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繁花倾尽与君逢

繁花倾尽与君逢

繁花倾尽与君逢

来源:麦子云 作者:万小烟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5-31 14:20:39

《繁花倾尽与君逢》 小说主角是灵汐青宸的小说叫,本小说的作者是万小烟创作的仙侠虐恋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那常年握仙器的手布满厚茧,落在灵汐细腻的肌肤上带着几分粗糙。他所碰之处,都带着针扎般的疼意。灵汐死死咬着舌头,一声不吭。千年来,这是青宸第一次对自己用强。他的温柔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痛到仿佛被活生生撕裂。

青宸也不好受,可他看着灵汐那怏怏漠然的样子就是怒气暴涨。

“说,让不让我碰?”青宸将手伸进她的宽松上衣中。

那常年握仙器的手布满厚茧,落在灵汐细腻的肌肤上带着几分粗糙。

他所碰之处,都带着针扎般的疼意。

灵汐死死咬着舌头,一声不吭。

千年来,这是青宸第一次对自己用强。

他的温柔和细致只会用在感兴趣的人事之上,而她,早已让他倒胃口。

这没有情感的相融,只是为了宣誓他对她的绝对**。

“怎么瘦了这么多?”青宸终是发现了异样。

那宽松衣裳内的身躯,他的大手能摸到每块骨骼的走向,几乎毫无肉感。

灵汐的眼神黯淡的就像笼了一层雾霾,里面只有绝望和哀伤。

青宸的心口突然紧缩成一团,他愣愣地举起手抚了抚她的眼睛。

他想确认,她眼底的心碎只是自己看到的错觉。

“乖,不闹了。”青宸将头埋在她的颈窝中,结束了这场床榻上的战役。

整理完后,青宸本想再多陪陪灵汐,玉芙的侍女却气喘吁吁地跑来,说是自家主子不小心摔了一跤。

“摔跤了找药仙,跟本帝君说干什么?”青宸冷声道。

“可是玉妃娘娘哭着想见您,她一哭肚子就疼得更厉害了……”侍女紧张兮兮地说着。

青宸看着灵汐:“灵儿……”

“你想去就去,别假惺惺问我。”灵汐哑声开口,嘴里溢着铁锈味。

青宸腾地站起身,那个善解人意的女人,怎么就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

他甩手离开,没有回头一次。

其他女人都是争先恐后地讨好他,他也没必要在她这里受这种气。

窗外飘雪横飞,屋子里的冷清又深了几分。

灵汐支撑着从床上起来,命小蝶拿水漱去嘴里的血腥。

她在床上足足躺了三日,腿心的涩疼才散去。

待雪融化,灵汐将星月宫的寒冰消散,免得宫人们走路摔跤。

她想起以前诛仙台旁的梅花都是在雪融之日绽放,便御风飞去。

自从天界花神仙陨,整个天宫已经很难见到花开了。

“殿下,诛仙台旁真的有梅花吗?”

忽的,灵汐听到了一阵娇柔的女声。

她闻声望去,小鸟依人的玉芙挽着青宸的手,正在诛仙台对岸慢步过来。

那两人也看到了梅树下坐着的灵汐,双方明显都愣了愣。

“玉儿见过姐姐。”玉芙微微挺了挺刚隆起的肚子,礼貌行了个礼。

正在这时,一阵疾风突然刮过,玉芙头上的玉簪突然一松,直直被风吹到了诛仙台青灰石阶上。

“我的簪子!”玉芙急忙叫道。

青宸看着灵汐那毫不搭理人的冷清样子,心底升起一股无名火。

他直接对着她吩咐:“你去捡一下。”

灵汐看着落在青灰石阶上的玉簪,和那日青宸送给自己的一模一样。

她突然就明白,玉芙在青宸眼中,已经不是随便玩玩的存在。

第一个千年,从艰苦到风光,是灵汐陪着青宸。

后面的千年乃至更长,该轮到玉芙了。

她从梅树下起身,轻甩水袖,朝诛仙台走去。

捡完这簪子,她的心也就彻底死了。

明媚的太阳光照在石阶上有些刺眼,灵汐刚走下台阶,便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晃动。

她身子一僵,清晰看到青灰石阶似机关般裂开了数道口子往下坠落。

“灵儿!别动!”身后传来青宸略显慌张的大喊。

灵汐装作没听到,弯

她终是承受不住,沉沉闭上了眼……

“灵儿!!”青宸将玄色腰带化成长鞭,便要往诛仙台里跳。

一旁的玉芙死死拉住他:“殿下,太危险了,您别去……”

“滚开!”青宸眼底猩红一片,将玉芙粗暴甩开,然后跳了下去!

玉芙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身侧的侍女眼疾手快扶住了自己。

她愤恨地看着诛仙台,眼眸几近扭曲……

星月宫。

寝殿摆了四个药炉,几个侍女不断往内添加仙草。

床上的灵汐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浑身止不住地哆嗦。

青宸不停给她渡着仙力,眼底透着无措又惶恐的光。

“痛……”灵汐的嘴唇就没停止过颤抖。

“灵儿,不痛,我在这……”青宸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轻微哽咽。

灵汐颤抖了一阵,又猛地发起高烧,星月宫上下急得手忙脚乱。

星月宫府的药仙也没了辙,提议要青宸直接将灵汐送去药神宫殿,找药神帮忙。

“我不要去药神宫殿……我不要去……”烧得两眼发花的灵汐执拗开口,她声音模糊不清,但意识还是很清醒的。

她不想让青宸知道,自己仙体受损严重,甚至时日不多。

“灵儿乖,你不想去我就在这里抱着你。”青宸做了退步,但还是使了眼色命人去请药神过来。

“宸哥哥。”灵汐忽的睁开了眼,脸蛋烧得红彤彤,嘴唇也是红艳得像滴血,“不是都说好了吗……这辈子有我就够了,你怎么就变了呢?”

宸哥哥这个称谓,是年少时灵汐对青宸的专属昵称。

只是近几年来,她再未唤过。

“你快好起来,宸哥哥只要你。”青宸吻着她的额头,心底却有了前所未有的空荡感。

灵汐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月,身子才渐渐好转。

青宸也坚定不移地陪了她一个月,亦如当初那般寸步不离。

灵汐有些晃神,青宸对自己这般上心,是出于真情,还是愧疚,她捉摸不透。

可最后这所剩无几的生命中,有他这样尽心的陪伴,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

胸口突然堵得慌,灵汐拿起手帕捂住嘴,轻声咳嗽。

枣红手帕还未移开,她便嗅到了血腥的味道。

自己的身子,是越来越糟糕了……

“怎么了?”青宸看到了她脸色的异常。

灵汐用手帕捂住嘴,微微摇头:“突然想吃食神做的云霜酿酒了。”

她不想让青宸看到自己的狼狈。

“我马上去。”青宸眼神泛亮,随即踩着军靴大步离开。

他一走,灵汐才松开沾血的帕子,嘴角还带着一丝血渍。

“给我多备些枣红色的手帕。”灵汐对着小蝶吩咐。

小蝶心疼自家主子的坚韧,却也没敢忤逆她的决定,一路小跑着去找布衣仙子。

直到傍晚,灵汐都没等到青宸送来云霜酿酒,更没等到小蝶带回枣红手帕。

她有些不安地在星月宫大门口踱步,心想要不要再派个侍女去布衣仙子那看看。

“轰隆”忽地一声雷鸣,响彻整个乾华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