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最恨不过爱一场

最恨不过爱一场

最恨不过爱一场

来源:麦子云 作者:九创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5-31 12:05:54

它的作者是九创写的一本现代虐恋小说,主角叫隋汐彤龙玺的小说是《最恨不过爱一场》,书中主要讲述了:唐慕哈一声,“你是在开玩笑?报出我唐慕的名号,难不成还有哪个女人会拒绝?”“对了,老爷子那头催我过去吃饭,你留在这儿,给我好好看着她,等她醒了,立马给我打电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这丫有病吧。

“我都让她做我女人了,这不就是最好的交待?”

莫衍无语了,“你怎么那么确定人家就一定会答应?”

唐慕哈一声,“你是在开玩笑?报出我唐慕的名号,难不成还有哪个女人会拒绝?”

“对了,老爷子那头催我过去吃饭,你留在这儿,给我好好看着她,等她醒了,立马给我打电话。”

人间难见贺少琛,唐家慕少成绝响。

没有女人会拒绝在A市大名鼎鼎的这两个人,也难怪唐慕有这种自信。

想到这儿,莫衍顿时收回了想劝的话,唐慕也没有什么要交代的,捞起西装就走人,在离开前,他还看了沈相宜一眼,不自觉的舔了舔薄唇。

多年好友,莫衍又怎么会不知道唐慕在想些什么,他简直想一竿子打过去,居然还想吻,这还是那个嫌女人唇脏的唐慕吗,他差点都要不认识了。

莫衍现在只希望眼不见为净。

可半个小时后,门铃声又响了起来。

“又有什么没带?”莫衍还以为是唐慕去而复返,想都没想就去开门,还不忘揶揄道,“放心吧,你的女人还在输液呢,等输完应该就醒了。”

“你说谁的女人?”

贺少琛站在门口,听到这句话,一张俊脸冷若冰霜。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遍了。

天知道他是忍着多大的怒气,让司机用了多快的速度才能赶到这儿!他毫不怀疑,如果让他再听到第三遍,他可能会直接**。

他不承认他在乎沈相宜,可沈相宜哪怕再卑鄙是他的人,没有谁能够染指!

“Boss,沈小姐睡在了沙发上。”身后的司机走上前,“往前十步的方向。”

“你是……”莫衍被这个略带眼熟男人的气势震住了,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贺少琛猛地推开,“滚开!”

明明看不见,贺少琛却健步如飞,修长的腿大步朝前走去,直到膝盖撞到了一个东西,他才停下来,俯身,触到了沈相宜温软的身体。

站在门口的莫衍,灵光忽然一闪,终于想起了这个男人是谁。

靠!

人间难见贺少琛,他是贺少琛!

这个女人不是唐慕随便从马路上捡来的吗?竟然会和贺少琛有关系!这得多小的概率啊!

莫衍震愕着,转头就看到贺少琛已经将沈相宜抱了起来,正压抑着滔天的怒意朝外走去,看都不看他一眼。

“你不能带走她!”莫衍追出去,“这是唐慕要的人!”

光是看唐慕刚刚那稀罕模样,他几乎都可以想象唐慕要是回来,得知这个女人丢了,会是怎样的表情。

非得把他剥皮抽筋不可。

“在他要之前,这首先是我的人。”贺少琛嗓音冷到了骨子里,“当然,如果唐少爷下定决心要和我贺少琛

夏月大吼,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她本来还以为这傻丫头这么久也该得到贺少琛的心了,可万万没想到,不仅没得到,还带来这么一个晴天噩耗。

怀了一个连丈夫都不敢告诉的孕,还带着一个患了绝症的身体,很快就要死掉!

“夏月,你别这样。”沈相宜扯了扯苍白的嘴角,“我本来也就不抱治好的希望了,你应该也知道,我的血型稀有,想要找到合适的骨髓基本上难于登天。”

“虽然我死了,这个孩子还能代替我活在这个世上,更何况,我已经签了眼角膜捐献协议,等我死后,还可以把眼角膜捐给他,让他恢复光明。”

“月月,别哭了,这是很好的事情。”她不想夏月为她担心。

“疯子!沈相宜,你简直就是个疯子!”夏月捂住嘴,泣不成声。

沈相宜从医院出来,没有直接回天之港,反而是去了商场。

她也没什么想买的,就是被怀孕的消息激动得太想释放了。

她觉得这孩子是老天在她死前送给她的离别礼物,没有人能够体会这种感觉,有一个生命在她的肚子里,是她的血脉,她和此生最爱的男人的血脉。

贺少琛和沈相宜的骨血杂糅在一起,于是才有了这样一个宝宝,是她这些年飞蛾扑火般爱情的结晶。

她一路摸着自己小腹,一路都止不住笑意。

太幸福了,怎么会有这么幸福的事情落到她头上。

沈相宜进了商场,花光所有的钱,给肚子里的宝宝买了很多衣服,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提了五六个购物袋。

正当她准备打车的时候,一辆超跑停在她面前。

“沈相宜,上车。”车上的男人邪气的摇下车窗。

“你是?”沈相宜看到这个陌生的男人愣了。

如果不是真实看到还不相信,这世上竟然还真有女人会把他唐慕给忘了。

“你不记得?上次你撞的就是我的车。”

“啊,是你。”沈相宜恍然大悟,刚要问他为什么在这儿,唐慕就已经解了安全带下车来,不由分说的将她手上的购物袋抢过来扔进后座,再将错愣着的她塞进副驾驶,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去哪儿?”

唐慕踩下油门,车子瞬间开出百米远。

“不用了,把我放到路边吧,我打车就好了。”沈相宜这才意识到他是想要送她。

“你提着这么多东西怎么打车?万一又像上次那样晕倒在路边怎么办?”唐慕笑得好看,“快说去哪儿,还是说……你又想去我那儿?”

“天之港。”可能是她的错觉,她竟然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暧昧,“那麻烦你了,把我送到天之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