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婚宠难戒:在三爷心头放肆撩火

婚宠难戒:在三爷心头放肆撩火

婚宠难戒:在三爷心头放肆撩火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万小烟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1 14:02:05

《婚宠难戒:在三爷心头放肆撩火》小说的作者是万小烟故事的主角是宋芊芊蒋沥南小说讲述了:收拾了张恒的顾彬连忙小跑着跟上:“南哥,南哥,你去哪?王市长他们已经到了,正等在包间里呢。”蒋沥南脚步不停:“推了。”“推?!”顾彬失声:“哥,那是市长,好不容易才空出行程。”蒋沥南突然顿步。顾彬差点一头撞他背上,连忙急急刹住。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宋芊芊头晕得厉害,眼前天旋地转,胸前的清凉却刺激得她浑身颤抖。

“啪——”

她急喘着,使尽了浑身力气一耳光甩出去。

张恒被打得措手不及,往旁边歪了两步。

还没站稳,宋芊芊惊惧恼怒的一脚就蹬了过来。

她眼前模糊,糊乱一脚踹出去,没想正中张恒双腿中间。

张恒大叫了声:“啊!”

宋芊芊心慌气短,顾不得多想,赶紧往门口撞。

摸到门柄,她心下一喜,扭开就往外冲。

门刚拉开一条缝,头发被人从后面拽住。

晕眩的脑子却因那痛清明了片刻。

“啊……唔!!”

宋芊芊痛得尖叫,声音才出口一半,嘴就被人死死捂住。

“砰!”

门被人再度甩上,迅速落锁。

走廊里。

甩门的巨响让一行正好路过的人侧目。

蒋沥南停下脚步,目光锁在紧闭的包间门。

刚才门缝里探出了一只手,虽然只有一瞬,但不妨碍他看清那手掌心的伤口。

同一只手,同一个位置,同样的形状的伤势,他昨天晚上才在某个闹腾整夜的女人手上看到过。

顾彬疑惑:“南哥,怎么了?”

包间隔音不错,里面仍有微不可察的呜咽声传出。

顾彬不屑地轻嗤了声,压低声音暧昧地道:“这家酒店是出了名的隔音好,很多男女为了寻求刺激就在里面乱来。”

蒋沥南剑眉微蹙,冷声吩咐:“踹门!”

顾彬愣了下,南哥可不是爱管闲事的人。

可见他脸色难看,他也不敢多问,抬腿就踹。

这酒店不光隔音好,门的质量也好。

力道不小的一脚踹过去。

“砰——”

门板发出了声沉闷声响,纹丝不动,反倒是顾彬的腿,被震得发麻。

“**!”

蒋沥南淡漠地吐出两字,毫无预兆地推开他,自己上。

算计过力道与角度的一脚蹬去。

“咔嚓!”

门板挣扎了下,“砰”一声,猛地弹开,撞向背后墙面的门吸,又大力反弹回来。

那声音听得人浑身颤抖。

包间里。

张恒脸色铁青,一脚踹到宋芊芊肚子上,将人踹翻在地。

他又欺上去,捏住她脖子将人从地上提起,抡起耳光就要扇。

房门就在这时被人踹开。

张恒眼神狠厉地朝门口瞪去。

在海城这个圈子里,没有几个人是不认识顾彬。

但两人向来没交集,张恒也不惧他:“少管闲事,滚出去!”

蒋沥南从进屋起,目光就一直在宋芊芊身上。

小女人被人卡住脖子呼吸困难,脸涨成了紫红色。

她浑身狼狈,衣襟半开,瓷白的香肩青红交错,有着被人暴力的痕迹。

蒋沥南冷眸骤然一缩,浑身低压的戾气腾腾铺开。

顾彬也发现了!

**,小嫂子!

他震住的时候,蒋沥南已经一个箭步上前,拽住张恒一推一甩。

“咚!”

张恒直接被甩飞,撞到墙上再滚下来。

脖子上的力量骤然消失,宋芊芊瞬间失力。

她却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晕眩加失焦,她冲着光影模糊的男人艰难破碎地吐出:“南哥,救……救我……”

在摔落下去前,一双结实有力的胳膊接住了她。

张恒哀嚎着从地上爬起:“你个不开眼的玩意儿敢多管闲事?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顾彬从蒋沥南的暴戾中回过神来,冷嗤一声:“你是哪个王八堆里的东西关我们什么事?”

顾家在海城的地位多少还是让张恒有所忌惮。

惊惧上来,他撑着地面往后挪。

顾彬一步步逼近,一脚将他再度踹趴在地,抬脚踩他脸上,咬着牙碾压:“我都不认识的人,有什么资格认识我南哥!”

张恒痛得嚎叫,毫无招架还手的余地……

蒋沥南冷沉着脸,脱下外套裹住宋芊芊,抱起人大步走出包间。

收拾了张恒的顾彬连忙小跑着跟上:“南哥,南哥,你去哪?王市长他们已经到了,正等在包间里呢。”

蒋沥南脚步不停:“推了。”

“推?!”顾彬失声:“哥,那是市长,好不容易才空出行程。”

蒋沥南突然顿步。

顾彬差点一头撞他背上,连忙急急刹住。

蒋沥南面色冷凝,冷眸中还盘绕着未消的戾气:“去查那人是谁,废了!!”

“好好!”

顾彬被他森寒的气息吓到,连连点头。

……

停车场。

因为今天有重要饭局,蒋沥南带了助理祝伟来兼司机。

祝伟看到他抱了人出来,连忙开门,自己迅速进了驾驶室。

从反光镜里飞快看了眼宋芊芊,利落启动车子,开了出去:“Boss,是去医院么?”

宋芊芊意识已经涣散,全凭本能撑着一口气才没昏过去。

惊惧让她身体呈条件反射地颤抖,苍白小手本能地紧揪着蒋沥南的白衬衣不放,把他衣服搅得皱成一团。

蒋沥南剑眉紧蹙,脸色难看得恨不能将她丢下车。

“回家!”

他咬牙吐出两字,又吩咐道:“让顾彬把昨天的护士长找来给她做个检查。”

“是!”

祝伟应。

看着老板怀里瑟瑟发抖的亲夫人,他一路加速再加速。

行驶到红绿灯路口时,前方突然窜出一辆闯红灯的车。

祝伟呼吸一窒,一脚急刹直接将车踩死。

后座的蒋沥南与宋芊芊被狠狠一抛。

蒋沥南反应快,一手撑在前座靠背上,稳住身形。

仰靠在他身边的宋芊芊就没那么幸运了,一头狠狠撞上前座后背装的显示屏上。

“砰!”

一声脆响。

“疼……”

宋芊芊痛泪花翻滚,额头上红肿一片,人也渐渐清明过来。

祝伟心惊胆颤地回头:“Boss,对不起……”

蒋沥南冷冷扫去一眼。

祝伟忙收回目光,回过头,小心翼翼继续开车。

无力感消退了不少,宋芊芊缓了口气,才坐回去靠好。

撞上蒋沥南嫌弃的眼神,理智瞬间回笼。

她迅速拢好衣服,忍着浑身疼痛,扬起漂亮的菱唇,笑嘻嘻道:“亲爱的,让你见笑了。亏得你来得及时,不然我就惨了。”

声音软绵绵的,没什么精神。

一张小脸白的跟鬼一样,还能笑出来!

蒋沥南面色冷肃:“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

“知道知道,时时刻刻记住的呢,是你蒋医生的老婆。”

蒋沥南脸色更冷:“知道还单独跟别的男人出去吃饭?”

“那不是工作需要么?”

宋芊芊小小的辩驳了句,软软的声音听得让人没脾气。

蒋沥南挑眉冷笑:“你真是海城第一名媛?你们这个圈子的名媛都像你一样,全是没脑子的花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