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洪荒圣帝

洪荒圣帝

洪荒圣帝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三千道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30 14:07:50

轩辕陶莹是小说《洪荒圣帝》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三千道创作的古代男频著作。全文主要讲述了石闸在众女人的欢呼声中开启,但众女的欢呼声迅速又变成了骇然的惊呼,如同遇到了最可怕的魔鬼。“地祭司!”轩辕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竟会是你这小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神农稍稍收拾了一下情怀,回望了那汉子一眼,伸手接过龙涎草,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起身。

轩辕杀那鬼女并不是很吃力,但是他为找到室内的机关却费了很大的心力和时间。是以,轩辕并没有半点欢喜之意。以他在密室之中逗留的时间,地祭司定已回返,而在这地下密室之中还不知道有多少机关和如那两个鬼女一般的怪物。因此,他此刻出去,所面临的可能是另一场死亡的挑战。

石闸在众女人的欢呼声中开启,但众女的欢呼声迅速又变成了骇然的惊呼,如同遇到了最可怕的魔鬼。

“地祭司!”轩辕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竟会是你这小子!”地祭司也似乎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出现在这密室中的人竟会是轩辕。

他的确感到有些意外,轩辕怎会拥有如此功力,居然能击杀翰如和翰浪?就算是以诡计击杀二人,但那巨蛇一关岂是普通人可以闯过的?轩辕虽在族中给人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但在地祭司的眼中,也并不是很出色。因为他从不会相信如此一个年轻人会有什么超卓的功夫。

轩辕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不过这也是他迟早会面对的事实。

“没有想到吗?”轩辕握剑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整个人却似乎变得更为轻松,笑了笑,悠然道。

轩辕身后的女人全都如同见了鬼般缩在一旁不敢吱声,可见地祭司对她们来说,有着如何的威慑力。

“看来,我一直都小觑了你。我的两个血奴也是你杀的?”地祭司的眼中露出一丝阴冷的光彩,漠然道。

“血奴?你是说那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魔女?”轩辕似有所悟地反问道。

“魔女?难道你连血魔也杀了?”地祭司神色变得更为凶厉。

轩辕一呆,心中忖道:“难道还有两个怪物叫血奴?该不是指那两条蛇吧?不过,那两个女怪物还真像魔女。”

“我不杀她们,她们就要杀我,因此我只好让她们早点离开人间了,我看她们如同行尸走肉,如此活着,岂不是比死更为痛苦?”轩辕毫不在乎地道。

地祭司大怒,咬牙切齿地盯着轩辕,恶毒地道:“我会让你这小野种生不如死!”

轩辕的脸色也变了,眼神显得无比冰冷,犹如一柄利刃刺落在地祭司的脸上。

“你这披着人皮的魔鬼,我会让你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更要让族人知道你那*毒无耻、没有人性的邪恶本质。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轩辕一字一顿地冷声道。

地祭司突然发出一阵极为得意的邪笑,望着这个自不量力的对手,露出一丝不屑之色,道:“就凭你这乳臭未干的小毛孩?”

轩辕极力使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他心中明白,越是面对猛兽,就越需要冷静,而地祭司却比任何猛兽更要可怕。

“哼,只凭我就足够了!”轩辕说话的同时,手中的短剑缓缓上扬,强大的杀气也渐渐弥漫整个洞穴通道。

地祭司有些讶然,轩辕的气势庞大得的确有些超出他的想象之外,此刻他也明白为什么血奴和血魔都会死在轩辕的手中,这一切并不是偶然的巧合。

轩辕剑尖微扬,直指地祭司眉心,剑柄斜对自己的胸口,右臂微屈,做出一个有些怪异的起手式。

地祭司更是感到讶然,对于这样一个起手式,他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但一时却又无法记起。不过,单凭轩辕短剑上所散发出的剑气,他就不敢再轻视这个年轻的对手。

神农在坟前沉默良久,才记起父亲的叮嘱,要带回母亲的遗骨。然而,就在这时,他的感官已有所警觉。

神农的警觉不可谓不及时,他身旁的一名汉子也有所警觉,但他的反应速度还是慢了一些。

“呀……”那汉子如同被毒蛇咬了一口般惨叫一声,仰身倒在地上,却是被不知自何处飞来的羽箭射中。

嗖……一阵箭响,神农的剑在身前幻起一团亮光,竟然挡住了所有射来的箭,也在同时翻身靠于一棵大树之后。

呀……轰……惨叫之声和重物坠地声清晰地传入了神农的耳中,正是他的那一群放哨的属下及守在他身边的护卫发出的。

神农心神大骇,他看到了对面那名属下眼中闪烁着惊骇的光芒,那是刚才点燃龙涎草的汉子,也是神农同来之人中武功最好的。

神农持剑在手,目光极为警惕地回扫,却见一极为威猛的汉子出现在坟场的谷地之中。

“蛟梦!”神农和那汉子忍不住同时惊呼出来。

剑迹如燕翔,流畅自然,若春风轻拂,又如夹缝激流,更如天边彩虹……

这是轩辕的剑。

其实,这一剑本无迹可寻,如同流水,无始无终,顺流不竭。

地祭司一开始就在退,他退走的速度极快,也玄奥至极,但他却并没有还手,这有些出乎轩辕的意料之外。不过,轩辕并没有心思去想去分析这一切,皆因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剑上。

那一群本来畏缩的女人此时似乎感觉到了一丝希望,忍不住都有些激动,有的甚至高呼:“杀死这恶魔……”

轩辕却是有苦难言,虽然此刻看似他占了些许上风,但地祭司的每一步都有条不紊,丝毫没有慌乱之状,甚至似乎是在好整以暇地窥视着自己的剑法,只待他气势一竭,就会立刻施以致命的反击。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与地祭司之间仍有一段距离,毕竟他还年轻,在功力上仍要逊色一筹,唯一一点值得庆幸的是他具有天生神力。

轩辕突然止步、停剑,剑尖遥指地祭司眉心,冷冷地望着地祭司。他不想让自己的剑术被对方尽数窥破,那样他可能会处在一个更为不利的境况中。

轩辕之所以停止攻击,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若要行出这条通道,步入宽阔之处,很有可能被人联手攻击,而在这窄小的通道中,根本就不容多人决战,人多反而显得碍手碍脚。

轩辕突然止步,使得地祭司也怔了一怔,有些讶异,不明白轩辕在弄什么鬼,只是冷冷地与轩辕对视着。

“哼,堂堂大祭司,居然只知道躲闪,真是可怜又可悲!”轩辕不屑地道。

地祭司邪邪地一笑,眼中竟闪过一丝幽蓝的邪芒。

轩辕一震,头脑嗡的一声响,霎时如同被一记闷棍击中,脑中一片空白。

地祭司眼中的蓝色幽芒愈来愈强烈,那一群原本畏缩在一角的女人们一遇到地祭司的眼神,就在刹那间变得呆板迷茫,不知所措。

地祭司的嘴角边泛起一丝阴冷而得意的笑容,缓缓向轩辕逼近了一步,眼中幽芒再盛。

轩辕本来还有挣扎的迹象,但这一刻却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似乎陷入了一种睡眠状态,手中的剑缓缓下垂……

地祭司口中开始低低念叨着什么……

来者竟是蛟梦,这的确大大出乎神农的意料之外,但他知道所来之人绝对不止蛟梦一人,否则自己的那么多手下怎会突然之间全部中箭?

“何须再藏头藏尾?姜原,我们也有十几年未曾见过面了,难道是怕见故人吗?”蛟梦的语气出奇的平静。

神农禁不住向他对面那名汉子望了一眼,神

轩辕体内的真气与之一触之时,竟散得无影无踪,他骇得肝胆俱裂,暗叫吾命休矣。黑暗之中,他根本就看不到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巨蛇顺着黄河一直东下,后来蹿入一条地下暗河,奔行了三天,足足行了两千多里,但在地下暗河之中却被卡在狭窄的河道中间,且因巨蛇体内的五脏六腑被轩辕以含沙神剑破坏无遗,已是强弩之末,早已无力挣扎。若在平时,巨蛇肯定是无法被卡住的。

轩辕在巨蛇腹中三日有余,却未死去,他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总之,他心里明白自己并没有死。虽然他体内的真气早就被那团如烈火般的东西激得荡然无存,可是那烈火般的东西似乎将无限生机注入了他的体内,让他不惧蛇腹中缺氧的威胁,以及那致命的压力与化肤的液体,但轩辕真的感到饿了。

已数天未进粒食之人,自然是极为饥饿的,轩辕勉力移动手脚,竟触摸到那团火热的东西。

其物并不大,入手温软,但却有一股生机和力量自手心传入体内,四通八达,使之精神大振,轩辕心中的惊讶是无与伦比的,他无法想象这顶多只有拳头般大小的东西,竟具有如此魔力,不仅仅激散了他体内的真气,更支持着他的生命,心想至此,轩辕心头一动:“若是吞掉这东西,会不会永远支持着我的生机呢?”

在强烈的好奇心和难忍的饥饿驱使下,轩辕最终摘下了这拳头大的东西吞进了腹中,一入喉,立即化作数股火热的甘流直通四肢百骸,轩辕只感无数股力量向丹田汇聚,犹如百川汇入大海一般。

轩辕大喜,借着浑身充盈的无限生机和力量奋力挥剑直向蛇腹之外乱刺。

巨蛇此刻真是连半点活命的机会也没有了,但却拼尽余力挣扎,最终仍然无法脱开卡住躯体的河道。

轩辕的剑刺穿了蛇身外皮,却再也破不出去,因为剑尖已顶在石壁上,反而让水渗入蛇腹中。

轩辕大惊,也骇异莫名,当他伸手自巨蛇腹部打开的血洞摸出时,立即明白了此刻巨蛇身陷水洞之中,他知道,要想逃生,唯有自蛇口爬出。

此刻轩辕浑身犹如置身于一个熔炉之中煎熬,虽然浑身是力,但也痛苦莫名,当他心头仍有一丝灵志时,奋力向蛇口爬去。

也不知道费了多少时间和花了多少力气,他终于以含沙神剑割开了已僵死的巨蛇之口,落入了地下河水中,然后只有一阵漂流碰撞的感觉和几乎快要爆炸的热力在冲击着他的每一寸肌肤。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他终于失去了知觉。

轩辕再次醒来时,已经置身于有邑族中,浑身似乎没有一点力气,头脑中一片混沌。

当他有了意识之时,明白这些人要将他充作奴隶,而且还拿走了他身上仅存的两件物品——含沙神剑和血如意。同时他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半根不剩,后来又来了一个老者,想出了一个折中之策,让轩辕以神剑和血如意换取自由。

轩辕当时根本没有丝毫力气,更遑论反抗了,只好同意,以待恢复力气后,再将之夺回。

当有邑族人问及轩辕的过去之时,轩辕只是说记不起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记得别人叫他阿轩。

后来那老者向他施展异术,其实轩辕当时一直都处于清醒状态,所以那老者也被骗了。

这一点连轩辕都无法理解,不过他估计可能与自己在蛇腹中所吞服的东西有关吧。

的确,事实上轩辕猜得没错,在巨蛇腹中,他所食的正是鬼三谋求了二十年都未获得的龙丹,而轩辕却鬼使神差地吞服了。

龙丹乃至阳之物,一旦融入轩辕体内,立时使其万邪不侵,那老者的异术自然无法奏效,这秘密除深知龙丹底细的人知道外,轩辕和有邑族之人当然无法明白。

轩辕服食龙丹的过程只怕连鬼三和歧富也没有料到,因为连鬼三和歧富那等级别的高手都绝不敢直接口服龙丹,因为龙丹之中所藏的巨大生机和热力会使一个人的经脉爆裂,那种热力会生成一股强劲无匹的气劲由体内向外冲击皮肤,又岂是人力所能承受的?

要知道,那巨蛇至少也有数千年的修行,方成龙身。龙丹乃是聚天地之灵气所成,这小小的一颗龙丹可以完全支撑着那条庞大躯体的全部生机,而人的躯体却是小得可怜,岂能容纳这般强烈的生机?所谓物极必反,正如将一水缸水装在水缸里则没事,但全倒进一个小杯中,则会尽数溢出。

而轩辕所遭遇的正是这种劫难,但他却活下来了,这可谓是天意。即使是鬼三吞服龙丹后,若无外界力量相辅也唯有死路一条。轩辕巧就巧在他落身于水道曲折无比的地下河中,自蛇腹中出来后顺水流淌,在河道之中四处碰撞,每撞一次,体内的劲气就外泄一些,又置身冰寒的水流之中,使得轩辕侥幸活了下来,但最终还是因龙丹的能量散发全身经脉,将往日所修炼的先天真气全都封锁。

那龙丹的生机和火劲也全都锁于丹田之中,无法运用。因为轩辕不能控制这股外来力量,所幸他天生神力,在有邑族中休息几天后,便可以干活了,体力恢复的速度极快。

于是,轩辕就在有邑族中做一些不重要的杂活、粗活,他在干活的同时,又不忘学习有邑族中的先进技术,更不断修习歧伯所传的练气心法,以图一点点地激活存于丹田中的那团外来真气。

同时,他私下打听这里距有侨族究竟有多远,但是大多数人根本没听说过有侨族这样一个部落,只有少数老者似乎听说过有这么一个部落的存在,但具体在哪里却一点也不知道,包括少典、褒氏部族这些轩辕熟知的邻近部落。即使偶尔有人知道,也只说距此相隔数千里之遥,听得轩辕直皱眉头,这就像是在说神话一般。

但轩辕知道,这里离自己的家园至少有千里之遥,虽然他懂得看星星辨路,知道有侨族所在的方位,但这么遥远的路程,又打消了他立刻返回家园的念头,即使要返回家园,至少也得等功力恢复之后,因此,轩辕便安心地住在了有邑族。

“阿轩,今天怎么这么迟才来挑水?”俏寡妇放下手中的活儿,脆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