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独家宠爱小逃妻

独家宠爱小逃妻

独家宠爱小逃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叶星繁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8 17:58:30

小说主人公是温栩栩霍司爵的书名叫《独家宠爱小逃妻》,是作者叶星繁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深秋时节,夜幕降临后,已经有些寒凉,一眼望去,偶尔零星闪过一两道人影,让这座城市看起来更加的冷冷清萧瑟,就连两旁昏暗的路灯,都如同蒙上了一层白霜。“太太,总裁他今天刚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五年了,当初她和他结婚,就连他的面都只是新婚那天见过一次,就再也没有看到了,她又怎么会有机会去他住的地方呢?

她还记得那个时候,她待在霍家,她知道他在外面还有另外住的地方,可是,她从来不敢去看。

他的消息,她也不敢打听,她甚至都不敢太提他的名字,就生怕提了,有人会传到他的耳里,然后让他更加的生气。

现在想想,她那个时候真的卑微到连自己的尊严都没了。

可五年后,她才刚回来,被带去霍家的第一个地方,就是他住的浅水湾,想想,还真是讽刺的很!

温栩栩望向了窗外。

深秋时节,夜幕降临后,已经有些寒凉,一眼望去,偶尔零星闪过一两道人影,让这座城市看起来更加的冷冷清萧瑟,就连两旁昏暗的路灯,都如同蒙上了一层白霜。

“太太,总裁他今天刚出院,待会你到了那里,见到了他,如果他态度不好的话,你……可不可以先忍忍?我担心他要是再生气,会……”

“你放心吧,我是一个医生,我比你更清楚这些,我不会刺激他的。”

温栩栩收回目光,淡淡的回了句。

小林听到了,这才在前面长舒了一口气。

他其实还想问,怎么五年后她就变成了一个医生了?而且还是挺有名气的中医?

可最后,他望了一眼前方已经能看到轮廓的别墅花园,他还是闭了嘴,把这个问题先咽了下去,踩了一脚油门。

十几分钟后,浅水湾一号皇庭。

那还是皇宫庭院啊!

恢弘大气的门口,汉白玉雕刻而成的柱子一排排伫立,就像是挺直腰杆为这片别墅花园站岗的士兵,走廊是拱门式的,金色的玫瑰雕花,一块块围绕着两旁点缀的天然大理石,无一不尽显着低调的奢华,就更别说那花园里面是怎样一番让人震撼的景色了。

温栩栩张大了嘴巴,好长好长时间,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原来,他住的地方这么好。

那她是不是应该庆幸?有生之年,还能来到这里转一圈?

“太太,那我就送你到这了,你看一号皇庭就是他的,你直接从这里进去就是了。”

正看得出神,后面送她过来的小林,忽然在车里给她来了这么一句。

啊?

她直接进去?他不一起进去吗?

温栩栩立刻收回了心神,又跑回来了:“你不进去吗?我没有来过,而且……你也没有跟他说,如果我就这样冒然进去的话,他会不会……”

“不会的,太太,我已经跟总裁说了,你现在直接进去就可以了,不会有事的,哈。”

小林在车里笑着安慰她,那表情,绝对不像是说谎的人。

但事实上呢?

嗯,他的脚已经踩着油门上了,只要这女人一进去,他立马溜之大吉。

温栩栩听到了,没有发现他的小动作,还以为是真的,于是最后,她只能拿着手里带来的东西大胆进去了。

讲真,对于那个暴君,她是真的有点发毛。

几分钟后,一号皇庭门口。

还真是,温栩栩过来了后,看到这栋别墅花园的里面静悄悄的,便没有她想象中的一来后,冒出各种保镖来拦着她。

看来,小林说的是真的。

她终于心里安定了一下,拿着手里的针包,她看到里面别墅大门口正有灯光照射出来,当下,加快了脚步就过去了。

“人呢?”

有点诡异,当她好不容易到了这别墅门口后,她站在那里朝里望了一眼,居然发现里面金碧辉煌的大庭中,没有看到一个人。

难道是在楼上?

她这么想着,便干脆抬脚进来了。

可是,刚一踏进来,她却在这个大门口旁边放在一个临时更换的鞋架上,忽然就看到了一双粉红色的女士拖鞋在那里。

它娇小玲珑的,上面还有几朵可爱的小雏菊,在清一色男士皮鞋还有儿童鞋里,看起来是那么的醒目,又是那么的和谐。

就好似,一家三口样!

温栩栩目光凝在那了,一秒钟,有种像什么东西重重锤在胸口上一样,钝痛传来,她站在那里,竟然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这应该是那个女人的。

当初,她跟他结婚,连来看这个地方的资格都没有,可是现在,这个女人却已经成了它的女主人,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孩子还是她温栩栩的。

这是多么大的一个讽刺!

是啊,她怎么忘了呢?她还有这两个孩子呢。

她被逮住了不要紧,可是,这两个宝贝,是千万不能让那个人渣发现啊,不然,她真的就什么都完了。

温栩栩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了,倏然在儿子面前蹲下,她抓住了他的小胳膊。

“墨墨,你听妈咪说,很抱歉,妈咪现在有点事,可能……不能带你们去日本了,妈咪现在打电话让钟姨过来,让她接你们回去好不好?”

墨宝:“……”

虽然很诧异妈咪的突然决定,但是小男子汉看到妈咪神色间的慌张,还有眼眶里的内疚,他还是很乖巧的答应了。

“好的妈咪,你放心,我会带好妹妹,乖乖跟钟姨回去的。”

“嗯嗯,墨墨真是太乖了,那这一切就拜托你了,妈咪现在就送你们去那个咖啡厅里,让钟姨过来接你们。”

温栩栩望着这个懂事的儿子,心里一阵酸涩难忍,伸手就把他用力搂在了怀里。

旁边的若若宝贝:“妈咪妈咪,你怎么就抱哥哥一个呢?还有若若宝贝呢。”

“噢噢,对,还有我家若若宝贝,快来,让妈咪一起抱抱。”

温栩栩笑出了泪,赶紧将小手里还抱着一个布娃娃的女儿也搂了过来抱了抱,随后,她就带着一双儿女去那边的咖啡厅了。

十分钟后,温栩栩再度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

“南希医生,你来上班了吗?院长在等你呢。”

“来了,很快就到。”

已经从候机大厅里出来的温栩栩,在电话里面无表情说完这句后,拉开车门钻进去,很快,她就发动了车子。

温栩栩其实是不怕见到霍司爵的。

她对他,没有任何亏欠,也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做错的地方。

之所以避着他,不过是因为她不想再看到这个人,还有,她担心自己的两个孩子会被他知道后,不再属于她。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都避得这么远了,这狗男人竟然还会找上门。

既然这样,那就见见吧。

温栩栩一路上心情都是非常平静的,而她的表情,也恢复了她一贯的淡漠疏离,完全看不到她任何情绪波动的样子。

霍司爵在院长办公室等了一段时间,手里把玩着的,则是一张本院医生的工作牌。

南希?

这个名字还不错,比起“栩栩”两个字,可是要有意境多了。

看来,这五年,这个当年敢从他眼皮子底下玩假死的女人,不仅仅练就了一身的肥胆子,她更是眼光也高了不少啊。

他盯着这工作牌上的照片,目光猩红得就像要吞人的野兽!

“林……林助理,霍总他……他没事吧?南希医生她已经……已经过来了……”

一同待在这个办公室里的费列罗院长,看到这位金主爸爸脸色这么可怖,周遭的气氛,更是恐惧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忍不住,他就在那里哆哆嗦嗦的问了起来。

助理小林:“……”

他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事?

他只知道,当年在听闻那个女人和孩子一起死在了手术室里后,他这位BOSS大人不仅仅亲自选了三块很好的墓地,以丈夫和父亲的身份将她们好好安葬了。

他更是在这五年里,再也没有提过和顾小姐的婚事。

所以,到底会不会有事,他真的不好说,也许……直接把这位前少奶奶也活劈了呢?

小林打了一个哆嗦。

几个人就在这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恐怖气氛里,等了大概有四十来分钟吧,终于,办公室外面听到有高跟鞋“咔哒咔哒”走上来的声音。

“院长,是我,南希。”

“!!!!”

几乎是瞬间,这办公室里就好似活了过来一样,费罗列院长以从未有过的矫健,冲过去把门给打开了!

小林:“……”

霍司爵坐在那张黑色摇椅上,手里捏着那张工作牌,更是一秒钟,猩红的瞳孔狠狠一缩,那工作牌在他的手中都断成了两截!

温栩栩,终于来了。

冷冷淡淡的目光就这这扇打开的门里随便一扫,她就看到了这个坐在正中间的男人。

这个人,还是和五年前一样,一张脸五官轮廓分明,粗浓的眉锋有着一个成熟男人特有的锋利,双眼深邃若海,虽然现在布满了猩红,但里面浑然天成的倨傲和尊贵,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个男人,五年了,还是颠倒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