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王爷团宠小王妃

霸道王爷团宠小王妃

作者:妖后不妖
主角:阮青青沈泽川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9 14:05:27

由阮青青沈泽川担任男女主人公的现代言情小说,《霸道王爷团宠小王妃》在网络上非常受欢迎,这本讲述了:阮青青想了想,应该是缠情丝了。可这缠情丝还有复发一说,不是解了就是解了,不过阮青青没敢多问,因为萧二爷那张脸太难看了。送自己嫂子去解别的男人的情毒,这种事从古至今,他是头一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若没有,她非得跟他扯个黑是黑,白是白。

萧二爷心情似乎极为不好,眉头紧紧拧着,“宣靖王毒发了。”

宣靖王?

阮青青一愣:“什么毒?”

“你说呢?”

阮青青想了想,应该是缠情丝了。可这缠情丝还有复发一说,不是解了就是解了,不过阮青青没敢多问,因为萧二爷那张脸太难看了。

送自己嫂子去解别的男人的情毒,这种事从古至今,他是头一号了。

“夫人,我跟你一起。”听蓉忙道。

阮青青点头,“听月在家,你与我一起吧!”

院外一顶青衣小轿,阮青青坐上去,凝神来到药房,也就一支注射器的事,当是日行一善吧!来到架子前,阮青青去拿注射器,结果硬生生碰玻璃上了。

咦,她怎么不记得之前有玻璃。

不但有玻璃,而且下面还有标签,上面闪着红字:1分。

什么东西?

在阮青青疑惑不解的时候,看到白墙上显示着几个字:当前余额:0。

阮青青当下一激灵,所以这药房的东西不是你想拿就能拿,拿多少随心情的,需要积分!再一细想,或许是有原始积分的,所以她先前能从里面拿药品,可后来她给那少年治病给霍霍完了。

天!没有注射器,她怎么给那厮解毒!

那厮没命,她也活不成……

阮青青欲哭无泪,做了半天心里建设,最后一咬牙,不就是手活,她可以的,呜呜……不哭!

轿子落定,听蓉在外面道了一句:“夫人,到了。”

阮青青搓了搓手,撩开帘子走了出来。轿子直接到了王府后院,入目是一处院子,左右种着几棵红梅,这个季节刚长出花骨朵。

整个院子,只正房前挂着一盏灯笼,一穿墨色曳撒的男子跪在前面。

“求夫人救救我家王爷。”

这人应该是宣靖王沈泽川的侍从了,阮青青没有说什么,留听蓉等在外面,她抬步往正房里走。进了厅堂,没想到竟是十分阴冷,比外面好不了多少。

阮青青最是怕冷,瑟缩了一下身子,转而进了后堂的西侧屋。屋里点着蜡烛,昏黄的光雾氤氲笼罩,阮青青一眼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人。

墨发自床上流泻下来,整个身子露在被子外面,只着月白中衣。

呼哧……重重的一声喘。

阮青青一颗心提起,又强迫自己慢慢放下来,等整个人镇定了一些,这才走上前。随着她走近,便看到了宣靖王那张脸,白玉无瑕,俊美出尘,而因痛苦剑眉耸起,眼尾的红痣更加艳丽了。

哎,也就是这厮长得好,不然她还真下不了手。

给自己鼓了鼓气,反正就是这么一遭,忸怩做作都没用。她两步上前,一手扒住了宣靖王的裤子,正要往下扯,原本闭着眼的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做什么……”

他看她,眼神冰冷至极,简直如千万只冷刀嗖嗖往她身上刺。

好冷!

他的手比冰块都冷,害阮青青打了个机灵。

“自然是做该做的事。”她道。

宣靖王眼睛一眯,透着几分危险。

阮青青干咳一声,“虽然我没什么经验,但搓搓……”阮青青咽了一口口水,羞涩道:“不行就再搓搓……总能出来的!”

宣靖王当下噗的一下,吐了一口黑血。

阮青青:“……”

这时候,阮青青终于发觉不对了,宣靖王下面没什么异样,但胸口血湿了一片。

“你受伤了?”

阮青青忙上前查看,伤口很深,流了很多血,但应该没有伤及要害,不然他也活不到现在。只是这是在古代,受这么重的伤,几乎不可能不感染,所以依旧是致命的。

她也不多问,先去找了剪刀,把胸前的衣服剪开,只是在准备清创的时候,突然想到她的积分为零。顾不得想其他,阮青青出去跟那侍卫要了酒和金疮药。

“把烙铁烧红,拿屋里来。”

“烙铁?”秦深一愣,“做什么?”

“救你家王爷的命!”阮青青没心情跟他解释,只说让他赶紧去准备。

阮青青回屋,先用酒清理了伤口,见其仍血流不止,却也不意外,这伤口一定很深,想要止血眼下只能用烙铁烧焦血肉,继而敷上金疮药,再进行包扎,但效果如何,她其实信心不大。

她往伤口上浇烈酒的时候,宣靖王紧抿着双唇,未泄露一声,倒是让她刮目。

“殿下,如果我在您胸口留下一个疤,您这辈子是不是都不会忘记我了?”

宣靖王猛地睁开眼,却见面前的女子一脸促狭,这句话倒像是没几分真心。

阮青青不怕死的勾了宣靖王一眼,道:“本来以为是缠情丝,人家想着一定尽心为殿下解毒,原是剑伤,那我就没什么用武之地了,哎!”

“本王若有事,你也活不成。”

“本公子可挨了好大一通训。”

“用银子砸他,砸的他无话可说。”

“有道理!”

“如今哪门生意最赚钱?”

萧祈熵想了想,道:“海外有一种神仙膏,吸食可让人飘飘欲仙,内地很多人不惜重金想买,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神仙膏?”阮青青皱眉,“大烟?”

萧祈熵笑笑,没说什么。

“你沾手了?”

“倒还没。”

“切不能沾手那勾当,虽是赚钱,心中也当有一杆秤,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必须衡量清楚。这种伤人利己的买卖,乃是黑心买卖,决不能做!”阮青青难得严肃道。

萧祈熵点头,“小娘说的没错。”

他举起茶杯,向阮青青敬了一杯。阮青青一愣,怎么突然就敬茶了,她也忙端起茶盅,灌了一肚子。

“本公子最近在做茶叶的生意,小娘有多少本钱可投入?”

“呃……四百两?”

“多少?”

“四百两!”

萧祈熵但笑不语,而后起身,向阮青青行礼告辞了。

阮青青:“……”

她被嫌弃了吗?

很显然!

午后小憩,阮青青醒来后,肚子姑姑乱响,唤来听蓉。

“蓬莱楼的点心可送来了?”

听蓉知阮青青醒来就会饿,手上就拎着食盒,“刚送来不久,还是热的。”

阮青青一下来了精神,坐到暖塌上,让听蓉把点心摆上。

如意糕、梅花香饼、糖蒸酥酪还有一碗珍珠翡翠汤圆。每日午后送来,似乎已经成了惯例。

阮青青正吃得香甜,听月进来说颜太医来了。

“快请!”

很快,穿着太医素袍,英姿俊朗的年轻太医进来了。行了个礼后,抬头见那满桌子的甜食,不由皱了一下眉。

“颜太医,我最近胃口很好。”阮青青笑道。

“夫人不觉得自己最近长胖了许多?”

长胖?阮青青还真没注意,好像脸是圆润了一些,可哪个孕妇不长胖。

“夫人,您一天吃几顿?”

“四、五……有时候夜里醒来,也要吃一点。”阮青青这一数才发现,自己好像不是在吃东西,就是在想吃什么,哪有几顿之说,嘴就不停。

“在下让您少食多餐,您是多吃了几顿,但每一顿都没少吃,这就不妥了。您这样补养,胎儿也跟着补养,到时生的时候,胎儿过大会造成难产。”

阮青青想,在古代女子生产是真真九死一生的事,若真遇到难产,大人和孩子的成活率是很低的。

颜期上前给阮青青把了脉,“夫人和胎儿的情况都还好。”

“哦。”

见阮青青神色不太好,颜期道:“不要总吃甜食,多吃果蔬,鱼肉也好,总之不能吃太多。若是吃成了胖子,便是顺利诞下小世子,夫人也很难恢复先前的体态了。”

阮青青想着胖成球的自己,急忙摇头,“我一定少吃!”

“也不能饿着,多吃些果蔬就好。”

颜期离开后,阮青青看着满桌子的点心,馋的口水直流,可还是咬咬牙,让听蓉给撤下去了。

夜半,萧祈盛如约而来,带着阮青青出了侯府,一路骑马吹着冷风到了宣靖王府。进正房,一股热气熏来,阮青青当下就觉得头有些昏沉。

阿嚏!

阮青青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绕过后堂进了西侧屋。又是一股子苦药味儿,阮青青有些犯恶心,勉强忍住了。

宣靖王躺在床上,阮青青上前,见他闭着眼,只是脸色非常不好。失了那么多血,脸色自然不好,需要补养一些时日才能缓过来。

“感觉怎么样?”阮青青问。

躺着的人没有说话,但阮青青知道他醒着。

撩开被子,查看伤口,那是太医给包扎的,血是已经止住了。只是这么深的伤口,肯定要并发炎症,阮青青想给他打一针消炎针,但她进了药房,才想起来积分已经为零。

回来,阮青青突然觉得头有些晕,身子一晃倒在了床上,正好压到了宣靖王怀里。

“唔……”宣靖王闷哼一声。

这一下,阮青青手肘杵到了宣靖王伤口上。

“你……”宣靖王见阮青青皱着眉头,一脸病容,哪有往日的神采,“你怎么了?”

“我大概受了风寒吧……阿嚏……”

阮青青先看了宣靖王胸口的伤,还好没有崩开,她用下巴抵在他另一边胸口,有气无力道:“你抱抱我吧……”

“哼!”

阮青青抱住宣靖王的腰,脸贴在他胸口上,感觉脑子叮了一声。目的达到,但她实在不想动。

宣靖王想推开阮青青,但胸口有伤动不了,又见阮青青没有其他过分的动作,这才容忍了下来。

阮青青缓了一会儿,进药房见居然有十分,看来多抱一会儿挺有用。她拿了消炎针,回来给宣靖王用上。

“让我躺一会儿吧?”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宣靖王。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