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夫人又背着你开马甲

夫人又背着你开马甲

夫人又背着你开马甲

来源:微小宝 作者:黛茜茜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1 09:50:55

《夫人又背着你开马甲》小说又名《二爷,夫人又背着你开马甲》故事讲述了唐洛龙玠之间的故事小说是由作者唐洛龙玠所编写的故事简介:“二爷,唐小姐是唐家的私生女,但有关她生母那边的消息,一直查不到,好像有人故意隐藏了。”费辛汇报着。龙玠没说话。也没再看那几张调查资料。他身形向后倚靠着沙发,随手拿了根烟放在嘴边,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金属火机。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唐洛往后退一步,身子向旁侧一斜,直接躲开了唐举的巴掌。

同时,她也极快的一脚踹向了唐举。

“**!”唐举没反应过来,唐洛顺势已经钳住他手腕,狠力往他身后一拧,卸掉唐举半身气力,也疼的他嗷嗷大叫。

“你们俩**是死人吗?给我上!还收拾不了一个小野种了!”

周围已经有不少疑惑的目光看了过来……

两个保镖拿钱办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朝唐洛冲了过来——

城市另一边。

CCZ的总裁室。

“二爷,新医药的文件我送附医大了。”秘书长崔倩倩敲门进来。

龙玠正在批文件,只轻嗯了声。

众所周知,人人皆唤龙玠为二爷,除了他本身能力强让人信服外,也因为龙家俩儿子,他大哥人称龙总,龙少,区分开就是二少,二爷了。

崔倩倩拿手机,找出几张照片递过去,“我路过校门口,看到唐洛在和几个陌生人打架。”

因为龙玠年轻,公司里对他仰慕的一些年纪较大的女下属,就常自诩为‘老母亲’崔倩倩就是领头的,对于突然出现就抢走二少夫人头衔的唐洛,她们满心怨妒!

甚至是义愤填膺!

她又说,“我知道不该**别人的,但好多人都在拍,她现在是二爷的未婚妻,不处处为你名誉着想,还四处惹是生非,影响太不好了!”

龙玠先批完最后一份文件,才抬眸好整以暇的看了崔倩倩一眼,让去把照片打印出来。

片刻后,他修长的手指捏着照片,深沉的目光落在上面的车牌,‘宁’字打头,是宁城的车。

费辛进来送咖啡时,龙玠将照片推给他,单手掐了掐眉心,“去查下。”

“好的,二爷。”

费辛第二天才送汇报查到的内容,而此时,唐洛在校门外也又遇到了那些人。

这次,唐举没出现,换了位年长的老者,“唐小姐,我们夫人要见你。”

唐洛深深地吸了口气,戴上鸭舌帽,跟着他们上了车。

十分钟后。

附近的某个包厢内。

唐洛坐在窗边,看着对面的中年女人,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唐洛,你还认识我吗?”

这女人叫盛畅,唐家太太。

唐洛有印象。

她从小和同龄人不同,过目不忘,记忆力极强,八岁以前自学完小初高所有课程,九岁拿着手术刀跟师父满世界行医。

所以,很多事,外婆瞒不住她。

盛畅手狠拍桌子,“唐举是你小哥,你怎么敢对他动手!”

唐洛冷冷的,清澈的眼眸深的如潭,带着阴鸷的光束涌动。

盛畅一想到唐举被这*种打伤,就恨不得手撕了唐洛,但想到此行目的,她又忍了忍,“我一直都是**明媒正娶的妻子,当年**非要做小三破坏我们婚姻……”

唐洛眉心一跳。

盛畅在她爸妈过世后,才打着老辈名头嫁进唐家,这也叫明媒正娶?

唐洛很想把这些摊开讲,但外婆不让她介入唐家事,她得听话。

盛畅用这套编造的谎言端着唐太太的架子,“不提这些了,我听说你和龙家的二爷订了婚……”

——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唐洛逆转手机屏幕,一句话落进对方眼中。

“龙家不是一般的家庭,国内多少豪门千金排着队巴望着龙家两位太子爷,虽然不知道你外婆使了什么手段,但你有什么能配得上二爷?”

是啊,唐洛有什么能配得上龙玠的?

除了一个聪明点的脑袋,和一双会手术的手外,她好像真没什么了。

唐洛点点头,又多看了盛畅一眼。

“你现在唯一有的,就是你还姓唐。”盛畅颐指气使的,劲头很高傲,“识点相,接下来你和二爷的事,都听我安排。”

唐洛冷笑,手机给她回了句——你说的对,但该识相的,不是我!

盛畅看着这话,一愣。

没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唐洛就个穷哑巴,也就那张脸能让男人新鲜两天,还不如乖乖听她安排,还能再二爷踹了她之前,为唐家多捞点好处!

看着唐洛要走出去。

盛畅笑了笑,很优雅的,“你外婆好像还在纣山吧?”

唐洛脚步一顿,侧身看向她。

那双幽深的眼里,没有盛畅料想中的惊恐和慌乱。

有的只是波澜不惊的深沉和冰冷。

唐家可是宁城首富,盛畅常年站在金字塔顶看人习惯了,得意扬扬的派头十足,“猜猜……你现在要是敢走出这道门,明天你外婆会发生什么?”

唐洛勾唇,虽然眼里还是冷的,但她反手就给了盛畅一个地址。

——拿地址去,我外婆在纣山等你!

唐洛重新戴上鸭舌帽,清冷的眼眸深看了对方一眼,眼中写满‘你在找死’四个字,扬长而去。

拿外婆要挟她?

真以为外婆身边几十个安保是吃干饭的?!连洛老太太都敢招惹,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另一边。

“二爷,唐小姐是唐家的私生女,但有关她生母那边的消息,一直查不到,好像有人故意隐藏了。”费辛汇报着。

龙玠没说话。

也没再看那几张调查资料。

他身形向后倚靠着沙发,随手拿了根烟放在嘴边,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金属火机,良久,随着点烟的动作,他只轻喃了句,“唐家,没怎么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