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撒旦总裁替身妻

撒旦总裁替身妻

撒旦总裁替身妻

来源:麦子云 作者:语不休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1 11:50:15

《撒旦总裁替身妻》是作者语不休编写的长篇言情小说,主要围绕着主角姜一宁墨西爵之间的感情故事展开,内容简介:按着墨西爵的腿,姜一宁的视线不自觉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保险箱。墨氏的机密文件,与她只有一箱之隔,只要拿到这份文件,就可以扳倒墨家,不用再做别人的替身……姜一宁大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坐在他脚边的地板上,姜一宁就托着他的腿,轻轻的按压揉,捏。

其实他的腿部肌肉并没有萎缩,只要好好做复健,再次恢复行走并不困难。

但每次看墨西爵复健行走的时候,表情都非常痛苦,好像很痛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三年都还没站起来。

按着墨西爵的腿,姜一宁的视线不自觉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保险箱。

墨氏的机密文件,与她只有一箱之隔,只要拿到这份文件,就可以扳倒墨家,不用再做别人的替身……

姜一宁大脑一片混乱,忽然感觉喉咙一阵腥甜,猛的一咳,竟咳出一口血,喷在了地上。

她一怔,墨西爵在桌上批阅文件,没看见桌下的情形,只问:“怎么了?”

姜一宁赶忙用袖子把血迹擦干净:“没事,呛了一下。”

下一刻桌上就递下来了一杯水:“坐上来,歇一会。”

姜一宁心里五味杂陈,起身走了出去:“我去个洗手间。”

墨西爵低头看了看红木地板,并没发现什么异样。

姜一宁直接去了医院做检查,大夫举着她的X光片,告诉她,她的肝脏上有一大片阴影,是癌症晚期的时候,她一下子懵了。

正巧,顾延希的电话打了进来,她哽咽着接听:“宁宁,你现在方便出来吗,我有事要跟你说。”

“我就在XX医院旁边的咖啡馆,你直接过来就好。”

顾延希很快赶到,一见到姜一宁,他马上说:“宁宁,要抓紧了,顾家快要撑不住了。”

在顾延希来之前,姜一宁已经哭过一次了,她此刻眼睛红红的,满脸都是泪痕,手上还拿着医院的检查报告。

但顾延希全都视若无睹,依然在催着她为顾家偷文件。

“延希哥哥,我可不可以不做这件事了?我……”

“宁宁,你是不是爱上墨西爵了?”顾延希没等她把话说完,就直接打断了她,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愤怒,抓着她的肩膀摇晃:“姜一宁,墨西爵是差点把我们顾家害破产的凶手!你怎么能爱上他!你不可以爱上他你知不知道!你不能因为儿女私情不管顾家!顾家可是你把你从小养到大的地方啊!”

姜一宁被摇的头昏脑涨,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疼,她只能勉强点点头:“我知道了,我回去偷文件给你,我不会爱上他。”

第一次,姜一宁被这种无力感包围,她浑浑噩噩,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她甚至连大哭一场的地方都找不到,最终只能恍恍惚惚的回到墨家。

进墨家大门之前,她把检查报告全都撕碎,扔在了**桶里。

天已经黑了,墨西爵坐在轮椅上,在卧室里等着姜一宁。

“去哪了?”

“在外面喝了杯咖啡。”

“和谁?”

“……很重要吗?”

“是和顾延希是吧。”墨西爵把一叠资料丢在她脚前:“我原来还不知道,我的妻子,竟然对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有这么深的爱恋。”

墨西爵的声音平静且阴沉,仿佛是从底下爬山来的带有剧毒的藤蔓,一下子抓住了姜一宁的脚腕,直直的想要将她拖入无法呼吸的地底。

墨西爵的眼中带着她看不懂的愤怒,他转动轮椅瞬间就到了她眼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姜一宁,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乖一点,我会让你坐我的妻子,如果不乖,我会把你们整个顾家都拖下地狱!”

“不要……不要……”

墨西爵墨锋一般的眉头微微皱起:“说够了么?说够了就请回吧。”

“西爵……”

温茹汐还想继续说,却在对上墨西爵不容置疑的眼神时,乖乖闭上嘴,转身离去。

出门时,墨西爵又开口:“我说过,没事不要到我这来,别让我再重复这句话。”

温茹汐的背影一僵,迈开步子气鼓鼓的走了。

姜一宁还从方才墨西爵的维护中回不过来神,忽然感觉手上一凉,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墨西爵竟然在拉着她的手,一边小心的吹着她手背烫伤的红痕,一边给她涂药膏。

那认真的模样,晃了姜一宁的眼睛。

“谢……”

“以后这种事不管是谁让你做都不要再做了,你这么宝贝自己的皮肤,真的烫出疤,又该跟我哭鼻子……”

墨西爵的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

姜一宁也顿住了,她连谢谢两个字都还没说完,就被他的话狠狠的打回了现实。

她在顾家做各种各样的家务,她从来都不宝贝自己的皮肤,受了伤留了疤更是从来都没哭过鼻子。

所以,墨西爵下意识说的这些话,根本不是说给她的。

所以,方才墨西爵那些维护的话,也不是用来维护她的。

一切都是属于那个墨西爵喜欢的人的。

姜一宁差点忘了,她不是他名副其实的妻子,她只是另一个女人的替身,而已。

大概墨西爵也忽然意识到,姜一宁并不是那个女人,所以才没有把话说完吧。

姜一宁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猜,此刻他大概是心痛的吧。

所有的感情只能对一个替身倾诉,也是一种痛苦。

墨西爵沉默的给她涂好药膏,抬头的瞬间,对上姜一宁的眼神,眼中顿时燃起怒火。

他一把捏住了她的脸:“姜一宁,你在同情我!”

“我……我没有……”

“一个被家族抛弃的替身,有什么资格同情我?”

像是被揭开了伤疤,姜一宁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对,她只是个被顾家抛弃的人而已,她只是墨西爵的替身妻子而已。

墨西爵什么都有,只是没有爱的人。

她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个偷来的墨少***名分而已。

她有什么资格同情墨西爵呢,她该同情的,只有他自己。

见她不再说话,墨西爵烦躁的将她甩开,径自转动轮椅去了书房。

佣人叫姜一宁用午饭,她坐在餐桌边,食不知味的吃着东西,一顿饭下来,她连自己吃了什么都不知道。

浑浑噩噩的回到卧室,姜一宁还没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顾延希打来的。

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姜一宁犹豫了一瞬,还是接起了电话。

“延希哥哥。”

电话那头传来顾延希温润如玉的声音:“宁宁,在墨家还好吗?墨西爵有没有欺负你?”

姜一宁回头,看着还没来得及换下的白床单上那一抹暗红,迟疑了几秒,才说:“……没有。”

“那就好,宁宁,那份文件,一定要尽快拿到。墨西爵打压我们顾家,我们就拿走他的机密文件,让他也尝尝被人攥住命脉的滋味。宁宁,我们顾家就全靠你了,只要搞垮了墨家,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姜一宁看着手背上涂上药膏,已经不再疼痛的烫伤,好半天才终于嗯了一声。

“延希哥哥。”姜一宁忽然叫了顾延希一声,她在想,如果她告诉顾延希,墨西爵不是不能人道,他会不会当即就想办法把她接走?

但话到嘴边,她还是不敢问出口,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东西,她怕得到的答案,让她失望。

“宁宁,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没有了,你照顾好自己,还有顾叔叔。”

“好,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