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弃女医妃惊天下

弃女医妃惊天下

弃女医妃惊天下

来源:掌中云 作者:妖宝宝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9 13:48:47

以慕连幽姚青梨为主角的言情小说《弃女医妃惊天下》,全新的故事剧情让人充满了好奇,此文是作者妖宝宝的超级经典力作,故事内容:而她却只能屈尊给他当妾,一当就是十多年。他已经亏欠她太多了,现在自己竟然对她发火,还让她流血了!“爹,你罚我吧!”姚盈盈哭着上前,“是我不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姚鼎看着她手上的血不由一怔,抬头,只见高氏泪眼迷蒙地看着他。

“是……我不会办事,我让你丢脸了!”高氏狠狠地咬着唇,一脸悲戚地道:“谁叫我不过是一个村姑,谁叫我不是千金小姐……谁叫我没有雄厚的家势。哪及得上你的原配夫人半分!”

“你……”姚鼎一惊,看着她迷蒙而自责的泪水,他的心却是一软。

一提到“原配”二字,姚鼎想到原配夫人乔若雯,心中有些排斥和厌恶,又想到高氏才是他原本的未婚妻。

可是,为了前程,他却负了她,娶了乔若雯。

而她却只能屈尊给他当妾,一当就是十多年。

他已经亏欠她太多了,现在自己竟然对她发火,还让她流血了!

“爹,你罚我吧!”姚盈盈哭着上前,“是我不中用,我输了。才害得家里丢脸……”

姚鼎看着姚盈盈梨花带雨的小脸,心下不由一揪。这可是他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

“输赢……乃兵家常事,此事不怪你。”姚鼎深皱着眉头。“只是……你比试时既打了赌……”

“老爷,我们真的没有赖帐!此事……是我没处理好。”高氏强忍着泪水,“那天盈盈比试后,我就让人准备钱银了。哪知道,恨玉这丫头逞一时口舌之快,竟然说不给钱。这才惹出今天的祸事。”

“恨玉?”姚鼎深深皱起了眉,“那丫头,胆大包天!哼!”

“爹……你别怪她。”姚盈盈泪水涟涟,“她不过是不服气,才说了几句气话。”

“是啊,老爷。”乌嬷嬷急道,“都是大小姐,寻着这个由头就闹腾起来,那脏水泼了一盆又一盆的。”

“都是那个逆女!”姚鼎心中火起:“赢了就算了,竟然张嘴就是钱,真真掉钱眼里了。乔氏怎么生出这么**无耻的女儿,或是说……”说着,他停顿了一下,接着眉头一挑,轻叹出声来:“果然是乔氏的女儿!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打地洞。”

说着这话,姚鼎的心情却又无端轻快了起来。

对于乔若雯,他很感激,因着娶了她,他才得以被举荐为官。

可是,每每听得别人说他吃软饭,心里总是难受和不知味儿。

虽然他的确是因着乔家才有机会,可是,能爬到今天这位置,他的努力和才华才是主要的!若是换了个人,也一定能爬到今天这位置吗?

可那些不知内情的世人,总是人云亦云,竟说他靠女人上位和发家!

以前在家里,他也总觉得自己矮乔若雯这个妻子一头,心中便积着一股郁恼无处宣泄。

而现在,乔若雯的女儿**无耻,或者,就是俏母吧!

如此想着,好像他以前积在胸口一股郁恼便能一点点宣泄出来一般。

“此事就此揭过。回头,你让人把钱给她送去,别扯太多!”姚鼎深皱眉头,又回头安慰姚盈盈:“盈盈,你不要灰心。你不过是一时大意而已,以后总能证明自己的。”

“嗯。”姚盈盈点头,破涕为笑。

“老爷,赵侍郎来了,在书房等你。”这时,外头响起他的小厮的声音。

“老爷快去吧,别耽误了工作。”高氏为他整了整胸前的衣服。

“好。”姚鼎转身大步而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高氏这才狠狠地松了一口气,拉着姚盈盈走到起居间,乌嬷嬷又是上热茶,又是上点心的,用过这些,母女才算稍微缓了过来。

“太太,小姐……恨玉现在怎么办?”痴姗怯怯地开口。

“娘……”姚盈盈轻咬着唇。

“这个丫头,你别用了。”高氏道,“不过她是个忠心的,平日里又伶俐,以后就跟着我吧!你再拔一个大丫头在身边就好了。”

“嗯。”姚盈盈点头。

身边两个大丫鬟,姚盈盈觉得恨玉最贴心。但现在,恨玉担上了那样的污名,自己再也不能带她到外头行走了。

“乌嬷嬷,你准备银两吧,给她送去。”说的是姚青梨,高氏的心像被狠狠剜了一大块肉一样,不断地滴血。“还有……再添五百两!”

“什么?”乌嬷嬷一惊,气恨:“给她二千,已经便宜她了,还再添五百两?”

“你忘了在大门外,她拿着那只镯子说只值四五百两么?”一说这个,高氏火气又上来了,“咱们既然要做脸面,就做周全一点!没得到时别人说咱们小家子气,明知镯子不值一千,非要抵一千。大钱都花了,还差小钱!”说着,高氏自己都快呕得快吐血了!

那可是二千两呀!以前在乡下,够她几辈子的花用!现在还得再添五百!

“乔氏的嫁妆还在我们手里呢!那足足有四五万两!”高氏不断地安慰自己,“那二千五百两,还不到那笔嫁妆的零头!这点钱,就当施舍给她吧!”

“太太说得不错!”乌嬷嬷心情这才回转过来。

她现在解释也无用,只笑着道:“你们别多想了。秋云,你不要再乱动,养伤才是正经的。否则你若病了,我们的钱只会花得更快。”

“没错。”夏儿点头,“放心,若是便宜了,少于咱们说的价钱,我绝对不会卖!这行了吧?”

姚青梨点头:“对了,一会我和秋云的药先不要买。”

“这……”夏儿不解地看着姚青梨。

“你别多问了,快去吧!刚才吃的包子不顶肚,你快去换了钱,再多买点吃的回来。”姚青梨道。

“好好。”夏儿答应着,上前扶秋云:“先到外面休息吧!”

在21世纪,她是姚氏药物集团的掌舵人,也是世界顶尖的医学天才,中西医双修。为了某项研究,她几天不眠不休地在实验室做实验。

不料,助手准备给她的材料出错,发生爆炸,她就这样被炸死了。

现在瞧来,实验室也跟着她一起被炸穿了,并成了她的空间。

有了它,她在这个时代底气更足了!

她意识一动,睁开眼,手中就多了几瓶西药、绷带和纱布。她意识又回到拿出药物的壁厨,那里居然自动再生成她拿出来的东西。

很好,用之不尽取之不竭!姚青梨不由微微一笑。

可惜她现在名声不好听,没人会找她看病。而这里的人又不懂西药,这些药暂时换不了钱。

她摇摇晃晃地下了床,就着水吃了手中的消炎药,拆开额上的纱布,姚青梨不由倒抽一口气。

镜子里,她额头上一个大窟窿,凹下去的地方填着深红色的淤血。瞧着还挺严重的,若不好好治,说不定会留下很大一块深疤!

不过,作为医学天才,这点小伤根本不在话下。

她忍着痛,小心地重新清理伤心,接着便消毒上药,忙活了大半个小时,这才重新包扎回去。

“小姐,你怎么下床了。”外厅罗汉床上,秋云挣扎着爬起来。但腰骨却一阵锥心的痛疼!比起早上,时间越久,被打的背脊反而越痛。

“小心,别乱动。”姚青梨吓了一跳,连忙走到她身边,坐到榻边,接着便拉出秋云的手,把起脉来把脉。“让我看看。”

随着她这一声轻唤,整个大厅的人都清醒过来了,又见姚盈盈因姚青梨的到来而虚弱无助,不由心生怜惜,全都厌恶地地盯着姚青梨。

“嬉皮笑脸,不知廉耻。”何易之见姚青梨不但一点悔过之心都没有,还冷笑连连,便沉怒上前:“你又要欺负盈盈了。”

“谁欺负谁?”夏儿青白着脸上前,“你们这么一大群人围着、骂着、叫着,竟然还说小姐欺负她?”

“那是她应得的。”周围怒骂声更甚,“不要脸的*浪货,污蔑人的毒妇。现在装什么可怜。”

“我们、我们哪里说错……”夏儿道,“瞧二小姐这些年活得不知多滋润。而我家小姐却被传了几年的貌似无盐。谁放出来的流言?啊?”

“大小姐,请你不要太过份。”姚盈盈身后的丫鬟气道。

姚盈盈眼圈微红:“我们从来没有说过姐姐貌似无盐。那些说你相貌的,我们也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娘给姐姐你说亲时,也一直说大姐姐长得貌美如花,可是……”

“姚二小姐说的都是实话。”何易之点头,“当时姚夫人让媒人来我家说亲,一直都在夸她。但你自己不爱出门,也不爱见人,别人自然觉得你这是在家遮丑。以前我不懂你为什么不出门,现在终于懂了,那是因为你勾搭了野男人,心虚,不敢出来见人。所以,外面传你长得丑,都是你自己作的!结果,竟又赖在姚夫人和姚二小姐身上。”

“你一嘴一个订亲,未婚夫的,你不心虚!”夏儿气得脸都黑了,“作为未婚夫,你以前何曾关心过我家小姐,倒是天儿见地追着二小姐屁股后面跑。”

“夏儿。”姚青梨上前一步,挡到她跟前,解释什么有什么用,只会越描越黑。她只淡淡道:“你们今天叫我来,就是为了吵架的?抱歉,我对吵架没兴趣!夏儿,我们走!”

“等等!”何易之冷喝一声。

看着那抬着银子渐渐远去的一行人,夏儿眉开眼笑,正要关门,不想,一个厚胖的身影自不远处冲了过来:“哎哎哎,等等!”

夏儿定睛一看,脸就板起来了,竟是罗太太!

“呵呵,钱都拿到了吧?”罗太太抖着脸上的横肉,笑着。

“是啊!”姚青梨在衣袖里掏了掏,掏出一个小钱袋来,往她手上一塞,“你儿媳的药钱。”

罗太太打开一看,脸色就青了:“十两银子!你糊弄谁呢!”

“罗太太你好没道理!”夏儿一掐小腰,“当时你说你儿媳看病花了七八两,我家小姐大方,才给你十两的。”

“你你你——你们现在手里可有二千多两!”罗太太气道。“也不想一想,今天早上在姚家大门前闹事,谁帮你说嘴的!十两对于你不过是九牛一毛!怎么也得一二百两,否则,我跟你没完。”

小姐一步步地筹谋,竟然把银子轻易而举地全要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