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碧海诛天传

碧海诛天传

碧海诛天传

来源:掌中云 作者:墨涓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30 14:16:30

《碧海诛天传》由墨涓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修仙风格的小说,主角穆笺卓林忆雪,书中主要讲述了: 穆笺卓随着李世民左走右绕,不多时已进入一间屋子内。李世民却奇怪地并不说话,只是坐在椅子上默默喝茶,而穆笺卓虽才智卓越,但此刻也猜不透李世民想法,只得眼观鼻,鼻观心,垂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此语气势磅礴,兼之他身上真龙之气,众朝臣因突厥而衰落的气势,立刻就恢复了过来。程咬金、李靖、尉迟恭等将领更是齐声大喝,气势冲天,有如斗牛。

李世民目光一扫众臣,淡淡道:“穆笺卓留下,其余人等退朝,李爱卿、长孙太尉回来后,让他们来御书房。”穆笺卓闻见李世民让他留下,心知计划已成,当下心头暗喜。不料念头方转,便觉眉头微热,抬头一看,便见李世民目光如刀,心头咯噔一声,赶忙低下头,不敢说话,加快脚步跟上。

穆笺卓随着李世民左走右绕,不多时已进入一间屋子内。李世民却奇怪地并不说话,只是坐在椅子上默默喝茶,而穆笺卓虽才智卓越,但此刻也猜不透李世民想法,只得眼观鼻,鼻观心,垂手而立,不言不语。

过了片刻,房外侍卫进来传话,李靖、长孙无忌已到。李世民这才展颜一笑,微笑道:“让他们进来。”穆笺卓斜目瞥去,便瞧见长孙无忌、李靖自门外并肩而入。二人站在书桌前,齐一行礼道:“老臣见过皇上!”

李世民微微颔首,示意他们不需多礼,这才开口道:“三位爱卿,可知我今日为何单独留下你们?”长孙无忌拱手道:“启禀圣上,圣上留下我三人,想必是突厥之事,圣上今日将执失思力扣押,突厥颉利可汗必定震怒,将会挥军攻城。”他说到这里,禁不住眉宇微皱。

李世民微微颔首:“不错,如今突厥颉利、突利可汗挥军直逼长安,我们勤王军为数不多,兼之长途跋涉,已是我方弱点,若我们闭门固守,稍有示弱之举,必然会助长突厥气焰,使其纵兵大掠,到头来,受害的也只有黎民百姓了。”

他说到这里,禁不住揉了揉太阳穴,沉声道:“论当朝众人,程咬金等人虽是勇武,但兵法不佳,纵观全朝,惟有你几人了,如今留下来,便帮朕想想这对敌之策。”

李靖、长孙无忌听到这里,心头俱是一跳,禁不住瞥了眼穆笺卓。方才李世民说“纵观全朝,惟有你几人了”,如今他共留下李靖、长孙无忌、穆笺卓三人,也就是说,穆笺卓亦在这“兵法非是不佳”之列。

能得唐太宗一句赞扬,无论穆笺卓兵法究竟如何,但将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李世民似是没有发觉自己的语病,就听他淡淡地说道:“朝中文武,有言和,有言战,朕想听听你们的意见。”李靖略一迟疑,拱手道:“突厥来势猛烈,且一路打来,气势高涨,我们不可触其锋芒,必须逐步相削。”

长孙无忌微微冷笑,拱手道:“但我长安城内能参战之兵不过二万多余,如何能与突厥十万铁骑相抗衡?”李靖一怔,沉吟道:“突厥乃是马背上的国家,骑术便是我朝难敌之处,若我军坚守不出,或许可以抵挡住他们。”

李世民微微摇头,沉声道:“突厥此来有十万铁骑,如果短时间内无法攻下长安,而战线过长,他们又得不到补给,便会劫掠四周城镇,到时候情况无法想象。”穆笺卓沉吟片刻,忽地问道:“各地勤王军何时能到?”

在这种场合下,以他一个小小禁军统帅根本不配发言,不过李世民没有说话,再加上方才他那模棱两可的话,李靖、长孙无忌倒也不敢多话。李靖略一思索,便回答道:“慢则二日,快则三日。”

李世民眉头一皱,摇头道:“不,时间虽只有二三日,便也足够突厥杀到长安了。”穆笺卓此刻微微一笑,道:“他们无法杀到。”

李世民长眉一挑,诧异道:“你能?”穆笺卓含笑点头,说道:“末将的探子回报,突厥分为三股大军,将于明日回师渭河,突厥长途跋涉而来,若能在这段时间内严重打击他们的士气,那么必然会有逃兵出现。”

李靖剑眉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长孙无忌却摇头道:“可是即便如此,难道突厥十万铁骑全都当了逃兵?”穆笺卓微笑道:“不、不!突厥一路杀至渭河,难道会没有折损?所以他们的数目远无十万。”

李靖双目忽然一亮,惊道:“你想夜袭突厥大营?”穆笺卓心头一惊,暗赞李靖了得,但还是微笑道:“不错,若能夜袭其大营,燃其粮草,毁其营帐,突厥必定无法紧急攻城,而得暂且布置,而这布置的时间,就是我们休整的时间。”

李靖沉吟片刻,叹道:“突厥今日派遣使者入朝,如果我们今日扣押了执失思力,那么颉利很可能会恼羞成怒。”穆笺卓明白他的意思,颔首道:“但若我们放回执失思力,那么他会有两种想法,一种是惊讶于我们对待使者的态度,怀疑我们另有重兵,而另一种……”

“恼羞成怒、孤注一掷地进攻长安!”李世民慢慢吐出这一句话。

李靖想了想,说道:“执失思力乃突厥少有名将,不可放,便放了那吴钩如何?”穆笺卓一怔,疑惑道:“可是那吴钩已被我废了武功,若放回去,那么颉利必然会暴怒啊?”

李靖摇了摇头,笑道:“穆统帅你还是年轻啊,那吴钩虽为一介草莽,但能护送突厥使者,足见其身份之重,而他竟被人废去武功,这无疑是对突厥的一大打击,以之性格,必会怀疑我朝态度,只需迟疑数日,便可等勤王军到来。”

穆笺卓微微点头,心知自己纸上谈兵还不及李靖这些老将,需要多加磨练,当下必口不言。长孙无忌想了想,忽地开口道:“可万一颉利军中有人识破此计……”

穆笺卓禁不住剑眉微皱,他虽然未曾经历过屠戮沙场之事,但也知道每个计划都不会是十全十美,而长孙无忌第一个考究失败之后的事,这不觉让他心头生出了几分鄙夷之情。

李世民和李靖也是眉头齐皱,不过他们二人都未说什么。李靖沉吟片刻,便开口道:“那不如待吴钩回营当夜,老臣带兵夜袭突厥大营?”穆笺卓一怔,禁不住叫道:“李大人,这个计划我已准备好……”

李世民双瞳精光一闪,浑身气势一沉,喝道:“穆统帅,你说什么?你已准备夜袭突厥大营?!”穆笺卓方才情急,一时说漏了口,见李世民眉如戟扬,目若刀锋,赶忙拜倒道:“皇上恕罪!”

李世民沉默半晌,忽一抬手,冷冷道:“你先起来。”穆笺卓赶忙起身拱手。

李世民想了想,问道:“你准备的如何了?”穆笺卓拱手道:“末将已准备好夜袭突厥大营的地道、柴火、措施,以及实施的步骤。”长孙无忌冷冷一哼,讥讽道:“穆统帅果然厉害,竟然准备的这么快!”

穆笺卓剑眉微皱,但还是继续说道:“自三日前末将已探察好突厥布置营地的几个位置,早已派人挖好了地道,准备行动。”李靖一怔,疑惑道:“可是突厥足有十万铁骑,便是分为四股,每股也足有两万多人,你不怕他们合为一股,将地道压塌吗?”

穆笺卓摇摇头,傲然笑道:“末将派人所挖地道,正是以十万人为基础挖的,另外,此次负责挖地道的,正是当年先父帐下土无石。”“土无石?就是当年鼎云座下五先锋之一的土无石?”李世民乍闻此名,不由倏地站起身来。

土无石当年追随穆鼎云时,所挖地道多次助唐军攻克敌城,其之威名便是如今亦未弱上几分。李靖听闻此名,不由轻松笑道:“有土无石在,便是三十万亦无关系。”

李世民也是微微颔首,他叹了口气,忽地一拍桌面,沉声道:“好,穆统帅,若你能夜袭突厥大营,破其大军,朕不求你一战退突厥,只求斩其士气,灭其威风,若能使其三日后到渭河,朕便封你大都督之职!”

此言一出,桌前三人皆是一惊,长孙无忌赶忙上前拱手道:“穆统帅为皇上分忧乃分内之事,即便要封,怎么能封此等大功?”李世民一摆手,肃然道:“有封则有罚,穆统帅,若你无法完成,不但你统帅之位不保,便是那座国公府,也要收为国有,你可愿意?”

穆笺卓也不迟疑,哈哈笑道:“末将敢立军令状!”李世民眸中赞赏之色一闪而过,当下便拿起毛笔写下一封军令状,让李靖交给穆笺卓。穆笺卓提笔写下自己名字,便还给李世民。

李世民见大事已了,便挥手让三人退下。

三人退出御书房,李靖看向穆笺卓,沉声道:“穆统帅,若需相助,尽可言来。”穆笺卓心头感激,拱手笑道:“多谢李大人,不过目前还不需要。”李靖微微点头,对他和长孙无忌互一拱手,便转身飞步而去。

穆笺卓轻呼口气,也不理会长孙无忌,独自飞步而去。

其实两边情况一看就会明白,在东面一边的,帐篷排列整齐,显然是受过严格训练,明显是长安禁军十三、四营的。而西面一边,帐篷东一堆西两堆,显然是各地调集来的士兵。

穆笺卓本身便是十四营都督,当下向那一堆中走去。还没靠近,已被两三人发现,当即就叫了起来:“都督来啦!”顿时整个大营都热闹了起来,朱石、钱轩二人率先带着数人跑了出来。

而从各地调集来的士兵也都纷纷探出脑袋看热闹。穆笺卓一声苦笑,走到朱石、钱轩面前,一指西面各帐篷,微笑道:“那是怎么回事?”朱石呵呵一笑,说道:“这可不关我的事,他们一来就称王称霸,我们教训了他们几句,没想到差点就打起来,结果后来就变成这样……”

“都督,”只见陈卿缓步而来,笑道,“可算来了,黄都督都快烦死我了。”穆笺卓一怔:“你是说黄崖?他不是十三营首领么……如今两营合并,他应该是被调到其他地方了吧?怎么会……”

还还没说完,便看见黄崖从人群中钻出来,走到他身前,笑嘻嘻地说道:“穆都督,我已经辞官了。”穆笺卓一愣,愕然道:“为什么?”黄崖嘿嘿笑道:“我打算加入银羽军,怎么样?也让我加入银羽军吧?”

穆笺卓微微苦笑:“哪有你这么乱来的?”黄崖摇摇头,说道:“穆都督,真的,我已经辞官了,反正你这里不是招兵么,那我就来报名了。”穆笺卓一声苦笑,拍拍他肩膀,笑道:“好,既然你一定要来,那便来吧。”

说完这话,穆笺卓看看四周,脸色蓦地一沉,冷声道:“歹火刀,起鼓点将!”歹火刀应和一声,大步走到擂鼓旁,抽出鼓锤,便锤了起来。歹火刀久历沙场,所锤鼓音更是带着杀伐之气,众人听到这鼓声,俱是感觉热血沸腾,不能自已。

穆笺卓步上战台,冷冷道:“各自排好阵形!”禁军不用说,他们明白穆笺卓厉害,早已排好阵形。然而各地来的士兵却是懒懒散散地,根本就不把穆笺卓当回事。

穆笺卓脸色一沉,肃然道:“你们在干什么?”那些士兵互相看了眼,走出数人,冷笑道:“你不过一个黄毛小子,想让我们听你话,放屁吧!”姜震皱了皱眉,他久历战场,自然知道军营与朝堂不同。

朝堂内背景就是一切,只要你有背景有关系,那么就完全可以平步青云。但战场靠的是武功,即便你背景再高,士兵也只会表面服你,背后根本不把你当回事。

他想到此处,看向穆笺卓。其实他与这些士兵是差不多想法,想试试穆笺卓的实力,究竟能否统领这银羽军。

穆笺卓皱眉看着说话那人,问道:“你是谁?”那人年约三十,是名粗壮大汉,他见穆笺卓发问,便答道:“我姓宋名天,乃是这些士兵的代表。”

穆笺卓点点头,望着从各地调来的士兵,淡淡道:“那么,你们如何才愿意听我的话呢?”宋天冷冷一嘿,说道:“很简单,只要你能打赢我们几个,我们自然就听你话了!”

歹火刀目光一沉,他对穆鼎云忠心耿耿,如何能忍受他人对其子如此藐视,当下便要走上前去。姜震一把拦住他,低声道:“火刀,不要急,看看他怎么处理这些事情!”

歹火刀气的抓耳挠腮,愤恨不已。陈卿瞥见这二人,回忆着来时阅读的穆笺卓生平资料,蓦地想起这两人身份,不由暗暗颔首。而朱石、胡惜凌二人面露愤慨,钱轩则抱弓而立,神色漠然。

穆笺卓莞尔一笑,说道:“有点意思,我倒想看看你们的本事!”那宋天面露喜色,与身旁两人嘀咕了数句,便转头道:“上刀!”人群中突然分开一条道,六七人扛着三柄大刀走上前来。

宋天拿起大刀,冷笑道:“来来来!”穆笺卓扬扬眉,瞧见另外二人拄刀站在旁边,嘴角冷笑,不由微笑道:“何必那么麻烦,你们一起上吧!”宋天脸色一沉,冷冷道:“你敢小看我们!”

穆笺卓淡淡道:“你们尚且小看我,我为何不能小看你们?”宋天双眉一沉,沉声道:“有意思,我会出全力的!”话音方落,他已挥舞大刀冲了上来。

方才穆笺卓便已感应到他体内细微真气,便知此人乃是修武之人。不过这宋天真气稀少,根本就连合体都够不上。当下冷冷看着他挥舞大刀冲到身前,趁他挥刀高举时,一脚扬起,直接将他踹了回去。

宋天被他一脚踢中脸部,身躯打了个转,向后翻倒在地。另外二人大惊,赶忙上前把他扶起,宋天一把挣开,怒道:“他**,并肩子一起上!”说完,已与另外二人舞着大刀冲上前去。

这三人显然配合极佳,宋天在前,大刀横执,正挡住身后两人动作。穆笺卓见状剑眉一挑,右手握拳,待其冲到身前,再次一拳打出。但此次宋天并未攻击,而是一低头就地一滚,他身后两人向旁一跃,两柄大刀横削向他双臂。

歹火刀大惊,正要上前,却见穆笺卓双臂青芒一闪,直接将大刀崩断。右腿飞起,狠狠踹在宋天右颊。宋天“哇嗷”惨叫一声,被他一脚踹落数枚牙齿。而另外二人也是虎口迸裂,吓的面色发白。

穆笺卓冷嘿一声,全身一晃纵身而上,一拳打在宋天左颊。宋天满嘴含血,血中更迸出数枚牙齿,踉跄着向后摔去。另外两人早已面无人色,转身欲逃。穆笺卓长笑一声,足踩虚空,一个晃身纵到那二人身后,反身一腿,将二人又踹了回去。

穆笺卓心存立威之意,故而出手毫不留情,虽未击中要害,但所施力气却是极大。京中禁军曾与各地调来兵马有过争执,也数有交手,但那宋天小有武力,反倒将京中士兵打的落花流水。

如今瞧见宋天被穆笺卓一顿好揍,京中禁军纷纷大笑起来。

穆笺卓捏捏手腕,冷笑道:“螳臂当车,不自量力!”他冷目一扫,嘿声道:“你们呢?”所有笑声顿时收住,长安禁卫军们早已昂首挺胸,目不斜视,而各地的士兵们则窃窃私欲,似乎在商量。

不到片刻,人群中就走出一人,他迟疑了下,问道:“将军,你能保证不因为我们刚才的举动而以后为难我们吗?”穆笺卓冷冷一笑,道:“第一,我不是将军,我的官职是中都督,正三品,而非将军。”

“第二么?”穆笺卓笑笑,道,“既然都是我部下,何分彼此?”众人顿时松了口气,纷纷拜倒在地,口中连连呼服。连那宋天也满口血沫的跪在地上,叽里咕噜不知说些什么。

穆笺卓一挥手,冷然道:“全部给我排好队伍。”众人哪里还敢不答应,纷纷排好队形,但他们都是各地散兵,哪里懂的阵势整齐,队伍是又乱又斜,根本不成队形。穆笺卓也不多言,歪过头看向歹火刀。歹火刀嘿嘿一笑,走进队伍去。不到片刻,便听见队伍里发出一阵惨叫。

过了会儿,歹火刀笑嘻嘻地走出来,一捋白须,笑道:“差不多齐了。”穆笺卓自是知道他能力,目视众人,朗声道:“既然诸位已归于我银羽军,那么本都督也就不客气了,直言告诉你们,本军训练残酷异常,你们甚至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他眼神微寒,道:“到时候任何想退出的、想捣乱的,全都以军法处置!现在,歹火刀、朱石、钱轩、胡惜凌,你们四人各自挑选你们的部下,此地一共有两万八千人,你们各自挑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