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医妃当道:邪王欺上门

医妃当道:邪王欺上门

医妃当道:邪王欺上门

来源:掌中云 作者:妖宝宝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9 12:50:52

男主叫慕连幽女主叫姚青梨的小说《弃女医妃惊天下》又名《医妃当道:邪王欺上门》。内容简介:永安公主的目光这才落在姚青梨脸上。比起对姚盈盈,那目光真是足够的威严,还带着深深的厌恶和不喜。她一句话也不愿跟姚青梨说,只淡淡道:“这次比试项目是什么?”众人一怔,对啊!都说比试比试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快起。”永安公主亲自扶起她来,“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别说你是咱们逐星楼的画君子,就算只是一名普通民女,我们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受此等屈辱。”

“谢公主。”姚盈盈眼里的泪水便掉了下来。

永安公主的目光这才落在姚青梨脸上。

比起对姚盈盈,那目光真是足够的威严,还带着深深的厌恶和不喜。她一句话也不愿跟姚青梨说,只淡淡道:“这次比试项目是什么?”

众人一怔,对啊!都说比试比试的,倒是没想过要比试什么。

姚盈盈道:“我什么都可以,姐姐,你决定吧!”

“呵。”姚青梨不以为意地一笑,“既然你是画君子,擅长的画,那就画画吧!”

此言一出,整个大堂的人都惊住了:“她是疯了吗?竟然要跟姚盈盈比画画?”

“自取其辱!”

“姐姐……你确定吗?”姚盈盈怔怔的,一脸担心道。

“不必废话。”

“好。”姚盈盈说着,目光清正地看着姚青梨:“姐姐,虽然我们是姐妹,但是,我代表的是逐星楼,所以,我绝不会谦让。”

声音不似往日的娇弱,反透着出股坚韧。众人听着,无不夸赞。

“你能这样说,我真是求之不得。”姚青梨呵呵了。

“见月,你让人下去准备文房四宝和各式颜料。”永安公主冷冷道,

“是。”永安公主身后的丫鬟连忙转身出去。

不一会儿,见月便领着几名粗使婆子上来,先搬来两张长案,再取来作画用的纸笔颜料,放到案几上。

但那颜料只放在其中一张桌上,另一张桌没有东西。因为姚盈盈有自己的专用纸张和颜料。

“公主殿下,”姚青梨道:“请你想一个主题吧!”

“姐姐……”姚盈盈看着姚青梨:“你要跟我画同一个题材?”

这意思是说,竟敢与她撞题?姚青梨呵呵了,只道:“只是一时不知画什么好。”

“故弄玄虚。”何易之呸了一声。

“那本宫就想一个吧!”永安公主在不远处的一张太师椅施施然落座,眸子一转:“就画这个大堂吧!”

“好。”姚盈盈应着,对身后的两名丫鬟道:“痴珊,恨玉,你们铺纸调颜料。”

“是。”两名丫鬟便走到案桌前。

姚青梨听着那两个丫鬟的名字,嘴角抽了抽,痴珊,恨玉……这杀马特的名字!什么痴痴怨怨,恨恨**的,绿茶就是矫情!

姚清梨走向那张备好纸和笔墨颜料的桌案前,而姚盈盈的案桌却在二丈远。

“姚二姑娘要作画了,机会难得!快去看,否则就挤不上去了!”在场之人连忙围到了姚盈盈周围。

姚盈盈是京城第一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特别是画画和赋曲这两项在年轻一代无人能及。现在她要作画了,好些人上前观摩学习。

当然了,也有一群人跑去看姚青梨作画。但他们全都是冲着看笑话去的。他们倒要瞅瞅,这荡、妇能画出点什么玩意来!

永安公主坐在不远处,旁边还有三名年轻男子坐在那里。他们是这逐星楼另外三名君子。分别擅琴棋书,都是一等一的才子。

四君子中三人是男子,只有姚盈盈一位女君子,所以永安公主特别爱惜姚盈盈。

永安公主让人上了她最爱的大红袍,一边跟那三名君子聊天,一边细细品着茶。一点也不担心那边的比试。因为在她心目中,姚盈盈胜是毫无悬念的。

姚盈盈那边已经起笔了,两个丫鬟各自忙活,痴姗在磨墨,恨玉在调颜料。

只见姚盈盈纤柔的小手拿起一根细细的狼毫,放到墨砚上,等墨蘸得饱满,便轻挽着衣袖在纸上细细描画起来。

她已经脱了那件大红披风,露出一身淡粉色的交领烟云蝴蝶裙,把她的身材勾勒得玲珑有致。认真的小脸越发的娇美动人。

何易之看着这样的姚盈盈,眼都不舍得眨一下,她还是那么娇美动人,美好得让人想要抱进怀里怜惜。

姚盈盈才画了个轮廓,何易之便夸道:“画得好!”

围观的人也瞧不出哪好,但姚盈盈可是画君子,一定有过人之处是他们看不出来的,便连忙跟着夸:“是啊,起势就绝非常人可比!”

姚盈盈红唇暗地里一翘,狼毫又蘸了墨,继续画起来。

画到哪,何易之就夸到哪。

这时,不远处突然响起一惊异之声:“她在画什么?”

“乱七八糟的!”

何易之听着这些骂姚青梨的声音,便嘲讽地一笑:“果然是个

“快起。”永安公主亲自扶起她来,“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别说你是咱们逐星楼的画君子,就算只是一名普通民女,我们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受此等屈辱。”

“谢公主。”姚盈盈眼里的泪水便掉了下来。

永安公主的目光这才落在姚青梨脸上。

比起对姚盈盈,那目光真是足够的威严,还带着深深的厌恶和不喜。她一句话也不愿跟姚青梨说,只淡淡道:“这次比试项目是什么?”

众人一怔,对啊!都说比试比试的,倒是没想过要比试什么。

姚盈盈道:“我什么都可以,姐姐,你决定吧!”

“呵。”姚青梨不以为意地一笑,“既然你是画君子,擅长的画,那就画画吧!”

此言一出,整个大堂的人都惊住了:“她是疯了吗?竟然要跟姚盈盈比画画?”

“自取其辱!”

“姐姐……你确定吗?”姚盈盈怔怔的,一脸担心道。

“不必废话。”

“好。”姚盈盈说着,目光清正地看着姚青梨:“姐姐,虽然我们是姐妹,但是,我代表的是逐星楼,所以,我绝不会谦让。”

声音不似往日的娇弱,反透着出股坚韧。众人听着,无不夸赞。

“你能这样说,我真是求之不得。”姚青梨呵呵了。

“见月,你让人下去准备文房四宝和各式颜料。”永安公主冷冷道,

“是。”永安公主身后的丫鬟连忙转身出去。

不一会儿,见月便领着几名粗使婆子上来,先搬来两张长案,再取来作画用的纸笔颜料,放到案几上。

但那颜料只放在其中一张桌上,另一张桌没有东西。因为姚盈盈有自己的专用纸张和颜料。

“公主殿下,”姚青梨道:“请你想一个主题吧!”

“姐姐……”姚盈盈看着姚青梨:“你要跟我画同一个题材?”

这意思是说,竟敢与她撞题?姚青梨呵呵了,只道:“只是一时不知画什么好。”

“故弄玄虚。”何易之呸了一声。

“那本宫就想一个吧!”永安公主在不远处的一张太师椅施施然落座,眸子一转:“就画这个大堂吧!”

“好。”姚盈盈应着,对身后的两名丫鬟道:“痴珊,恨玉,你们铺纸调颜料。”

“是。”两名丫鬟便走到案桌前。

姚青梨听着那两个丫鬟的名字,嘴角抽了抽,痴珊,恨玉……这杀马特的名字!什么痴痴怨怨,恨恨**的,绿茶就是矫情!

姚清梨走向那张备好纸和笔墨颜料的桌案前,而姚盈盈的案桌却在二丈远。

“姚二姑娘要作画了,机会难得!快去看,否则就挤不上去了!”在场之人连忙围到了姚盈盈周围。

姚盈盈是京城第一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特别是画画和赋曲这两项在年轻一代无人能及。现在她要作画了,好些人上前观摩学习。

当然了,也有一群人跑去看姚青梨作画。但他们全都是冲着看笑话去的。他们倒要瞅瞅,这荡、妇能画出点什么玩意来!

永安公主坐在不远处,旁边还有三名年轻男子坐在那里。他们是这逐星楼另外三名君子。分别擅琴棋书,都是一等一的才子。

四君子中三人是男子,只有姚盈盈一位女君子,所以永安公主特别爱惜姚盈盈。

永安公主让人上了她最爱的大红袍,一边跟那三名君子聊天,一边细细品着茶。一点也不担心那边的比试。因为在她心目中,姚盈盈胜是毫无悬念的。

姚盈盈那边已经起笔了,两个丫鬟各自忙活,痴姗在磨墨,恨玉在调颜料。

只见姚盈盈纤柔的小手拿起一根细细的狼毫,放到墨砚上,等墨蘸得饱满,便轻挽着衣袖在纸上细细描画起来。

她已经脱了那件大红披风,露出一身淡粉色的交领烟云蝴蝶裙,把她的身材勾勒得玲珑有致。认真的小脸越发的娇美动人。

何易之看着这样的姚盈盈,眼都不舍得眨一下,她还是那么娇美动人,美好得让人想要抱进怀里怜惜。

姚盈盈才画了个轮廓,何易之便夸道:“画得好!”

围观的人也瞧不出哪好,但姚盈盈可是画君子,一定有过人之处是他们看不出来的,便连忙跟着夸:“是啊,起势就绝非常人可比!”

姚盈盈红唇暗地里一翘,狼毫又蘸了墨,继续画起来。

画到哪,何易之就夸到哪。

这时,不远处突然响起一惊异之声:“她在画什么?”

“乱七八糟的!”

何易之听着这些骂姚青梨的声音,便嘲讽地一笑:“果然是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