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三宝妈咪是富婆

三宝妈咪是富婆

三宝妈咪是富婆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水银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0 12:59:41

言情小说《三宝妈咪是富婆》,是由作者小水银编写的,言小溪傅霈森是小说中的主要代表人物,内容梗概: 小桃子立即露出灿烂的笑容,那笑容一尘不染,干净的如同刚刚洗过的天空。她朝着傅霈森挥了挥手,“记得明天带着你的儿子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哦。”傅霈森一转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小桃子闻言,也不难过,顿时兴奋的拍了拍手。

“好哎,我就知道帅叔叔很厉害!”

一直到早上,言小溪终于输完液了,傅霈森带着言小溪和小桃子回了家。

安顿好言小溪,傅霈森也该走了,他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感觉手心里软软的,暖暖的,低头一看,小桃子正仰着头看着他。

“帅叔叔,你会跟我妈咪求婚的,对吗?”

面对小桃子那双诚挚的目光,傅霈森犹豫了一下,微微点了下头。

小桃子立即露出灿烂的笑容,那笑容一尘不染,干净的如同刚刚洗过的天空。

她朝着傅霈森挥了挥手,“记得明天带着你的儿子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哦。”

傅霈森一转头就快速离开了。

他直接回了自己家,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小桃子那双清澈的眼睛一直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良久他将那支烟捻灭在了烟灰缸里,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准备一枚戒指。”

“什么,什么,什么,傅总,您说什么?”对面的邢江南显然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准备一枚戒指。”傅霈森重复了一遍。

“好,好,好,那您想要什么样的戒指呢?”

“随便。”傅霈森直接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黑帝集团总裁办公室,言美晴正坐在办公室里,听见邢江南说什么戒指,她立即抬起头来看向了他。

戒指,傅霈森要他准备一枚戒指。

所以他是准备向自己求婚了吗?

当邢江南挂断电话的时候,言美晴又把头转向自己手中的杂志,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

“言小姐,您先喝杯咖啡,傅总应该一会儿就到了。”

言美晴微微一笑,

“谢谢邢特助!”

“不客气!”

邢江南走后,言美晴的目光根本没办法在花花绿绿的杂志上停留,她满脑子都是“戒指”这两个字。

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言美晴遇到傅霈森是在她十四岁那年。

总统套房里,傅霈森直接将言小溪丢到了床上。

傅霈森毫不温柔地脱着言小溪的衣服,仔细搜查她身上的每一个角落,然而却一无所获。

他的目光定格在这个女人身上,雪白的皮肤,几乎透明,散发着莹润的光芒。

傅霈森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忍不住把头低了下去。

这女人的嘴唇怎么可以那么柔软,像软糯的棉花糖,让人忍不住咬一口,再咬一口。

炙热的吻在唇齿间交织。

“叩叩叩——”

敲门的声音传来。

“谁?!”傅霈森暴躁地朝着门口吼了一声。

这一声吓得门外的邢江南一哆嗦,他就知道不该来,可是又不能不来。

“是我,傅总。”

傅霈森站起身来走到门口,隔着门道:“说。”

“酒吧里的人已经全部搜查过了,没有发现问题,就连酒吧内部也进行了搜索,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五天前,一个窃取了机密资料的间谍趁乱逃离。

上司下令,他们必须要在短时间内找到那个间谍,不能让资料流失出去。

他们经过了很多的侦查,才把那个间谍最后的位置锁定在了酒吧,排查了酒吧里所有的人,还是没有找到。

现在只剩下他床上那个女人了。

傅霈森眉头紧蹙,紧紧地盯着床上的那个女人。

真的是她吗?

——

清晨的阳光夺目而绚烂。

言小溪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沉重的脑袋让她忍不住一阵呻吟。

忽然她感觉不太对劲儿,猛地坐了起来,发现一个男人就站在她的床头!

言小溪的眼睛骤然放大,“你……”

她瞬间清醒过来,拉开被子看了看,被子下面的自己竟然一丝不挂!

昨天晚上该不会……

可是为什么会没有感觉?

要知道,四年前的那一夜,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可是浑身上下被碾过了一般疼。

言小溪看向眼前的男人,男人裸露着上半身,露出结实分明的胸膛,古铜色的皮肤散发着健康的光泽,慵懒地靠在墙壁上,却仍旧显得那么尊贵。

一双眼睛夺人魂魄一般,只是迸发出来的阴寒,让人忍不住为之一抖。

言小溪吞了一下口水,立即搂紧被子,轻咳了一声,装作一副无所谓的姿态,有些不自然地找到自己的钱包,把里面所有的先进都掏给了面前的鸭子。

“那个,昨晚我很舒服,这些是给你的辛苦费!”

傅霈森看了看她手里的钞票,拧了拧眉。

鸭子?

“不够啊?”言小溪立即把自己的钱包拿到了他面前,塞到了他的手里,“我今天就有这么多现金,这里面有几张银行卡,你随便挑!”

傅霈森看了看手里的钱包,又看了看言小溪,言小溪对上他的眼神,急忙把目光转向了别处!

不行,她得表现得像个成熟的老手。

傅霈森从里面抽出了一张银行卡,同时,一个小小的芯片也贴在了钱包的夹层。

如果她真的是间谍的话,他要随时掌握她的行踪。

言小溪收起东西,逃也似的离开了酒店。

傅霈森轻笑,还真是迷糊鬼,明明就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却非要装的像个久经沙场的老手。

这小东西,有点意思。

邢江南随后便捧着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走了进来。

“我要她的全部资料。”傅霈森一边穿衣服一边道。

“是!”

邢江南低着头道:“傅总,今天早上傅宅来了电话,说两个小少爷失踪了。还顺便偷走了您的枪。”

傅霈森的动作一顿,眼底有暴风雨凝结,

“找到了吗?”

刑江南的头垂的更低,

“还没有。”

傅霈森立刻捞起外套往外走,

“召集一下人手,把市区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是!”

言小溪从酒店出来之后,先去了之前的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