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嫁他三年,甜婚宠

嫁他三年,甜婚宠

嫁他三年,甜婚宠

来源:掌中云 作者:妖宝宝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9 13:44:40

小说主人公是慕连幽姚青梨的书名叫《嫁他三年,甜婚宠》,是作者妖宝宝 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姚青梨连一件首饰都没有,因为原主睡觉习惯把耳环、手镯、项圈等物全都脱掉的。秋云把手腕上的手镯脱下来,放到床上:“原本夏儿有一个银手镯的,嵌着三个金珠子的,今天一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昨晚姚鼎他们是半夜三更突然闯过来的,当时她们正在睡觉,起得匆忙,只得身上这一套衣服,头上连根发簪都没有。更别提银两了。

姚青梨连一件首饰都没有,因为原主睡觉习惯把耳环、手镯、项圈等物全都脱掉的。

秋云把手腕上的手镯脱下来,放到床上:“原本夏儿有一个银手镯的,嵌着三个金珠子的,今天一早就卖了五两银子。因为要用好药,所以给了医馆二两,租这个院子给了一两。”

夏儿道:“秋云这镯子,瞧着也只能卖二三银子。”

“唉……”秋云满脸愁容,她们三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以后怎么生活?

姚青梨把身上的披风扯下来:“把这件披风卖了。”

这是一件灰白鹤羽大氅,纱面,里衬是白狐狸毛,极其暖和贵重。

“这是太太让人做给小姐的。”秋云急道,“手上只剩下这一件念想了,不能卖。”

“这都什么时候了。”姚青梨苦笑,“我娘难道想看我守着这衣服饿死不成?夏儿,你远远的拿着它到城东那边卖了。对了,衣服虽然是狐毛的,面料极好,但到底有些旧了。你卖它个二十两。”

秋云一脸肉疼:“当年做它花了三百两。”

但秋云也知道,东西买来时贵,卖出去就*。而且,若让人知道是姚青梨的衣服,说不定店家还不愿意收。

夏儿把秋云的手镯收进怀里,又用布包起那件衣服。

秋云扶着腰站起来:“走吧!”

“秋云,你身上还有伤,在家好好休息吧!”夏儿道。

“我怕你被骗了。”秋云一脸愁容,“四五百文一个月的房子,你都能花一两……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咱们就这么点东西,可不能*卖了。”

“你……”夏儿无地自容了,跺了跺脚。

“你放心,我养得起你们。”姚青梨好笑道,把秋云按回椅子上。“以后,我不会叫你们吃一丁点苦。”笑话,她堂堂21世纪的女强人,还养不起三个人?

“养我们?小姐你……”秋云脸色发白地,激动道:“小姐千万别呀!”

“是啊是啊,你不能……”夏儿着急道。

姚青梨嘴角一抽,她们都想到哪去了?难道以为她要出去卖吗?

她现在解释也无用,只笑着道:“你们别多想了。秋云,你不要再乱动,养伤才是正经的。否则你若病了,我们的钱只会花得更快。”

“没错。”夏儿点头,“放心,若是便宜了,少于咱们说的价钱,我绝对不会卖!这行了吧?”

姚青梨点头:“对了,一会我和秋云的药先不要买。”

“这……”夏儿不解地看着姚青梨。

“你别多问了,快去吧!刚才吃的包子不顶肚,你快去换了钱,再多买点吃的回来。”姚青梨道。

“好好。”夏儿答应着,上前扶秋云:“先到外面休息吧!”

夏儿把秋云扶到外间,让她躺到罗汉床上后,便快步离开。

……

整个房间终于清静下来。姚青梨轻叹出一口气,闭上眼,集中精神,意识里就出现了一个房间。

干净的实验台,上面放着显微镜、整齐排列的试管、酒精灯等实验器材。壁厨上一排排药品……

早上在医馆醒来时,她就发现意识里这个空间了。

正是她在21世纪的实验室。

在21世纪,她是姚氏药物集团的掌舵人,也是世界顶尖的医学天才,中西医双修。为了某项研究,她几天不眠不休地在实验室做实验。

不料,助手准备给她的材料出错,发生爆炸,她就这样被炸死了。

现在瞧来,实验室也跟着她一起被炸穿了,并成了她的空间。

有了它,她在这个时代底气更足了!

她意识一动,睁开眼,手中就多了几瓶西药、绷带和纱布。她意识又回到拿出药物的壁厨,那里居然自动再生成她拿出来的东西。

很好,用之不尽取之不竭!姚青梨不由微微一笑。

可惜她现在名声不好听,没人会找她看病。而这里的人又不懂西药,这些药暂时换不了钱。

她摇摇晃晃地下了床,就着水吃了手中的消炎药,拆开额上的纱布,姚青梨不由倒抽一口气。

镜子里,她额头上一个大窟窿,凹下去的地方填着深红色的淤血。瞧着还挺严重的,若不好好治,说不定会留下很大一块深疤!

不过,作为医学天才,这点小伤根本不在话下。

她忍着痛,小心地重新清理伤心,接着便消毒上药,忙活了大半个小时,这才重新包扎回去。

“小姐,你怎么下床了。”外厅罗汉床上,秋云挣扎着爬起来。但腰骨却一阵锥心的痛疼!比起早上,时间越久,被打的背脊反而越痛。

“小心,别乱动。”姚青梨吓了一跳,连忙走到她身边,坐到榻边,接着便拉出秋云的手,把起脉来把脉。“让我看看。”

秋云怔住了:“小姐……你在干什么?”

“给你把脉。”她以前更喜欢钻研中医,所以把脉针灸一点也难不到她。“来,趴着。”

把完脉,她松了一口气,让秋云趴在榻上,摸了摸秋云被打的地方,没有骨折和脱位,不过是软组织受损。

“小姐,你、你……干啥?”秋云怔怔的,姚青梨对她又是摸,又是捏,还把脉。

一会,又见姚青梨拿出几个奇怪的瓶子来,倒出一些红红蓝蓝的小东西,又拿了一碗水递到她面前:“这是药,吃了能消炎止痛。一会你掀起衣服,我给你喷些消肿的喷雾。”

“这……”秋云怔怔地看着姚青梨,接着眼圈就红了,含泪点头:“好好,我吃,我吃。”

一边抹泪,一边接过那些红红蓝蓝的怪异小东西。

随着她这一声轻唤,整个大厅的人都清醒过来了,又见姚盈盈因姚青梨的到来而虚弱无助,不由心生怜惜,全都厌恶地地盯着姚青梨。

“嬉皮笑脸,不知廉耻。”何易之见姚青梨不但一点悔过之心都没有,还冷笑连连,便沉怒上前:“你又要欺负盈盈了。”

“谁欺负谁?”夏儿青白着脸上前,“你们这么一大群人围着、骂着、叫着,竟然还说小姐欺负她?”

“那是她应得的。”周围怒骂声更甚,“不要脸的*浪货,污蔑人的毒妇。现在装什么可怜。”

“我们、我们哪里说错……”夏儿道,“瞧二小姐这些年活得不知多滋润。而我家小姐却被传了几年的貌似无盐。谁放出来的流言?啊?”

“大小姐,请你不要太过份。”姚盈盈身后的丫鬟气道。

姚盈盈眼圈微红:“我们从来没有说过姐姐貌似无盐。那些说你相貌的,我们也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娘给姐姐你说亲时,也一直说大姐姐长得貌美如花,可是……”

“姚二小姐说的都是实话。”何易之点头,“当时姚夫人让媒人来我家说亲,一直都在夸她。但你自己不爱出门,也不爱见人,别人自然觉得你这是在家遮丑。以前我不懂你为什么不出门,现在终于懂了,那是因为你勾搭了野男人,心虚,不敢出来见人。所以,外面传你长得丑,都是你自己作的!结果,竟又赖在姚夫人和姚二小姐身上。”

“你一嘴一个订亲,未婚夫的,你不心虚!”夏儿气得脸都黑了,“作为未婚夫,你以前何曾关心过我家小姐,倒是天儿见地追着二小姐屁股后面跑。”

“夏儿。”姚青梨上前一步,挡到她跟前,解释什么有什么用,只会越描越黑。她只淡淡道:“你们今天叫我来,就是为了吵架的?抱歉,我对吵架没兴趣!夏儿,我们走!”

“等等!”何易之冷喝一声。

看着那抬着银子渐渐远去的一行人,夏儿眉开眼笑,正要关门,不想,一个厚胖的身影自不远处冲了过来:“哎哎哎,等等!”

夏儿定睛一看,脸就板起来了,竟是罗太太!

“呵呵,钱都拿到了吧?”罗太太抖着脸上的横肉,笑着。

“是啊!”姚青梨在衣袖里掏了掏,掏出一个小钱袋来,往她手上一塞,“你儿媳的药钱。”

罗太太打开一看,脸色就青了:“十两银子!你糊弄谁呢!”

“罗太太你好没道理!”夏儿一掐小腰,“当时你说你儿媳看病花了七八两,我家小姐大方,才给你十两的。”

“你你你——你们现在手里可有二千多两!”罗太太气道。“也不想一想,今天早上在姚家大门前闹事,谁帮你说嘴的!十两对于你不过是九牛一毛!怎么也得一二百两,否则,我跟你没完。”

小姐一步步地筹谋,竟然把银子轻易而举地全要了回来!

这意思是说,竟敢与她撞题?姚青梨呵呵了,只道:“只是一时不知画什么好。”

“故弄玄虚。”何易之呸了一声。

“那本宫就想一个吧!”永安公主在不远处的一张太师椅施施然落座,眸子一转:“就画这个大堂吧!”

“好。”姚盈盈应着,对身后的两名丫鬟道:“痴珊,恨玉,你们铺纸调颜料。”

“是。”两名丫鬟便走到案桌前。

姚青梨听着那两个丫鬟的名字,嘴角抽了抽,痴珊,恨玉……这杀马特的名字!什么痴痴怨怨,恨恨**的,绿茶就是矫情!

姚清梨走向那张备好纸和笔墨颜料的桌案前,而姚盈盈的案桌却在二丈远。

“姚二姑娘要作画了,机会难得!快去看,否则就挤不上去了!”在场之人连忙围到了姚盈盈周围。

永安公主让人上了她最爱的大红袍,一边跟那三名君子聊天,一边细细品着茶。一点也不担心那边的比试。因为在她心目中,姚盈盈胜是毫无悬念的。

姚盈盈那边已经起笔了,两个丫鬟各自忙活,痴姗在磨墨,恨玉在调颜料。

只见姚盈盈纤柔的小手拿起一根细细的狼毫,放到墨砚上,等墨蘸得饱满,便轻挽着衣袖在纸上细细描画起来。

她已经脱了那件大红披风,露出一身淡粉色的交领烟云蝴蝶裙,把她的身材勾勒得玲珑有致。认真的小脸越发的娇美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