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在病娇大佬心尖纵个火

在病娇大佬心尖纵个火

在病娇大佬心尖纵个火

来源:微小宝 作者:陆将白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1 10:33:31

《在病娇大佬心尖纵个火》是作者陆将白所写的一本豪门甜宠新书故事讲述了江隽北乔南吱之间的故事小说试读:奶白色的烟雾缭绕在他指间,他的手指长而细,但细的并不娘气,指节突出,匀称而有恰到好处的骨感。看上去,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模。可他掌心,有明显的薄茧,不似常年久卧病榻之人手无缚鸡之力。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十分钟后,江渝南暴躁的想砸电脑。

忍不住爆粗口:“我去,这他妈是不是人啊。”

“怎么?”

江渝南追着对方的IP地址,快追疯球了,手指在键盘上一顿猛*作,“靠!这个爱无能少女的IP以一秒钟几千个地址的速度不停改变,邪门儿了!”

这摆明了,不想被人查到身份。

偏偏,江渝南追不上这个爱无能。

江隽北淡淡开腔:“你退步了。”

“……”江渝南感觉**了一刀,莫名的委屈。

江隽北从日式藤椅上不疾不徐的起身,走过来,摸到书桌边的烟盒,骨节分明的长指捏着烟盒,抖出一根烟,夹在修长的食指和中指之间,没点火,拿过江渝南几近报废的笔记本。

看着屏幕的对话框。

跳进来一条消息。

爱无能少女:“年轻人,少查人户口。你又不打算跟我结婚。”

江隽北矜贵冷峻的眉眼泛起一抹玩味邪肆的笑意,夹着烟的长指在笔记本键盘上敲了敲。

回了一句:“一回生,二回熟。熟了,你怎么知道你不想跟我结婚。”

电脑那边的乔南吱:靠,竟然被調戏了!

她怕暴露身份,直接切入正题,告诉那边蹦野迪的857靓仔:“一周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倒不是写程序要一周时间,而是她需要联系瑞士那边,开个银行账户,方便对方打钱。

这次,对方没那么纨绔,异常简洁的回了一个“1”,代表收到。

江隽北跟“爱无能”聊完后,将笔记本扔给江渝南,吩咐:“这个爱无能,继续盯着。”

“我肯定盯着,盯到她露出马脚来!”

江渝南恶狠狠的用手指比了比眼睛,目光扫到电脑屏幕上的聊天记录,惊了。

“三哥,你竟然用我的号聊騒!”

“你不怕他是个抠脚大汉啊!”

江隽北已经迈着长腿,充耳不闻的出了书房,出去抽烟。

……

融城八月傍晚的夕阳,红的烧灼着半边天。

水榭院内的荷花塘里,青蛙呱唧呱唧叫着。

乔南吱手里抱着一台黑色的笔记本电脑,从外归来。

江隽北颀长挺拔的身形,懒散的靠在石柱边,抽着烟。

奶白色的烟雾缭绕在他指间,他的手指长而细,但细的并不娘气,指节突出,匀称而有恰到好处的骨感。

看上去,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模。

可他掌心,有明显的薄茧,不似常年久卧病榻之人手无缚鸡之力。

乔南吱走到门口,闻到烟草味,眉心下意识的皱了皱。

看过去。

江隽北吐了口烟雾,捻灭烟蒂,扔在脚边,雾气缭绕后的俊美容颜,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她怀里的黑色笔记本:“出门买电脑了?”

乔南吱坦荡无比的“嗯”了一声,说:“开学念书用的。”

“你学什么专业的?”

“学建筑的。”

江隽北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她:“哦……画建筑图的。可这老款的笔记本,画图不会卡?”

乔南吱弯唇:“三爷财大气粗,要不买个新款电脑送我?”

江隽北一条长腿叠着,随意的靠在那儿,“财大不敢当。”

“气粗?”乔南吱下意识的问。

他看着她淡笑:“嗯,这是真的,器粗。”

笑的很邪,却又一本正经极了。

她微怔,目光陡然撞进他黑眸里,莫名觉得那幽邃视线,灼热一片。

……

嫁过来没几天,乔南吱接到了乔家别墅的电话。

孔娴说,乔卫国累病了,让乔南吱回家探望。

乔南吱刚到乔家,便发现家里聚集了一群亲戚。

孔娴迎着乔南吱往乔卫国卧室走,一脸焦虑的说:“南吱啊,这些天**爸忙着公司的事情,已经几天几夜没怎么合眼了,乔氏那边最近亏了不少钱,待会儿见了**爸,你可要听话别惹**爸生气了。”

等乔南吱到了乔卫国病床前。

乔卫国拉过乔南吱的手,握了握。

这动作让乔南吱微怔,挑了下眉头,乔卫国这是要跟她打感情牌?

“南吱啊,乔氏那边亏了一个大项目,资金亏损严重,我快愁死了,乔氏几百号员工等着发工资,我要是再拿不出钱来,乔氏恐怕就要宣布破产了……”

“爸的意思是?”

乔卫国见缝插针,立刻道:“哦,我的意思是,你**之前留给你的那笔遗产,能不能先借给爸应应急,等乔氏周转好了,爸就把那笔钱还给你,你看怎么样?”

哦,搞了半天是觊觎**给她那笔遗产。

又是装病又是演苦情戏码的,找了这么多亲戚来参加群演,兜了这么大一圈就为那几个子儿。

乔南吱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完全洗耳恭听的架势,静默不语。

来探望哥哥乔卫国的乔红雪,见风使舵:“南吱,当初我爸留给你百分之五十的遗产,本就不太合理,我们乔家人也就是好说话才没闹,现在只是让你拿出来借给乔氏度过难关,你不至于那么自私吧。”

呵,当初这小姑姑为了遗产的事,在**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还叫没闹?

最后**分了她百分之十的遗产,可人心不足蛇吞象,乔红雪摆明了跟乔卫国合起伙来想骗走她手里那百分之五十的遗产,然后瓜分。

乔卫国和孔娴互有深意的对视了一眼。

孔娴道:“南吱啊,你放心,那笔钱不会白借你的。”

口头先说借,等真的用在乔氏账面上,以后她拿什么理由要他们还钱?

都是一家人,以后提“还钱”二字,多伤感情。

乔南吱好奇的问:“孔姨,江家给的那两个亿的聘礼,还不够填补公司的窟窿吗?”

这……孔娴被问住了,脸色相当尴尬。

乔卫国虚弱的咳嗽着,气息不稳:“南吱,你这说的什么话,乔家养育你二十年,江家给的聘礼你还要来跟我们计较?”

乔珊珊跟着附和:“你也不看看是谁把你拉扯大的,我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你好意思么。”

一把屎一把尿……这年头吹牛是不用打草稿了?

乔南吱低着的眉眼不屑,嘲弄,她懒散的幽幽对众人道:“也不是不能借。”

见乔南吱松口,众人眼神一亮。

可下一瞬,乔南吱却说:“不过得打借条,走流程。看在咱们是‘一家人’的份上,借款利率可以比银行贷款低一个点,你们要同意的话,立刻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