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喻先生的心尖宠

喻先生的心尖宠

喻先生的心尖宠

来源:麦子云 作者:熊孩子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1 14:10:49

主角叫阮诗诗喻以默的小说叫做《喻先生的心尖宠》,它的作者是熊孩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好像还没准备好,而且是不是有点强买强卖的意思?阮诗诗有点想打退堂鼓,一旁的杜越却走了过来,笑着唤道,“阮小姐。”“我,我没有带户口本。”阮诗诗慌张的为自己找个理由。毕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看到目的地,阮诗诗不敢相信的用力掐了自己的手臂,顿时疼的龇牙咧嘴。

这……这是不是太快了?

她好像还没准备好,而且是不是有点强买强卖的意思?

阮诗诗有点想打退堂鼓,一旁的杜越却走了过来,笑着唤道,“阮小姐。”

“我,我没有带户口本。”阮诗诗慌张的为自己找个理由。

毕竟,也没有听谁说,刚相亲就要领证的事啊!

杜越笑笑,领着阮诗诗往里走,“没关系。”

杜越的做法,让阮诗诗感觉到一丝骑虎难下,她回头看了眼还在车里的喻以默。

想到他刚才的神情,如果她现在跑了,喻以默是不是会杀了她?

于是,阮诗诗只好硬着头皮,跟着杜越进了民政局。

不到十分钟,阮诗诗从民政局出来了,手里多了一个红本本。

在阳光下格外的刺眼。

阮诗诗拍了拍脸,觉得还是跟做梦一样。

她竟然跟喻以默领证了,不用户口本,也不用和男主角一起出现,就这样把自己变成已婚妇女了?

她还是觉得这一切都不真实。

直到喻以默从车上走了下来,阮诗诗才回过神。

喻以默从杜越的手里接过结婚证,放进了自己西装内衬的口袋里。

然后,他抬眼看向阮诗诗说道,“我待会有个紧急会议,我让杜越先送你回去,晚点,我再去拜访岳父岳母。”

阮诗诗认命的点了点头。

见此,喻以默不再多说什么,只见他转身离开,走到路口处,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便离开了。

望着喻以默离开的身影,阮诗诗失了神,虽然这个事件有些离奇,但她何德何能,居然和喻以默,全江州城的男神领证了!

“夫人,请。”目送喻以默离开后,杜越为阮诗诗拉开了车门说道。

夫人?

阮诗诗被这个新称呼给拉回了神来,她窘迫又尬尴的看了眼杜越,点了点头,然后上车。

“夫人,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号码,日后你有什么需要,随时给我打电话。”杜越回过身,将自己的名片双手给阮诗诗递上。

杜越是喻以默贴身的高级特别助理,在职位上也很高,算是阮诗诗领导上面的领导了。

被他亲自递名片,阮诗诗有些紧张,双手接过,并下意识的说道,“谢谢,总,”管……

可话还没说完,阮诗诗意识到不对,便立马闭上了嘴。

杜总管这个称呼,是在公司内部,她们给杜越起的外号,喻以默如果是皇帝,那么杜特助便是总管了。

“夫人,您别跟我客气。”杜越恭敬客气的说道。

见杜越笑的如此官方亲民,阮诗诗咽了咽口水,什么话也没有说。

她只觉得这一天太梦幻了,尤其是相亲三个小时,她便把自己给嫁出去了。

现在想想,刚才的行为太冲动了,不

阮诗诗心虚的弱声说道,“那是我。”

“呵,你?有钱人会看上/你?”刘女士不屑的笑了下,“鸡配鸡,凤配龙,阮诗诗你照照镜子就知道自己配什么了。”

刘女士的不相信和无情的打压,让阮诗诗哑口无言。

刘女士和阮教授都是大学老师,阮诗诗也算是出生在书香世家。

关于给阮诗诗找对象一事,阮家秉持着门当户对就行,那些野鸡飞上枝头当凤凰的事情,他们从未想过。

也更不想发生在阮诗诗的身上,毕竟豪门夫人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阮诗诗也知道父母的想法,如果她告诉刘女士自己真的嫁入豪门,而且是豪门中的豪门,不知道刘女士会不会吓晕。

“对了,今天相亲的对象怎么样?”刘女士走了过来,在沙发上坐下,一副要审判阮诗诗的样子。

如今,刘女士退休在家,除了平日里跳跳广场舞,就是去医院当帮扶义工。

刘女士这次让阮诗诗相亲的对象,就是她在医院认识的李***孙子。

“妈,这人你是从哪儿认识的?”阮诗诗放下,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是李***孙子,听说三十岁了,还没有处过对象,一直忙工作,我看过照片,看着挺稳重的。”刘女士说道喻以默,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显然很满意。

阮诗诗咬着唇,注意着老母亲的表情,显然她根本就不知道喻以默真正的身份。

“问你话呢,人怎么样?”见阮诗诗开小差,刘女士一个白眼递了过去。

阮诗诗咬着唇点了点头,表面应付的说道,“人,人还不错。”

心里在酝酿着要不要一不小心领证的事情说出来。

“那就行,可以先试着处一下,毕竟日久见人心。”刘女士站了起来,往厨房走,准备把刚买回来的菜洗洗。

眼见刘女士快要走进了厨房,阮诗诗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拉着刘女士的衣角问道,“妈,爸呢?今晚回来吃饭吗?”

“嗯,回来,有什么事吗?”刘女士问道。

阮诗诗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最终小声说道,“那个,他晚上要来我们家吃饭。”

想着还是先将喻以默要来的事情说一下,至于结婚证的事情,还是等阮教授回来,这样她才能有庇护伞。

“他?”刘女士一开始没有明白,但一见女儿羞红的脸蛋,瞬间明白这个他指的是谁了。

“好啊!”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