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爷,王妃她恃宠而骄

爷,王妃她恃宠而骄

爷,王妃她恃宠而骄

来源:微小宝 作者:桃悠悠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1 09:21:38

《爷,王妃她恃宠而骄》小说的作者是桃悠悠故事围绕着女主林梦绾的重生开始叙述小说精彩阅读:她看着李锦书焦急道:“锦书,你忘了吗?是你昨晚送信来,说想要跟梦绾……跟二小姐说清楚的啊。”“你想告诉二小姐,她已经有了婚约,应该安心嫁给景王殿下,所以你们日后不该再见面了,对不对?”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不等李姨娘回应,林梦绾便直接起身到了李锦书的身旁。

她眼神冰冷,伸手拔下自己发间的金簪,毫不犹豫的刺入了李锦书的人中穴。

“啊……”

李锦书惨叫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

刘姨娘顿时脸色泛白。

林梦绾平静的起身,对着李姨娘莞尔一笑,将她的不安尽收眼底。

“你看,他醒了。”

少女眉眼弯弯,笑容甜美,可李姨娘看着面前的林梦绾,竟是觉得心底发寒。

不对劲。

林梦绾从昨晚就很不对劲!

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楚墨渊看着林梦绾,玩味的勾唇,对着玄一使了一个眼色。

玄一立刻会意,一把抓住了李锦书的衣襟,强迫李锦书跪在了地上。

“说,你为什么会来林府。”

李锦书刚刚醒来,疼痛还未退却,骤然听到玄一的质问,心中一颤。

他根本来不及思考,便本能的开口道:“是林贝瑶传信让我来的……”

“你撒谎!”

林贝瑶惊呼出声,浑身发抖。

李姨娘心中发颤,却立刻握住了林贝瑶的手,示意她冷静。

她看着李锦书焦急道:“锦书,你忘了吗?是你昨晚送信来,说想要跟梦绾……跟二小姐说清楚的啊。”

“你想告诉二小姐,她已经有了婚约,应该安心嫁给景王殿下,所以你们日后不该再见面了,对不对?”

李姨娘大声开口,同时拼命地对着李锦书使眼色,希望他能够快点儿冷静下来,认清现在的形势。

她本来就想趁着李锦书昏迷,先把林贝瑶给摘出来,再给李锦书找一个正当的理由。

可是未曾想,林梦绾突然把李锦书弄醒,完全打乱了她的计划。

但是,现在一切还来得及。

只要李锦书咬死了他是来跟林梦绾划清界限的,一切就都能圆的下去。

只是,李姨娘话音刚落,林梦绾便笑眯眯的开了口。

“李锦书,你是得好好的想一想。”

林梦绾随意的端详着自己的指甲,侧眸看了李锦书一眼。

“如果你昨晚真的写信给了李姨娘,却不听李姨**劝阻执意要来林府跟我见面。那么,你今日便是私闯民宅了。”

“三哥哥,私闯民宅是什么罪过来着?”

林梦绾转头看向秦褚意,一脸好奇的询问出声。

秦褚意不只是书法极佳,学问更是好。

他是上次科举的状元,任职翰林院,对东月国的律法极为熟悉。

秦褚意道:“私闯民宅,视情节判监禁。不过……”

秦褚意话锋一转,“李锦书私闯的不是民宅,而是朝廷命官的府邸。”

“按照律法,最低监禁三年,重则流放。”

李锦书的身体猛地颤了一下,惊恐道:“是林贝瑶!”

“就是林贝瑶派半夏去找的我,她说我昨日爽约,林梦绾迁怒于她,所以让我来哄一哄林梦绾!是她……”

“你撒谎!”

林贝瑶急切的吼出声,恨不得去堵住李锦书的嘴巴。

李锦书急切道:“明明是你撒谎!”

“够了!”

“嘭”的一声巨响,林老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怒呵出声。

暖厅之中的众人立刻噤声,皆是看向了林老夫人。

林老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起身对着楚墨渊行了一礼。

“景王殿下,让您看笑话了。”

林老夫人脸颊发热,心中愤怒,亦是窘迫。

林梦绾亦是转头看向楚墨渊,不自觉的抿唇。

刚才林贝瑶跟李锦书互撕,简直是狗咬狗。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林梦绾知道,自己今日的举动非常丢林府的面子,祖母必然会生气。

但是,林梦绾明知道这一点,还故意邀请楚墨渊来“看戏”,就是希望楚墨渊能够明白她的心意。

她不喜欢李锦书了,是真心的。

她会跟李锦书划清界限,没有任何情分。

这样一来,日后林贝瑶跟李锦书就难以再利用这一点来作妖。

只是,看到了林府这样不堪的一面,楚墨渊会是什么想法?

“无妨。”

楚墨渊神色淡淡的开口。

“林老夫人,本王既然撞见了这件事情,索性便插个手。”

“既然他们二人各执一词,谁都不肯认罪,不如就让本王将他们二人带去监察司,好好的查一查。”

楚墨渊神色平静,声音清冷,可这句话却似是一道惊雷,狠狠地劈到了李锦书跟林贝瑶的身上。

李锦书惊恐万分,连忙调转了方向,对着楚墨渊连连磕头。

“景王殿下明鉴,真的是林贝瑶派了侍女来找我的!”

“我不想来的,林梦绾是您的未婚妻,我怎么敢对她有什么想法?”

“景王殿下明鉴,景王殿下明鉴啊……不要带我去监察司,我真的不敢了……”

监察司可谓是东月国最恐怖的存在,由楚墨渊掌管。

据说监察司里上百种刑罚,可以让人生不如死。

而且,凡是去过监察司的人,就没有一个可以活着出来!

李锦书怎么敢去那种地方?

李锦书现在真的是恨死林贝瑶了!

楚墨渊没有言语,面色阴沉,周身散发的冷意深邃入骨。

李锦书心中一横,“景王殿下,我都招了!”

“是林贝瑶跟姑母!都是她们两个跟我说林梦绾出身好,又喜欢我,让我努力的讨好林梦绾的!”

李姨娘脸色大变,“你胡说什么!”

李锦书冷哼一声,“我没有胡说,你们想把一切过错都推到我的身上?做梦!”

他膝行向前,看着楚墨渊恳切道:“景王殿下,姑母不甘心做妾侍,一直想要被扶正。她自己讨好林梦绾却达不成目的,这才把我拉进来。”

“她说林梦绾喜欢我,只要我跟林梦绾提点几句,林梦绾一定会帮她说话,让林尚书把她给扶正的……”

“你住口!快住口!谁准你在这儿胡说八道的!”

李姨娘疯狂的冲上前,想要堵住李锦书的嘴。

一只白皙的小手,却紧紧地扼住了她的手腕。

林梦绾用力一推,李姨娘便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

“李姨娘急什么?不是要对峙吗?”

林梦绾凝视着李姨娘,眼神冰冷刺骨。

“就算你想要反驳,也该耐心的听着李锦书把话说完不是吗?”

“更何况,李锦书说的那些话,我很感兴趣。”

“想来,我的祖母跟外祖父,还有诸位哥哥们,也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