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邪帝枭宠:神医狂后

邪帝枭宠:神医狂后

邪帝枭宠:神医狂后

来源:麦子云 作者:萌木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31 09:51:30

重生言情女频小说《邪帝枭宠:神医狂后》的主角是安诺萱萧翊等,由网络作家萌木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且陈婉柔那话里的意思竟然是因为孝服不合身?披麻戴孝乃是身为子女的本分,哪里能因为不合身就不穿不来灵堂?更别说还有安莹岚这个庶女在这里对比着,越发显得安诺萱没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陈家人凑过来插话道:“是啊,十二岁,也到了说亲的年纪了呢,唉,从我来了就没见这二丫头起来过,说起来,这大丫头也不知道去哪儿了,都这半天了,还没瞧见踪影呢!”

周围人都微微蹙眉,哪有亲娘死了不露面的道理?

且陈婉柔那话里的意思竟然是因为孝服不合身?

披麻戴孝乃是身为子女的本分,哪里能因为不合身就不穿不来灵堂?

更别说还有安莹岚这个庶女在这里对比着,越发显得安诺萱没良心不懂事了。

不孝,可是大罪呢!

安莹岚却起身道:“姐姐应该是太伤心难过了,才耍点小脾气,我去瞧瞧。”

众人齐齐摇头。

恰在此时,安诺萱衣衫不整,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让开,都让开!”

安莹岚眼皮一跳,那药还是她给王婆子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失效了?

陈婉柔也瞪向了王婆子,这就是办妥了?

王婆子心中惊骇,一脸不可置信,不可能,就算药效过了,长工也能压的住她,更别说,她还安排了人在院子里防备着啊!

怎么会跑出来?

安诺萱早就遭过一次算计,知晓王婆子的安排,哪里还会着道?

她和柳大将军学过很长时间的拳脚功夫,还在军中待过两年,领兵打仗,凯旋而归。

即使身体缩水了,体力也没有上辈子那么好,但家中奴仆依然不死她的对手。

更别说,安诺萱躲过了人手安排多的地方,从其他院子翻墙过来的!

“萱儿,你怎么这幅样子?快......”

陈婉柔反应很快,想要在安诺萱开口之前引导人们的思维,哪知道刚开口就被安诺萱给推开了。

“滚开!”

安诺萱挤开众人,看着那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棺材,眼眸一亮,只要有一丝希望,她都不愿放弃!

就算是个梦,也要救母亲出来!

“开棺!我娘没死!赶快帮我推开盖子!”安诺萱用力的掀着棺材盖,可太沉了,推了半天纹丝不动。

周围一片哗然。

陈婉柔更是心惊,难不成安诺萱知晓她们做的事情了?

不,不可能!

陈婉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对着下人们道:“小姐太伤心犯魔怔了,还不快把她拉走,别让夫人走不安生!”

她忍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把柳氏斗进了棺材,活活憋死她才能泄心头之恨!

眼看安平伯夫人之位就要到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棺材打开!

安莹岚也反应过来,走到安莹岚身边劝解道:“姐姐,我知道你很难过,但夫人已经死了,你这样,只会让她在天上难过......”

安莹岚话都没有说完,便被安诺萱一巴掌甩在了脸上。

啪!

声音格外响亮。

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

“少在这里假仁假义,给我滚开!”

安诺萱狠推了安莹岚一把,想到临死之前的事情,恨不得把安莹岚千刀万剐,可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

她看着身边的奴仆,吼着:“你们都是聋子吗?我说开棺!耽误了时间,你们都要陪葬!”

“你在胡闹什么!”

安诺萱心中发誓,这一世,要让所有欺她辱她负她之人付出代价!

“我哪里说错了吗?”安诺萱冷厉双眸环视了眼四周:“是庶出的身份不对?还是她应该替我道歉?”

“你......”安平伯手指着她:“孽子!”

陈婉柔走了过来,用手帕为安莹岚擦拭着脸上的泪痕:“萱儿,我知晓你看不上我这个姨娘,也一向不喜欢岚儿,但她真的是好意!”

“今儿是个什么日子?**,才刚咽气啊!”

“就算你误会我,也不应该这时候发作啊,还把夫人的遗体......”

“唉,姨娘给你道歉,就当是我做错了,你快把夫人给送回棺材里吧,见到阳光就不好了!”

陈婉柔的一番话,让周围宾客不约而同的皱眉。

大户人家妻妾嫡庶不合是常见的事情,不管真相如何,有一点陈婉柔说的没错,就算再不好,也不应该现在这么闹!

而且,柳氏都死了,还抬着棺材板做筏子......不孝两个大字,已经被刻在了安诺萱的头上。

一瞬间,所有人看着她的眼神都不对了。

“姨娘是在说我不孝吗?”安诺萱双眸直直的盯着陈婉柔。

“不,姨娘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就是见夫人尸骨未寒,不忍让她不得安宁啊,萱儿,就当姨娘求你了,你给宋大夫道个歉,咱们把夫人放回去,等埋葬了夫人,你想怎么惩罚我都成!”陈婉柔眸中含泪,泫然欲泣;

“嗤!”

安诺萱感受到周围人因为她这句话,再次变了的眼神,不由嗤笑一声:“说来说去还不是这个意思,不去做戏子,真是白瞎了你这么好的演技和口才!”

“安!诺!萱!”

安平伯气的瞪着眼睛,脸黑如锅底。

宋须名还不嫌乱似的,火上浇油道:“行了,我也不要什么道歉了,安平伯家的教养,哦不,是嫡女的教养,老夫也算是见识到了,伯爷啊,我们还是去圣上面前说理去吧!”

安平伯刚要低声下气的说好话,就见安诺萱直接抱起了柳氏,道:“行啦,正好,我也要问问圣上,害死诰命夫人要不要株族!”

“你......”宋须名气的白胡子都颤了起来:“你是执迷不悟认定我是凶手了?好好好!那我们现在就......”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安诺萱抱起来的柳氏,便睁开了眼睛。

没有焦距的眼神正对着宋须名。

到了嘴边的话瞬间被吓没了,宋须名腿一哆嗦,跌坐在了地上。

其他人也有见到这一幕的,全都被吓到了。

一时间,气氛诡异的寂静了下来。

“诈,诈尸了?!”

良久,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发出了声音,而后,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灵堂前就像是炸了锅一般,彻底乱了起来。

“有鬼啊!”

“天啊!诈尸了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