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半生荒唐都是你

半生荒唐都是你

半生荒唐都是你

来源:麦子云 作者:相思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5-31 11:43:49

林溪、司东御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角《半生荒唐都是你》,是王牌小说家相思创作的一部短篇虐情小说,小说目前已完结。内容简介:在公司他避而不见,在别墅门卫将她拒之门外,她只能就这么傻傻地等着……听不到想要的答案,妈妈不会安心的!车子刹停,司东御降下车窗,那张冷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林溪眸中浮现一抹光芒,僵着腿拦到了路中央,声音嘶哑:“司先生,求你停止针对小镇的收购计划,那是我**命根和信念,也是我的家啊……”

她也记不清求了他多少次。

在公司他避而不见,在别墅门卫将她拒之门外,她只能就这么傻傻地等着……

听不到想要的答案,妈妈不会安心的!

车子刹停,司东御降下车窗,那张冷峻的轮廓映衬着黑色西装,显得愈发寒冽:“对你,我已经开出市价的双倍,林溪,你该知足了。”

他以为她来求他是为了钱么?

“司先生,房子被强行收购,我妈会撑不住的!”林溪扑通一声,朝着司东御跪了下来。

司东御敛起黑眸,口吻满是嘲弄,没有丝毫怜悯:“她的命是我救回来的,这四年已经是她额外赚的,再者,这个收购计划牵扯多方利益,你觉得我会因为你一句求饶而叫停?”

林溪闻言,心口一阵抽痛。

是啊,他是个公私分明的人,怎么可能因为她而放弃高达千亿的项目?

“开车。”司东御的眸光从她身上收回,漠然吩咐。

林溪的手被拨开,狼狈跌坐在地,小腹忽而传来一阵细密的坠痛,像有什么东西要往外涌……

瞧着车子启动,她又只能慌忙去拦。

可身体早就被冻得失去了知觉,才一站起来,双膝一曲又摔回地上。

她几乎是在湿漉漉的地面匍匐着爬到了车子前面,蜿蜒出曲折的一条痕迹。

她双眸通红,求饶的嗓子破了音,满脸哀戚:“司先生,我们再谈一下,你告诉我,要怎么样你才肯答应保住我家?”

那是她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家。

车内,司机王叔见林溪这般不要命地扒拉着保险杆,迟疑着看向司东御:“司先生,太……林小姐好像脸色很难看?”

“碾过去!”

司东御凝眸,他不信她有这个胆子!

王叔一怔,触及司东御那森冷的表情,只得再度踩下了油门。

林溪听到车身轰鸣,不可置信地睁圆了眸。

眼眶水雾弥漫,她心尖狠狠地颤抖着!

他……

连她的命,都这般轻视么!

吱——

王叔险险地*控着方向盘,擦着林溪的身体摆尾远去。

林溪在地上打了个滚,腹部疼痛加剧,猝然瑟缩成团,感觉有一股血浆争相恐后地从双腿间渗了出来,将她素色的长裤染上大片大片的血红……

她却像个机器人茫然窥向车子消失成一个黑点,喉间哽塞,连求救的力气都没有了。

渐渐地,好像脸上湿漉漉的。

她抬起眼帘,原来是下雪了。

漫天飞雪飘扬,稀稀落落盖过她的身子,手脚越来越冰,她全身痉挛着,苍白如纸,她以为她会就这样淹没在积雪中,恍惚间,却看到了赵婶的身影。

……

夜已经深了,江城糜烂的夜生活才刚刚拉开序幕。

某家私家医院,妇科手术台外的回廊上,一道高大的身影凭栏矗立,指尖夹着烟,却没有抽,而是来回碾磨着。

很快,手术灯灭了,一名同样伟岸颀长的白大褂医生走了出来:“我靠,老御你差点就玩成一尸两命了,还好送医院及时,要不然……”

“一尸两命?”司东御黑眸倏忽一沉,低哑的嗓音压抑着怒火:“她怀孕了?!”

周琛瞪眼:“……别说你看到那么大一摊血,不知道她有了孩子?”

司东御来得比

“林溪!”司东御从后擒住她的手腕,逼得她动弹不得:“你好大的胆子。”

林溪呼吸顿住,思绪翻飞,心脏像被什么东西**去,闷在心口钝痛:“我打掉孩子了,司先生,我们以后再也没有关系了!”

司东御攥着她手腕的力度猝然收紧:“你说什么?”

“不信是么?”林溪笑了,眸中带着不符年龄的沧桑,她掏出那张手术单,狠狠砸在了司东御的脸上:“这就是证据!就在刚才,我打掉了这个孩子,这个你觉得父不详的孩子!现在你满意了么?”

恰好一阵风飘过,那张手术单迎面贴在了司东御的俊彦之上,刚好遮住了他的表情。

司东御大掌将手术单拽下来,看了那单子几眼,似有些不可置信。

两秒之后,他猛地把这张菲薄的纸狠狠撕碎,碎屑被纷纷扬扬洒在空中……

在那一片飞屑中,司东御卡住林溪的脖颈,将她往车内塞,怒意更是汹涌:“有没有流掉,要我确定才作数!”

“我真的已经打掉了,你放开我……”两人视线交错,林溪拼命闪躲,可还是敌不过司东御的力气。

车子驶向私人医院,周琛早就守在一旁。

得知林溪从他的医院逃走,周琛心知有愧,正想说点什么,就听到司东御冰冷无情的命令:“带她去做检查,我要知道这个孩子还在不在!”

周琛一怔,什么意思?

难道孩子被打掉了?

“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那份手术单你明明亲眼看到了的!”林溪挣不脱护士的桎梏,被强行往检查室内拖。

司东御黑眸深沉,转身背对着她,阴鸷的五官轮廓浸染着一层寒霜……

林溪只能就这样被带进检查室。

周琛无奈地蹙了蹙眉:“林小姐,把衣服撩起来吧,我给你做个彩超。”

林溪睁大空洞无措的眼,紧紧凝望着周琛,开口时,嗓音干涩的像磨砂:“周医生,这个孩子他真的不在了,你就相信我这一次吧……”

……

十五分钟后,周琛从检查室内出来,司东御就站在对面的回廊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

窗台上,摆着一排整整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