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爱情曾来过

爱情曾来过

爱情曾来过

来源:麦子云 作者:沈书颜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1 10:42:22

主角是黎可可傅尧寒的言情小说《爱情曾来过》,是网络作者大大沈书颜的作品,全文主要讲述了:她本来,就是傅尧寒养的一只宠物。“我本来……本来想找份普通工作,现在比起来,傅先生介绍的工作要好很多。”“这么说黎小姐答应了?”白瑜笑道:“隔壁就是我的包厢,黎小姐咱们去隔壁,这里人多不好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黎可可抿了抿唇。

她将视线一点点从西南角方向收回来,慢慢地转过身,抬起头朝白瑜礼貌地笑了一下。“傅先生同意了,我怎么会不同意?我本来……”

她本来,就是傅尧寒养的一只宠物。

“我本来……本来想找份普通工作,现在比起来,傅先生介绍的工作要好很多。”

“这么说黎小姐答应了?”白瑜笑道:“隔壁就是我的包厢,黎小姐咱们去隔壁,这里人多不好说话。”

男人站起身,绕过碍眼的宫司霆,走到黎可可身旁便拉起她的手腕。

拉黎可可的那一刻,他感觉到女孩明显的排斥。本能反应挣扎了两秒,而后便顺从了。

白瑜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傅尧寒,而后看向黎可可的时候,笑意更浓了。

这两人有意思,不是明显的吵架了吗?

白瑜拉着黎可可往包厢外走,走了几步后,改换成搂着她的腰。生怕别人看不见,还特意掐了一下黎可可的腰。

令女孩无意识惊吓地叫了一声。

女孩受惊吓脚一软,便往身侧倾倒。白瑜顺势把人搂进怀里,收紧了手。

从背后看,那两人动作亲密,暧昧无比。

他两消失在包厢里,包厢彻底安静下来。这股安静,一直持续了几十秒钟。

傅尧寒朝身旁的名媛道了声:“不好意思。”起了身,去了阳台,才打破了这份安静。

宫司霆去到阳台,男人正靠在栏杆上抽烟。

烟圈背后,男人的脸显得不太真切。

“三年前得知那女人还有个女儿在福利院,你设计把她带回来。要将你母亲受的苦,还给她们母女。”

“养了她一年,把她一颗心养到你身上,那时候就能报复她。你说她那时年龄小,再过两年。”

“现在三年了,你准备开始报复她了?”

靠在栏杆上的男人没有说话。

宫司霆走上前,“白瑜那厮是什么人你清楚,他看中的女人就没有不上的。尧寒,你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傅尧寒掐灭了烟,掀开眼帘扫了他一眼。

抬脚离开了阳台,箭步离开了包厢。

林夜奇见傅尧寒和宫司霆一前一后从阳台出来,视线最后落在宫司霆身上,笑:“白瑜开玩笑太过火了,你要不跟着过去看看?尧寒好像神色不对。”

宫司霆睨了他一眼,“你还笑得出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实话,我挺想看傅尧寒吃瘪的样子。”林夜奇喝了口酒,“这么些年了,他没有过情场,自然就没有失意。商场更是风生水起,可谓是京城商人敬三分,政客礼遇三分。”

“他啊,就是日子过得太好了,老天派个女人下来弄他两回。”

**

A09包厢。

白瑜搂着黎可可进了包厢门,关门时特意留了一条门缝。

“黎小姐你跟着尧寒多久了?”

“三年多。”黎可可不习惯别人的触碰,人虽被白瑜搂在怀里,双手却本能地护在身前。

话音出口,都有点颤抖。

“三年了,蛮久的。我养的女人,差不多每个保质期都只有三个月。”他又接着说:“现在尧寒订婚了,我听说婚期应该就是下半年。你还打算跟着他么?若是被夏小姐发现,你会被针对的吧?”

被夏小姐发现。

她已经被夏如许发现了,且对方还发短信警告她。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傅尧寒已经厌倦了她,放她走只是时间的问题。也许不出半个月,那男人便会将她赶出梅园。

黎可可:“我不会再跟着他了。”

傅尧寒走到A09包厢门口,便听见女孩清脆的声音。她的声音好听,他那晚站在远处听她喊另一个男人名字的时候就听出来了。

但此刻听着,却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压抑感。

“……”

菜陆续上了桌。

对于她疏离客套的话,不知为什么,傅尧寒心里有些沉郁。她从开口说话到现在,从未喊过他的名字。

而那晚,她与那男人相处三天后回来的晚上,在林荫道路灯下,她喊了那男人的名字,温柔又动听。

傅尧寒将视线从女孩脸上收回来,微微蜷起袖子,戴上一次性手套,给她剥虾。

看起来脸上没有半分神情转变,“我不在京城,你可以让吴妈陪你逛街。天气冷,不要在外面到处走动。”

黎可可只是听着,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低着头吃饭,在他的交代下,轻轻点了点脑袋。

**

傅尧寒早上出门早。

黎可可送他出门,目送他车子离开梅园,才转身进了别墅。

梅园这栋别墅很美,中西结合的建筑,承载了她与傅尧寒三年的记忆。以前总觉得,一个人待在这里,坐在三楼榻榻米床等他回来的日子,也很好,每天充满期待。

此时此刻站在客厅一角,黎可可望着窗外。

今天早上,又开始飘雪了。

今年的京城,冬天很冷,雪下个不停。

偌大的别墅,安静得仿佛能结冰。里头的人,身子骨都是冷的。

“小姐,炖了汤,您喝点吗?”吴妈从后方走来,问了一句。

黎可可回过神。

侧身,视线轻飘飘地在吴妈脸上落了几秒钟。

墙上挂着一张不大不小的相框,是前年在加拿大雪地里拍的。

傅尧寒带她去滑雪。

黎可可看了过去,凝着照片里女孩的笑脸,“吴妈,我是不是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吴妈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便看见墙上那张照片。妇人笑道:“小姐跟以前一样。”

“是吗?”女孩微微垂了一下脑袋,声音很轻,轻得有些无力。“我还有些困,再去楼上睡一会儿。中午您做些粥,我喝了之后去医院看看我妈。”

“好的小姐。”

**

黎可可这一觉睡得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