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半世仙缘半思君

半世仙缘半思君

半世仙缘半思君

来源:麦子云 作者:小猪佩奇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31 14:24:00

完整版小说《半世仙缘半思君》由小猪佩奇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逸宸芸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芸汐缓缓摇头,她的仙器流星鞭伤到了雪棠,又被逸宸亲眼所见,就算她再多十张嘴都无法解释清楚“你最好祈祷雪棠不会有事,不然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说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整个过程,他完全没有转眸去看踉跄倒在一侧的芸汐。

一眼都没有。

“阿宸,我……”芸汐虚弱唤道,她已经撑不住了。

“芸汐殿下,你是嫌当初害雪鸢一家还不够惨吗?”逸宸走到门边,眼神嗜血地看着倒地的女人。

芸汐缓缓摇头,她的仙器流星鞭伤到了雪棠,又被逸宸亲眼所见,就算她再多十张嘴都无法解释清楚。

“你最好祈祷雪棠不会有事,不然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说完这句话,逸宸便抱着雪棠转身决绝离开。

芸汐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一呼一吸间都是撕裂般的痛楚。

逸宸,这一千年来,你哪怕有一秒让我好过吗?

她闭上眼,任由胸口鲜血的流逝……

昏昏沉沉。

再次醒来,芸汐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榻上,房间里萦绕着浓郁的药香味。

她抬手在拂过胸口,剑伤的疤痕已经荡然无存。

只有药仙的神药才能迅速治愈仙器带来的伤痕,但那神药极其难炼,百年才能炼制一颗。

又是谁为自己去求的药呢?

芸汐恍了神。

“嘎吱”房门被人推开,一身寒气的逸宸走了进来。

他眼眶中布满了红血丝,像是许久没有休息好。

“为什么要伤雪棠?”他站在床边,开口便是质问。

芸汐艰难坐起来,面色依旧苍白。

“不是的,我没有……”她努力想解释当时的情况,但逸宸却没有给她机会。

“够了!又是狡辩!你杀了雪鸢让我痛苦近千年,现在又要至雪棠于死地,你的心怎么这么狠!”逸宸眸中蒙着寒霜,尖锐的语气仿若冰渣。

芸汐眼底满是苦涩,她痛苦地蜷了蜷手指,近乎哀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阿宸,求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伤她,就这一次,你信我好不好?”

看着这个满脸是泪的女人,逸宸心头蒙上了一层异样的感受,像是朝着胸膛里伸进去了一只手,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

逸宸身体一僵,猛地想起还在病床上躺着的雪棠,立即恢复了往常的厌恶神情。

“你去死,我就相信你。”他冷冷说完,便甩袖离开。

芸汐眼中薄弱的期盼变成绝望,直至最后,她的神情变得破碎空洞。

痛,是真痛啊!

就像仙根被人活生生剥离出来,再一点点扯断撕裂——

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逸宸,你真的恨不得我去死吗……

另一边,逸宸刚给雪棠疗完伤,便听到侍女小青在门外慌张叫喊。

“太子,不好了!太子妃一个人去弑仙台了!”

逸宸一震,她去处决死囚之地作甚?

心头莫名慌张,他挣扎片刻,命人照顾好昏迷中的雪棠,随即御剑飞去。

弑仙台。

阴气弥漫,寸草不生,四周皆荒芜。

一身素袍的芸汐站在深不见底的弑仙台边缘,清瘦的身子摇摇欲坠。

“芸汐,你跑这里做戏给谁看?”逸宸吼道。

听得那个男人的声音,芸汐缓缓转身,苍白的脸上透着迷茫。

“不是你……”约我来此地的吗?

芸汐话还没说完,腰间便感觉到一股重力将她

逸宸抱着芸汐回凌霄阁,天帝已经带着药仙前来替他们疗伤。

逸宸有仙术护体入弑仙台,伤势不重。

但芸汐是活生生的仙体坠落,整个人已经气若游丝。

整整救了三天三夜,芸汐才脱离危险。

她睁开眼,眼前的一切让她恍惚。

“孩子,醒了?好点没……”耳畔传来帝后焦急的关切声。

芸汐转了转眸子,涣散的眼神终于聚焦。

“母后……”她沙哑出声,嗓子异常难受。

帝后眼眶泛红,连连点头:“没事就好,以后别再做傻事了……”

一侧的帝君拂袖过来,看着芸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简直是胡闹!当初就不该让你去三生石上乱划,也不该让你们在一起,现在为了点儿女私情就要跳弑仙台!要是逸宸那小子没拉住你,你知不知道你会魂飞魄散?!”帝君低吼道。

芸汐闭上眼,不敢让父母看到自己眼中的苦涩和痛楚。

帝后连忙拉住帝君的衣袖,示意他别再往下说:“汐儿刚醒来,你就不能往后再教育她?”

帝君却没想停歇,依旧气得胡须都在抖动。

“如果你还这样胡作非为,我就命人去魇池三生石上,将你们的名字划掉,让你们姻缘断裂,永世不得相见!”

帝后面色大变,慌忙站起来拖着帝君往外走。

“要你别再说了,瞧你把孩子吓成什么样……”帝后瞪了帝君一眼,又温和转眸看向芸汐,“乖汐儿,你好生休息,过些日子母后再来看你。”

说罢,她便拽着帝君离开。

隔着门板,芸汐隐约听见母后对父君的抱怨,还有父君那怒其不争的叹气声。

她睫毛颤了颤,几滴泪水淌了下来,隐入发际。

“你的目的达到了,满意吗?”身侧传来逸宸的声音。

芸汐睁开眼,不知他何时进了房间。

逸宸银白袍子上渗着血迹,从血渍位置看,似是遭受了鞭刑。

“你……受伤了?”芸汐干涩的嗓音有些刺耳。

“不要你假好心!要不是你去跳弑仙台,天帝又怎会罚我!”逸宸愤恨看着她,语气里满是厌恶。

那尖锐的语气,让芸汐心底的酸涩又重了几分。

“不是我自己跳下去的,是有人推了我一把……”她看得真切。

“当时弑仙台就只有你我二人,难不成是我推的你?芸汐,我没你卑鄙,用那么阴险的手段**!”逸宸的话,一字一字像刀刃般割向床榻上虚弱的女人。

不等她回应,逸宸便甩手离去,一刻都不想久留。

芸汐坐在床上,酸楚的眼泪夺眶而出。

悲哀与伤疼蔓延了全身,一种无以言语的苍凉让她近乎窒息。

“为什么你就是不愿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