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倾城:摄政王有喜了

鬼医倾城:摄政王有喜了

作者:喵嘻嘻
主角:离月轩辕夜宸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31 09:28:45

火爆古代小说《鬼医倾城:摄政王有喜了》在线阅读这里看!提供鬼医倾城:摄政王有喜了离月轩辕夜宸小说全文阅读。内容简介:离月正惊叹之际,鼻尖却有一股热意涌出。下意识伸手,入眼的却是满手的血……离月瞬间石化了。她……她竟然因为看了美男的身子流鼻血了?太没出息了!不!这一定是媚毒惹的祸,她绝不背锅。这样想着,离月心中才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而她现在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并没有用意念,按理来说是与正常人眼睛一样的。

可如今,她的眼睛竟是不受控制的色变了!

眼前的男人的身材可以说是是绝无仅有的完美:性感的喉结往下,是迷人的锁骨,紧接着是结实的胸膛和八块腹肌,全身没有一块赘肉,让人沉醉不已。

离月正惊叹之际,鼻尖却有一股热意涌出。

下意识伸手,入眼的却是满手的血……离月瞬间石化了。

她……她竟然因为看了美男的身子流鼻血了?

太没出息了!

不!这一定是媚毒惹的祸,她绝不背锅。

这样想着,离月心中才好受很多,可身上的热意却越来越凶猛,几乎让她崩溃。

随后,离月目光灼灼的落在了旁边男人身上,眸中闪动着亮光。

美男在此,还怕没解药么?

“美人儿,江湖救急啊!”

话毕,离月带着几分急切的朝着男人扑去。

大概是因为身子实在无力控制不好准头,离月竟直接磕破了男人的唇,瞬间血腥味弥漫。

“唔,痛!”离月眼含雾气,因媚毒的缘故让她声音无意中透着几分娇软。

然而一抬头,却刚好对上了一双绝美的紫眸。

如她所想,美男睁眼的模样美的让人心惊,那唇角的那厮血迹非但没让他的美打折,反倒是多了几分邪魅的诱惑,可那双眸子却如深冬的寒冰一样,冷的彻骨。

“我……”下意识的,离月有些瑟缩,但是眼睛仍旧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没办法,她颜控啊!

“滚!”轩辕夜宸压下满口的血腥,从牙缝中挤出一个似蕴含无尽风暴的字。

离月闻言却是眼眸微眯,原本痴迷的眸子染上了几分危险。

滚?这天下,还没有敢让她鬼医离月滚的人。

这男人,够胆!可惜,她偏生吃软不吃硬,越是这般,她便越是非他不可了!

这般想着,离月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笑容略显**。

“我就是不滚,你能奈我何?”

说着,离月的手还顺便在男人的胸膛上摸了一把,而后更是在男人冰冷的目光注视下凑了上去。

轩辕夜宸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丑女人,额间青筋暴起,喉间腥甜一点点加重,却根本无可奈何。

这种无力感让他几乎想要毁灭一切。

然而就在这时,他感觉手上脉搏被一双柔软的手给握住,一抹诧异自眸间划过。

离月屏息探脉,这算是她的职业反应,眼前男人一看就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如今该动手的时候却只动口,反常必有妖,她不可能不好奇。

只是不探不要紧,一探吓一跳。离月飞速从男人身上弹起,一屁股坐在地上,脑袋也清醒了几分。

顾不得屁股上的疼痛,离月展开意念,开始探查男人的身子。

果然,胸腔里有只虫!

除此之外,眼前男人还因为受什么力量的冲击而内伤严重,身上更是积聚着多种毒素。

可以说,他能够活着出现在她面前,是真的命够大了。

而且,当真是好险,若是自己真不管不顾将面前这男人当了解药,那必定会死的更快。

比起媚毒带来的难受,小命肯定更重要了。

只是……

既然里面的人不让她好好进去,想给她来个下马威,那她怎么能让她们失望呢?

要闹,动静自然就不能太小了,不然岂不是辜负了里头人的心意了?

就怕那闹大了的后果他们最后无人能够承受的住。

如此,她倒是有了几分期待了。

此时安临月的眼中闪过点点晶亮的光,这是有人要倒霉的节奏。

那侍卫被安临月打怕了,不敢不从,匆匆便朝着相府里面奔去。

而围观的人则是面面相觑,越发看不懂安临月了。

一个从乡下接回来的不受宠的小姐,一个贞洁都没有了的小姐,相府真的会派人出来接么?

这大小姐是不是有些太异想天开了?

相府花园,丞相安世民和夫人陈氏以及二女安云染坐在亭中喝茶,只是气氛却带着几分凝重。

昨日今日种种,相府算是被人看足了笑话,安相正为此动气。

而这时,一个猪头闯入三人视野。

见到来人,三人皆是被吓了一跳——只因那猪头脸太过骇人。

猪头侍卫被看的一脸无辜,欲哭无泪,却还是硬着头皮将安临月的话一字不落的传达。

“砰!”

安世民拍桌而起。

只是起身后,他便就没了下文,只瞧着他满脸通红,脸上肌肉不停抽动。

“爹爹,大姐不懂事,您莫要气坏了身子。”

安云染见此,以为安世民这是因为太过生气,连忙起身安抚,做足了好女儿的姿态。

而她也不愧是京中不少青年男子恋慕的对象,只见她一身月牙凤尾罗裙,轻纱摇曳,肌肤似雪,眉目如画,顾盼间都带着几分贵女的风范。

安世民听着女儿安抚的话,脸上肌肉又忍不住抽动几下。

他能说他这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手拍疼了么?

不动声色的将拍红的手藏入袖中,对着安云染,“她比你还要年长一岁,还能比你不懂事?”

安云染正要开口,安相却只做了个制止的手势。

“你不必多说。”话落,便要往外走。

“老爷,您这是要作何?难道真要出去不成?”

陈氏连忙起身。

陈氏虽三十出头的年纪,但岁月对她似格外照顾,成熟富有韵味的美颜看着便让人多了几分怜惜。

安相停下脚步,却并未说话。

陈氏见此,连忙道,“老爷,妾身这都是为您着想,如今月儿的事是越来越大,若老爷出去,岂不是……”

陈氏话并未说完,只余一脸担忧,但她话中的意思却已然传达。

昨日今日种种,皆成定局,若这番安相出面,只能成为笑柄。

若安相对安临月有父女之情便也罢了,可偏偏,安相对安临月,除了厌恶便无其他。

“本相的脸都要被她丢尽了。”安相愤愤。

陈氏拍了拍安相胸口,以示安抚,“再怎么说,月儿也是相爷的骨肉,相爷多担待些便是。”

如此柔声细语,若换往常,必然让安相怒火减去几分。

可不知为何,听了这话,安相脸色更加难看。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