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落跑王妃要逆天

落跑王妃要逆天

落跑王妃要逆天

来源:麦子云 作者:潇湘妃子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31 14:01:08

小说主角是宁琬琰百里羲《落跑王妃要逆天》是一本非常不错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潇湘妃子,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她坐于床边,握住男人的手腕。“心厥!”她好看的黛眉紧紧凝起,扶男人躺好,男人那张英俊绝伦的脸呈现在她的面前,她惊讶的瞪大美眸。“百,百里羲,不会这么巧吧。”她起身想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她转身走出月亮门,然,下一秒她又折回来冲进了屋去。

她是医生,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虽遇险境,却不能见死不救。

进到寝殿中,男人倒在床上,银白色的袍子上沾染了鲜红的血,象极了妖冶的血色玫瑰。

她坐于床边,握住男人的手腕。

“心厥!”

她好看的黛眉紧紧凝起,扶男人躺好,男人那张英俊绝伦的脸呈现在她的面前,她惊讶的瞪大美眸。

“百,百里羲,不会这么巧吧。”

她起身想走,可是看着气若游丝的百里羲,她心中又在做着斗争。

救,她就走不了了,不救,他现在情况十分危急……。

她咬了咬牙,:“百里羲,希望我没救错人。”

她跳上床去,将百里羲身上的衣服扒开,露出他强壮完美的倒三角身材,而吸引她目光的却是百里羲胸前几道狰狞的伤疤,每一处都是致命伤,可见他多次九死一生,徘徊于鬼门关。

她拔下发髻上的金钗在床边烛火上划过,刺入男人手腕处的神门穴,手指轻轻捻针颤动……。

随之又在男人的内关穴,鸠尾穴及背后的至阳穴先后施针,半个时辰过去,男人还没有醒来,她解开男人的裤子,将金钗刺向了男人的下腹上的关元穴。

百里羲缓缓睁开眼睛,感觉到有人在摸他……,他抬头看到自己赤身裸体,宁琬琰正在摸着他小腹下方。

他明亮的晧眸立迸射着狠戾,一拳打向宁琬琰:“无耻**。”

宁琬琰被打飞出去,重重的撞在桌案上,桌上的东西乒呤乓啷砸落在她的身上。

“来人,来人……”

百里羲眸中尽是嗜杀之意,亦如狂暴的野兽瞪着痛苦的宁琬琰,狂声大吼。

凌风冲进来,看到地上的宁琬琰,他惊讶的说:“宁琬琰,你怎么在这?”

“蠢货,你们都在干什么?竟让这个**跑到本王的房间里来,将今日守卫的人统统丢去狼山喂狼。”百里羲怒吼。

“王爷,您息怒,属下刚去给您拿药,许是护卫换岗时被她偷偷溜进来了……”

“本王不想听这些废话,把她拉出去,乱棍打死。”百里羲吼道。

“是。”凌风惶然应声,急忙放下手中的药,走去抓宁琬琰。

宁琬琰看着怒意汹涌的百里羲,她的眸中充满了愤恨,咬牙切齿的说:“百,里,羲,我就不应该救你这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还不将这**带出去,给本王打死她。”百里羲恨恨的说。

宁琬琰被拉出去,按在刑凳上,护卫抡起木杖便打。

木杖一下下落在宁琬琰的身上,每一下都打得她皮开肉绽,痛得她目呲欲裂,俏丽的面容上青筋暴跳,紧咬着咬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充血的眸子噙着倔犟的泪,瞪着映在窗上那道身影。

护卫停下来,拖起浑身是血的宁琬琰向外走。

“百里羲,你给我等着,今日之痛,我必会让你十倍百倍还回来。”

凌风听着宁琬琰沙哑低沉的吼声,竟让他毛骨悚然。

宁琬琰被送回农舍,惊醒了睡得正香的小秋,她看着被侍卫拖进来浑身是血的宁琬琰,吓得瑟瑟发抖。

凌风将金疮药放在桌上,对一脸惊恐的小秋说:“好好照顾她。”说罢,转身走出屋子。

小秋看着血糊糊的宁琬琰,惶然无措,带着哭腔说:“王妃,刚不是在睡觉的吗?你何时出去……,还被打成这样?”

“别问了,快给我上药,我要疼死了。”宁琬琰颤抖着说。

“哦,哦,你忍一下,我去洗手,马上给你上药。”

小秋跑去洗了手,又急急跑回来,看到宁琬琰身后血肉模糊一片,她颤抖着手极小心的将烂成一条条的衣衫拿开,动作极轻的为她擦去血污,然后又小心翼翼的上药。

剧烈的痛让宁琬琰的额头上滴落豆大的汗珠,黛眉紧紧的拧成一团,她的眼中怒火熊熊。

她颤声说:“小秋,明天你去花园中帮我多采些月季花回来,越多越好。”

“哦,好的,天一亮我就去采。”小秋应声。

这一晚,她被剧痛折磨的无法入眠,小秋一直陪着她,照顾着她,也没再合过眼。

雅兰轩。

德太妃坐于软榻上,廖姝儿依在她的怀中,嘤嘤哭泣着。

“太妃娘娘,从那日回去我便食不知味,夜不能眠,我好想莹莹妹妹,您一定很难过,本来,姝儿想留下来陪您的,可是羲哥哥非让我随父亲回去,您那么疼姝儿,在您伤心难过时却没能侍奉您左右,姝儿愧对太妃娘**疼爱……”

德太妃噙泪的凤眸满是忧伤,轻拍着怀中哭泣的廖姝儿。

“莹莹走了,哀家这心象被刀割一样疼,整日象失了魂似的,你们两个小姐妹算是哀家看着长大的,莹莹她……,就这么走了,哀家……。”德太妃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廖姝儿抬头为德太妃拭着泪水,潋滟美眸中尽是悲苦,红唇轻颤,凄凄楚楚的样子,叫人我见犹怜。

“太妃娘娘,姝儿要来陪着您,姝儿想侍候照顾您一辈子。”

德太妃幽幽一声叹息:“你这傻孩子,哀家老了,活不了多久了,你还是豆蔻年华,还有大把好日子,不要虚度在我这老太婆身上。”

廖姝儿说:“太妃娘娘,您别这么说,您还风华正貌,姝儿想,想以后一直陪在您和羲哥哥的身边……”

“哀家明白你的心意,你与羲儿是哀家最看好的一双璧人,可现在羲儿已大婚了,你贵为丞相千金,会有很多王孙公子向你寻娶的,你一定会有好归宿的。”德太妃啜泣着说。

“太妃娘娘,姝儿此生,非羲哥哥不嫁,姝儿不在乎名分,姝儿爱羲哥哥。”廖姝儿盈泪恳求着说。

德太妃将她抱在怀中,叹息着说:“你可是丞相贵女,嫁于羲儿只以为侧妃,太委屈你了。”

“只要能留在羲哥哥身边,姝儿便不委屈,姝儿为羲哥哥做什么都行。”廖姝儿说。

德太妃盈泪笑说:“好孩子,你能为羲儿如此哀家很是感动,你放心,虽然你是侧妃,哀家会以隆重的正妃之礼迎娶你,让世人都知,你才是羲儿真正的正妻。”

“谢太妃娘娘,谢太妃娘娘……”

廖姝儿欣喜之极的拥着德太妃,潋滟美眸中泛起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