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半生爱恨成利刃

半生爱恨成利刃

半生爱恨成利刃

来源:麦子云 作者:正当时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5-31 14:27:42

本小说的作者是正当时创作的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主角叫时薇严世渊的小说叫《半生爱恨成利刃》,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心头一顿:“你什么意思?”“哦!原来你还不知道啊!你爸爸贪污公款,已经开过一次庭了,法院初步判定,有期徒刑三十年,下周二次开庭,结果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时伯父他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那雪眼底掠过一丝恨意,昨天晚上,她狼狈成那样,可此刻,她又是一副傲然从容的模样。

那些强加在她身上的侮辱和打击,反而让她更加坚强,骄傲。

她起身,挡在了她的面前:“时薇,你与其在这里和我做无谓的斗争,还不如想想**爸。”

她心头一顿:“你什么意思?”

“哦!原来你还不知道啊!**爸贪污公款,已经开过一次庭了,法院初步判定,有期徒刑三十年,下周二次开庭,结果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

“时伯父他今年已经五十五岁了,三十年有期徒刑,他进去了,这辈子还出得来吗?和无期徒刑又有什么分别?”

她如遭雷击。

“砰!”手中的水杯落地,摔得粉碎。

整个人像被抽空了似的。

“啊?原来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啊!”

“真是没想到啊,你和**关系那么好,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一点都不知情。”

“时薇,你这个从小出了名的孝女,不会也是装出来的吧。”

“**死得早,**那么疼你,为了弥补你缺失的母爱,他……”

时薇突然撒腿跑出了门,跌跌撞撞地上了一辆车,开着车离开了。

那雪站在门口,看着冲撞而去的车子,嘴角浮起一抹得逞的微笑。

时薇开着车,直往严氏大厦去,边开车,边上网查关于严氏集团的新闻。

她的父亲时明辉是严氏的财务总监,已经在严氏工作了三十年,和严父是至交。

所以,她小的时候,才有机会和严世渊认识,几乎是在严家、在他的宠爱下长大的。

网上通篇都是严氏财务总监时明辉挪用公款的新闻,和那雪说的一样。

“哐当!”她的手机掉落,方向盘打滑,车子差点往路边撞了出去。

她一路赶超、闯红灯,以最快的速度到了严氏大厦,像疯了似的,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冲进了严世渊的办公室。

他抬眸一她,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你们先出去。”

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和客户,都出了办公室,将门关上。

时薇这才上前去,放下了所有的傲气和自尊,低三下四道:“严世渊,我爸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是知道的,他不会挪用公款,求你再好好查查。”

他起身,走近她,俯瞰下来,眉宇中翻腾着怒火:“你是说我冤枉了你父亲?”

她只到他胸膛高,仰头看着他,被他强大的气场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爸不是那样的人……”她的声音哽咽,纤长的睫羽上挂着泪珠:“他为严氏工作了三十年,没有任何污点,你知道他不会做那样的事的,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领头的悍妇说着,掰开她的嘴,将一大把刀片喂到了她的口中。

“唔唔唔……”她压着喉咙,咬着牙,不肯将刀片咽下去。

很快,她的嘴巴就被捂紧,被迫将整把的刀片咽了下去。

喉咙被划破,鲜血直往嘴巴里涌去,不一会儿,大量的鲜血就染红了她的下巴,浸湿了她的衣襟。

几人立刻放开她,消失而去。

“哐当!”她从马桶上栽下来,倒在地上,气管呼吸,整个脖子都抽搐起来。

孩子——

她双手摸上小腹,死死地捂住了小腹,像似紧紧地抓着这个还未成形的胎儿。

疼——

撕心裂肺的疼,让她仅存的一点意识格外地清醒。

孩子——

谁来救救我的孩子?

她艰难地翻过身,一手紧捂着小腹,一手支撑着,往外爬去。

身后,她爬过地方,一片片鲜血。

她爬出房间,爬进走廊,有人看到她,吓得尖叫:“快来人啊,有人吞刀片自杀了!”

尖叫声惊动了整个**。

狱警赶来,见她还有一口气,叫了救护车。

她意识到自己被抬上救护车,艰难地张口,一口气断绝了,晕厥了过去。

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严世渊,如果有来世,愿我们不相见,不相识。

外面的世界,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十天前,严氏向法院提交了大量贺延礼的经济犯罪证据,贺延礼被逮捕,关押在北城。

罪证确凿,入狱,就是这一两天的事。

严家花园,夜深人静。

严世渊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沉默得仿佛和整座别墅融合成一体,浑身散发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孤独。

曾经,时薇在家里的时候,他每次回来,虽然和她都是吵吵闹闹,不欢而散,可却有一种家的感觉。

可现在,这里只是一座冰冷而奢华的建筑。

他脑海里,也全是她在**里的模样。

一种强烈的痛苦撕裂着他的神经。

“砰!”

一声巨响,一辆车子撞开了大门,横冲直撞地开了进来。

“夫人,您,您来了……”

外面响起一阵嘈杂声。

他一抬眸,门就被推开,母亲陆素华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带进一阵夜风。

“妈,你怎么来了?”他的声音有些沉,整个人透着沉沉的疲惫。

严母和严父是政z治联姻,他们的关系并不好,所以她对这个儿子也非常冷淡,很少关心他。

他和时薇结婚后,搬到这里来住,三年来,她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严夫人根本不理会他,而是直接冲到了他的面前:“我要你撤销对贺延礼的指控,恢复贺氏的名誉,送他回南城!”

他神色一震,一脸不敢置信:“为什么?”

他的母亲,从不管外界的事,现在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看着儿子,身上的骄傲和气焰顿时尽散,双膝一折,跪了下来:“世渊,这辈子,妈从未对你提出过什么要求,这件事,你就答应妈吧,儿子!”

严世渊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