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攻心

攻心

攻心

来源:麦子云 作者:招财进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1 11:57:52

《攻心》主角林辛言宗景灏等,由网络作者招财进宝倾情所著。书中主要讲述的是:但是她这个时候不能说,她的筹码太弱,激怒了林国安对她没好处。“准备一下,明天回去。”林国安一甩衣袖离开病房。“言言,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妈妈不允许你这么做。”庄子衿多少知道林辛言这么做的用意。林辛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林国安冷冷的瞧她一眼,“**没把你教养好,一点礼貌不懂”

林辛言很想说,你这个父亲就没责任吗?把她丢在这里就没管过。

但是她这个时候不能说,她的**太弱,激怒了林国安对她没好处。

“准备一下,明天回去。”林国安一甩衣袖离开病房。

“言言,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妈妈不允许你这么做。”庄子衿多少知道林辛言这么做的用意。

林辛言将饭盒放在床头的柜子上,边端出来边说,“我嫁的也不是外人,不是你朋友的儿子嘛。”

“她很早就去世了,对她儿子我一点也不了解,就算食言,我也要你嫁给你喜欢的人,而不是用婚姻去做**,那样,我宁愿一辈子呆在这里。”

喜欢的人?

就算以后遇到,她也没了资格。

她低着头,嫁给什么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夺回被人抢走的一切。

庄子衿没能说服林辛言改变心意,她们第二天便回了国。

林国安嫌弃她们母女,没让她们进林家的门,而是让她们在外面租房子住,等到结婚那天,林辛言回去就行。

刚好林辛言也不想回去,回去,妈妈就要面对那个破坏她婚姻的小三儿,与其不自在不如呆在这里。

清静。

庄子衿还是担忧,“言言,如果这是一门好婚姻,不会落在你头上的,即使我和宗太太曾经有——交情。”

林辛言不想和妈妈谈论这些,于是岔开话题,“妈,赶紧吃点东西。”

庄子衿叹气,很明显林辛言不愿意谈这件事,她跟着自己受苦,如今连婚姻都要牺牲。

林辛言手里拿着筷子,却没有一点胃口,直犯恶心。

“你不舒服吗?”庄子衿关心的问。

林辛言并不想让她担心,谎称说坐飞机坐的没胃口。

放下筷子便进了屋。

房门关上,她靠在了门板上,虽然她没怀过孕,但是她见过庄子衿怀孕时的样子,她就是恶心,吃不下饭。

而她此时就是这种症状。

距离那晚,一个多月了,她的例假迟了十来天——

她不敢继续往下想,那一夜已经很屈辱,不是为了妈妈和弟弟,她不会出卖自己。

她瑟瑟发抖……

“你怀孕了,六周。”

出了医院,林辛言脑海里还是医生的那句你怀孕了。

林辛言瞒着庄子衿来医院检查后,结果就是这样的,她心情很乱,不知道要怎么办,生下,还是打掉?

她的手不由的覆上小腹,虽然意外,甚至侮辱,她竟生出几分不舍。

有初为人母的那种喜悦,和期待。

她神情恍惚。

回到住处,林辛言把B超单装起来,才推开门。

然而,林国安也在,她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他来干什么?

林国安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似乎因为来没见到她,让他久等了,冷冷的道,“去换一件衣服。”

林辛言皱眉,“为什么?”

“既然要嫁进宗家,你和宗家那位大少爷总要见面的。”林国安上下打量她一眼,“你就要这么寒酸去见他吗?想丢我的脸?”

痛是什么感觉?

她以为出卖自己,弟弟死,已经让她痛到麻木。

可是听到林国安这般无情的话,心还是会痛,并没麻木。

他把自己和妈妈送到西方一个比较穷的国家,就没在管过她。

她从哪里来钱?

如果她有钱,弟弟怎么会因为耽搁治疗而死?

她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头。

林国安好似也想到这一点,神色略微尴尬,“走吧,宗家人该到了,不好让他们等着。”

“言言……”庄子衿担心,还是想劝说住林辛言,她已经失去了儿子,现在就想照顾好女儿,钱财只已经不重要。

并不想女儿再踏入林家,亦或者是宗家。

豪门复杂,而且还不知道那位宗家大少爷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她担忧。

“妈。”林辛言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让她安心。

“赶紧走。”林国安不耐催促着,怕林辛言变卦,还推了她一下。

林国安对她喜欢不起来,林辛言对这个父亲也没半点感情。

八年,所有的血脉亲情都消磨尽了。

林辛言的穿着实在太寒酸,见的又是宗家人,林国安带她去了一家高档的女装店,给她买一件像样的衣服。

进入店门,就有服务人员过来接

他眉目清冷,唇角挑起的弧度显得意味深长,“我出国办事,不小心伤了,这腿怕是不能下地行走,而且无法履行丈夫的职责——”

“我不介意。”林辛言立刻回答。

林国安答应她了,只要嫁进宗家就会归还妈**嫁妆,就算头天进门,第二天离婚,现在她也会要答应。

这会儿的时间消化,林辛言想明白了这里面所有的事情,明明他是可以站起来的,而来了林家却坐上了轮椅,应该是因为那个女人,并不想履行约定,想让林家先反悔这门婚事。

只是他没想到,林国安愿意牺牲她这个不受宠的女儿,来完约定。

宗景灏眯眼凝视她。

林辛言被他看的脊背发寒,内心苦涩,她何尝愿意嫁进宗家呢?

不答应,她怎么能回国,怎么能夺回失去的东西?

她扯着唇角,露出一抹笑,其中的苦与涩,只有她自己知晓,“我们是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你成什么样,我都应该嫁给你。”

宗景灏的目光又沉了两分,这个女人的嘴巴倒是很会说。

林国安也没听出什么不对劲,试探性的问,“这婚期——”

宗景灏的表情瞬息万变,最后归为平静,“当然按照约定,这是两家老早就定好的,怎么能毁约。”

林辛言垂下眼眸,敛下思绪,不敢去看他,很明显他也不满这门婚事。

现在答应,不过是碍于是约定。

“这样也好。”林国安心中欢喜,用一个并不出众的女儿,和宗家结为亲家,自然是好事。

虽说林家也有钱,但是和宗家一比,那简直是大巫见小巫,不,确切的说和宗家比,是鲨鱼和虾米。

根本不能在一起相提并论!

林国安弯着腰,低声道,“我已经让人准备了晚饭,留在这里吃过饭再走。”

宗景灏皱眉,他这种趋炎附势,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