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三宝联萌,富婆妈咪不好追

三宝联萌,富婆妈咪不好追

三宝联萌,富婆妈咪不好追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水银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0 13:09:59

主角是言小溪傅霈森的言情复仇小说《三宝联萌,富婆妈咪不好追》,是网络作者大大小水银的作品,全文主要讲述了:小溪忽然抓住沙发的边缘,一个翻身从傅霈森的身上滚了下去,她恶狠狠地瞪了傅霈森一眼,“变态!”随即言小溪不敢多留,急匆匆就上了楼。傅霈森看着她逃窜的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是你过来投怀送抱,怎么变成让我松开?”

“喂,你正经一点!你家儿子就在楼上呢!哪有你这么不正经的父亲!”

言小溪忽然抓住沙发的边缘,一个翻身从傅霈森的身上滚了下去,她恶狠狠地瞪了傅霈森一眼,“变态!”

随即言小溪不敢多留,急匆匆就上了楼。

傅霈森看着她逃窜的模样,唇角弯起好看的弧度,恼羞成怒的样子倒是也挺可爱的。

言小溪把门反锁,蹑手蹑脚躺在床上的时候,心还扑通扑通跳着。

老实说,哪怕曾经她深爱着陆峰朗,也从未有过如此心跳加快的时刻,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脸还在发烫。

不过那个男人的确是太帅了,身材又好,还那么MAN。

只可惜是个鸭子。

“哎呀,言小溪,你在想什么东西啊,快睡觉!”言小溪立刻扯起被子蒙住自己的脸,大半夜的想这种事!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言小溪去两小只的房间,发现房间已经空空如也,而沙发上的那一大只也不见了踪影。

桌子上留着一张纸条。

“孩子我带走了,打扰了。”

不知怎的,言小溪心里突然空落落的,竟然就这么走了。

她长长地舒了口气,昨天家里闹腾了一天,现在一下子安静下来了,怪冷清的。

但是很快,她就收拾好心情。

因为今天,她在帝城的第一家婚纱店开业,她要去看一看情况。

一件红色的棒球服,外加一顶白色的棒球帽,言小溪打扮得像个女学生。

很快,她来到市中心。

在这里,一栋五层的婚纱店主打僭越欧式风情。三个月前刚刚开业就十分火爆,每天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

言小溪刚到,就收到了店长发来的消息,

“言总,现在有个会议总结,我需要一会儿时间,您几点到?”

言小溪看了一眼,手指敲出几个字:“你先忙。”

言小溪乐得自由。她来到了休息区,休息区有为顾客准备的自助设备,她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便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

“你们怎么回事?来半天了也不知道接待一下!”

忽然,一阵吵闹声传来,言小溪立刻站了起来,朝着那边走过去。

“啊——”

因为走得太快,不小心撞到了人。

“对不起!”

“你长没长眼睛啊!”

两个人四目相对。

言小溪一抬头,就看见了言美灵那张愤怒的脸。

“言小溪,是你!?你还有脸回来?”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言小溪,眼神里充满了鄙夷,“怎么,混不下去了,在这里养家糊口?”

说着,她看向身后的店长助理,

“你们这里怎么什么货色都要?”

言小溪还没来得及说话,跟在言美灵身后的店长助理急忙对她点头哈腰地道歉:“言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

说着,她伸手拽了一下言小溪,对她怒目而视,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道歉!”

言美灵冷哼一声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道歉有用的话要**还有什么用,给我擦干净!”

四年了,她四年没有见过他。

这是她曾经深爱的男人,曾几何时,她以为他就是她的全世界,是她的天,是她的地,是她可以为了他付出一切的男人。

没想到再次重逢,他竟然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你这个疯女人!你特么给我戴了绿帽子,还想让别人也给我戴绿帽子,是不是?!”

陆峰朗怒气冲冲地指着言小溪。

上一次在酒吧里,如果不是陆峰朗及时赶到,真不知道言美灵会和别的男人发生什么!

事后言美灵委屈地告诉他,是言小溪给她下了药,她才会那样的。

陆峰朗当然明白言小溪为什么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报复他,她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所以也让他的准新娘也给他戴一顶绿帽子。

言美灵站在一旁抿着嘴微笑。

她今天是过来取婚纱的,上次的事情她是甩锅给了言小溪,又说自己认识了桃溪集团的总裁,这才让陆峰朗熄了火。

陆家可是做布料生意的,如果陆峰朗可以拿下名爵婚纱,再以名爵婚纱为跳板,进军F国,那将来的陆氏便可一顺百顺,陆峰朗这个继承人的位置也就无人可以撼动了。

他本想跟过来碰碰运气,谁知道刚一来就遇到言小溪这个**!

言小溪看着陆峰朗那张脸,冷笑一声,笑声中带着一丝嘲讽。

不过这点嘲讽是给她自己的。

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这么一个男人呢?

“阴险恶毒这四个字,我可不敢当,”言小溪扬了扬下巴,看向言美灵的眼神越发毒辣,“喏,你身边这位才是。”

言小溪恨不得在言美灵身上剜出几个洞来。

一想到这**敢打自己的女儿,她就恨不得生撕了她!

“言小溪,你这个**,你说谁呢!?你想找事儿是吧?好啊!”

说着,陆峰朗忽然大声吆喝起来,

“大家都给我看好了,这个女人,她是我的前女友,和我青梅竹马七年,结果呢?我就出国一趟,她就饥渴难耐受不了了,和别的男人上了床,还怀上了野种!”

陆峰朗的嗓门很大。

似乎要让所有人都听到。

“她这个女人还死皮赖脸地想要把这个孩子扣在我头上,你们说她是不是*的可以!”

看着陆峰朗那副嘴脸,言小溪是真的好想抽自己啊!

她当初还觉得陆峰朗是个风度翩翩的君子,是个温文尔雅的人,现在看来,他和市井无赖有什么分别?

“说够了吗?”言小溪仍旧淡定自若。

陆峰朗没有想到言小溪竟然如此淡定,他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

“陆大少爷如果说够了的话,可以谈谈钱了吗?你打我这一巴掌要赔我多少钱?我说了这些不够。”

“靠!我特么就赔这么多,你爱要不要,你有本事去告我啊,言小溪,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你告我去吧,我告诉你,你告也告不赢!就凭你!”

言美灵挽着陆峰朗的胳膊,“消消气,和她置什么气啊,你早就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的。”

“那凭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