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王爷成了我守寡路上的绊脚石

王爷成了我守寡路上的绊脚石

王爷成了我守寡路上的绊脚石

来源:掌中云 作者:妖后不妖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9 14:12:04

由作者妖后不妖创作的古代小说《王爷成了我守寡路上的绊脚石》,这部小说中的主角名字是阮青青沈泽川,精彩内容简介:宣靖王不胜其扰,没好气道:“怎么了?”“秦月楼的花魁好看吗?”“比你好看。”“原来王爷总是拿别的女人跟我比。”宣靖王:“……”阮青青一脸娇羞,想往宣靖王怀里躺,却被他推开了。“本无大碍了,以后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平生的厨艺都在这碗面里了,包含了他一个习武之人,久经沙场,立下过赫赫战功却要硬着头皮做面的心酸。

“难吃。”阮青青吃了一口真诚道。

秦深在心里咆哮:你够了啊!

面上只能木着脸淡淡道:“哦,能填饱肚子就行。”

阮青青大口又吃了一口:“好难吃。”

未免失态,秦深先出去了,等阮青青吃完再来收拾碗筷。

嘴上说着难吃,但还是吃完了那碗面,阮青青实在是饿极了。肚子里有了东西,她整个人才不觉得慌了,也有了神采。

“王爷。”阮青青凑过去,扯了扯宣靖王胳膊。

宣靖王不胜其扰,没好气道:“怎么了?”

“秦月楼的花魁好看吗?”

“比你好看。”

“原来王爷总是拿别的女人跟我比。”

宣靖王:“……”

阮青青一脸娇羞,想往宣靖王怀里躺,却被他推开了。

“本王无大碍了,以后你可不用来了。”

“你好绝情,好心狠,好不讲道理!”阮青青委屈的抹泪,只是她泪腺不发达,轻易哭不出来。

“呵,还装?”

阮青青哼了哼,“那我来回奔波两晚,再一次救下王爷的命,王爷不能没有表示吧?”

“你妄想……”

“六百两银子!”

宣靖王抿嘴,他以为阮青青会借此让他给她名分什么,毕竟她很爱他啊。

“虽然有点多,但我为此都受了风寒,况我还是个孕妇,这个价钱……”阮青青见宣靖王不说话,以为自己乱要价,把人给惹恼火了,“要不再商量一下?”

宣靖王闭眼,“出去!”

“王爷,你不能白使人吧,咱俩是有点交情,可交情这东西,欠多了不好,还是银货两讫比较合适。”

“让秦深给你。”

“好嘞!”

阮青青起身,冲宣靖王告了个礼,然后乐颠颠出去了。

从屋里出来,阮青青又看到了门前的红梅树,让秦深去拿银子的同时,让萧祈盛又给她折了两支。

“你喜欢红梅?”

“嗯,傲雪凌霜,我一向自比红梅。”

“呵、呵、呵。”

得了银子,阮青青也不跟萧祈盛计较了,二人趁着天未大亮,从后门回了侯府。

因受风寒,阮青青安分了几日。孕妇不能吃药,只能多喝水熬过去。

这日,听月去蓬莱楼回来,跟阮青青说,宣靖王如今已经是京城人口中的笑话了。

“说他跟个嫖客为了一*女打架,被那嫖客捅了一刀,还险些丢了性命,外面人还戏谑的给宣靖王封了‘天下第一风流公子’的称号。”

阮青青彼时正在发愁,听了这话,只淡淡的应了一声。

“夫人,您愁什么呢?”听月问。

听蓉在一旁笑:“夫人想吃蓬莱楼的点心,可吃了又怕发胖,正愁吃一盘还是两盘的。”

阮青青翻白眼,她是那种蠢人么!不过是听蓉问她,她随口答了一句。

“听月,你去朗月轩请二公子来。”

“是!”一听去朗月轩,听月面上立刻带了喜色,二公子于他们来说就是财神爷,谁不想沾点财气。

不多一会儿,二公子来了,依旧一身白袍,让人十分错乱。

“小娘,安好。”二公子恭恭敬敬行了礼。

“快坐!”阮青青指着暖塌对面的位子,等二公子坐下,起身倒了一杯茶推过去,“烫,小心点喝。”

二公子细打量了阮青青一眼,才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上好的铁观音,我让三儿从大公子那儿偷了一点。”

二公子轻呵一声,“哦?”

阮青青重重点头,“你可看出小**诚意来了?”

“什么诚意?”

阮青青从条案下面拿出一千两,推到二公子面前:“虽然不多,但做生意这事,也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是不是。这银子,你收下,能办多少事办多少事,便是亏了,小娘也绝不说什么。”

“你要做生意?”

“是,这世道唯有钱能傍身,嘿嘿,看二公子这般豪气,我已经立志做个女商贾,北楚第一女商!这个志向,你觉得如何?”

“如何?”二公子转着手中的茶杯,“永定侯府出了一个混世魔王,还得出一个混世女魔头啊!”

“啊?”这二儿今儿怎么有点奇怪。

不待阮青青想明白,听月回来了,“夫人,二公子来了!”

阮青青忙上前查看,伤口很深,流了很多血,但应该没有伤及要害,不然他也活不到现在。只是这是在古代,受这么重的伤,几乎不可能不感染,所以依旧是致命的。

她也不多问,先去找了剪刀,把胸前的衣服剪开,只是在准备清创的时候,突然想到她的积分为零。顾不得想其他,阮青青出去跟那侍卫要了酒和金疮药。

“把烙铁烧红,拿屋里来。”

“烙铁?”秦深一愣,“做什么?”

“救你家王爷的命!”阮青青没心情跟他解释,只说让他赶紧去准备。

阮青青回屋,先用酒清理了伤口,见其仍血流不止,却也不意外,这伤口一定很深,想要止血眼下只能用烙铁烧焦血肉,继而敷上金疮药,再进行包扎,但效果如何,她其实信心不大。

她往伤口上浇烈酒的时候,宣靖王紧抿着双唇,未泄露一声,倒是让她刮目。

“殿下,如果我在您胸口留下一个疤,您这辈子是不是都不会忘记我了?”

宣靖王猛地睁开眼,却见面前的女子一脸促狭,这句话倒像是没几分真心。

阮青青不怕死的勾了宣靖王一眼,道:“本来以为是缠情丝,人家想着一定尽心为殿下解毒,原是剑伤,那我就没什么用武之地了,哎!”

“呃……四百两?”

“多少?”

“四百两!”

萧祈熵但笑不语,而后起身,向阮青青行礼告辞了。

阮青青:“……”

她被嫌弃了吗?

很显然!

午后小憩,阮青青醒来后,肚子姑姑乱响,唤来听蓉。

“蓬莱楼的点心可送来了?”

听蓉知阮青青醒来就会饿,手上就拎着食盒,“刚送来不久,还是热的。”

阮青青一下来了精神,坐到暖塌上,让听蓉把点心摆上。

如意糕、梅花香饼、糖蒸酥酪还有一碗珍珠翡翠汤圆。每日午后送来,似乎已经成了惯例。

阮青青正吃得香甜,听月进来说颜太医来了。

“快请!”

很快,穿着太医素袍,英姿俊朗的年轻太医进来了。行了个礼后,抬头见那满桌子的甜食,不由皱了一下眉。

“颜太医,我最近胃口很好。”阮青青笑道。

“夫人不觉得自己最近长胖了许多?”

长胖?阮青青还真没注意,好像脸是圆润了一些,可哪个孕妇不长胖。

“夫人,您一天吃几顿?”

“四、五……有时候夜里醒来,也要吃一点。”阮青青这一数才发现,自己好像不是在吃东西,就是在想吃什么,哪有几顿之说,嘴就不停。

“也不能饿着,多吃些果蔬就好。”

颜期离开后,阮青青看着满桌子的点心,馋的口水直流,可还是咬咬牙,让听蓉给撤下去了。

夜半,萧祈盛如约而来,带着阮青青出了侯府,一路骑马吹着冷风到了宣靖王府。进正房,一股热气熏来,阮青青当下就觉得头有些昏沉。

阿嚏!

阮青青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绕过后堂进了西侧屋。又是一股子苦药味儿,阮青青有些犯恶心,勉强忍住了。

宣靖王躺在床上,阮青青上前,见他闭着眼,只是脸色非常不好。失了那么多血,脸色自然不好,需要补养一些时日才能缓过来。

“感觉怎么样?”阮青青问。

躺着的人没有说话,但阮青青知道他醒着。

撩开被子,查看伤口,那是太医给包扎的,血是已经止住了。只是这么深的伤口,肯定要并发炎症,阮青青想给他打一针消炎针,但她进了药房,才想起来积分已经为零。

回来,阮青青突然觉得头有些晕,身子一晃倒在了床上,正好压到了宣靖王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