徐道:“我也知道你需要什么,而我们之间则是可以达成协议。”

莫挽抬起头看着他,一脸的冷静:“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既然调查过她,那么肯定知道她是为了爸爸的医药费才会来这里的,她的确是需要钱,可他又想从她这里达到什么目的?

“莫小姐很聪明,而我也喜欢和聪明人做事,很简单,你父亲在医院的一切医药费由我来承担,你所要做的就是成为霜儿的妈妈。”

眉皱了起来,莫挽盯着他:“妈妈?”

“是的,霜儿一出生就没有了妈妈,这一直是他心中的愿望,我想要替他完成,莫小姐觉得这份提议怎么样?”

“能当霜儿妈**人很多,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选择我?”

从男人的出身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能随随便便拿出八百万的更不是普通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他喜欢你,说你身上有妈**味道。”

很简单的答案,但莫挽怔在了原地。

“莫小姐的答案呢,同意还是不同意?”男人看着她。

同意.....还是.....不同意......

莫挽揪紧了手指,虽然男人身姿虽然挺拔,看起来威严也很有精神,但是他的年纪足以当自己的爸爸。

她狠狠地咬牙,点头。

从来,她都没有选择的权利....

其实这样也好,一开始,她的心中已经做好了当情人或者小三的准备,但这次的身份,毕竟不是那么羞辱,起码能说得出口。

正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后一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老爷,二少爷已经回庄园了。”

裴镇江皱眉:“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小时前,张管家说二少爷这会儿正在和四少爷用晚饭。”

“回庄园。”裴镇江起身,中年男人立即将拐杖递给了他:“老爷,小少爷已经抱进车中了。”

裴镇江淡漠的点头,一边拄着拐杖向前走着,一边对中年男人道:“跟在夫人身后。”

莫挽原本是准备离开的,但听到裴镇江的话语,知道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只能起身,跟在两人身后。

黑色的宾利向前飞速的行驶着,后座,裴镇江坐在左侧,莫挽则是抱着裴亦霜坐在右侧。

仔细看去便能发现,她手指的关节处有些微微泛白,就连背都挺的笔直。

她不知,以后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但她绝对没有想到的是,等待她的将会是巨涛骇浪.......

因为裴亦霜睡着了,所以车内并没有可以活跃气氛的人。

于是,车内的氛围变的更加窒息和沉闷,喘不过气来。

而就在这沉闷之中,车子已经不知不觉到达了庄园,美丽的花园,宽敞的车道。

从车窗中,莫挽能清楚的看见眼前不远处富丽堂皇的城堡,典雅高贵,其中又带着浓郁的古典气息,喷泉正随着音乐的节奏高低起伏。

车道两旁则是梧桐树,道路很整齐,梧桐叶在空中飘转,然后再悠悠扬扬的落在地上。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美丽的就像是她小时候梦想中的童话,可在此时却像是噩梦的开始。

终于,车子在别墅前停了下来。

守在别墅外的仆人上前一步,迅速将车门打开,然后再搀扶着裴镇江下了车。

莫挽则是抱着怀中的小身子,不自在的跟在身后。

“二少爷呢?”没有回头,裴镇江冷声问着身后的仆人。

“正被四少爷缠着玩跳跳棋……”

言语间,几人已经走进了客厅。

而客厅的旋转楼梯上正上演着这样一幕——

腰间只围着浴巾的年轻俊美男子**着修长挺拔的身材,甚至身上还在滴着水珠,他此时蹲在地上,双手将面前那位男子的腿抱的死紧,更有些像一个无赖,口中更是一声接着一声,犹如在念紧箍咒一般。

“二哥,陪我玩跳棋,快点陪我玩跳棋,不然我绝对不会放你走!”

“让别人陪你玩,我还有事!”

男子背对着众人,所以并没有看到他的容貌,但是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却又富有磁性,很是好听。

但是,这样的声音为什么会让她涌出一种熟悉的感觉?

就连那抹身影也越看越熟悉,她皱了皱眉,开始仔细的回想起来。

突然,一道白光从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裴亦桓!

想法才冒出来,便被她像触电般甩出脑海,怎么会!

望着眼前这一幕,裴镇江显然怒了:“你们在干什么?成何体统!”

身着浴巾的年轻男子翻了翻白眼,有些埋怨的嘀咕道:“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扫兴!”

而那抹背对着众人的身影微僵了一下,随后转过了身。

高级手工定制的西装熨帖着他颀长而强健的身躯,俊美的脸庞线条深刻如雕塑,只是站在那里,从裴亦桓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将周围所有人的锋芒都尽数掩了下去。

莫挽吃了一大惊,惊悚到差点将怀中的裴亦霜给丢到地上!

怎么会这样?

裴亦桓站在楼梯上没有动弹,只是在看到莫挽时有片刻的停留和诧异,随即他脚步一动,向客厅外走去。

“站住!有一件事我要对你们宣布!”裴镇江沉声喊住了裴亦桓,又看了一眼楼梯上的裴亦风,随后指着还在怔愣中的莫挽,对着两人一字一句道:“从今往后,她就是我的妻子,你们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