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农门娇长媳

农门娇长媳

农门娇长媳

来源:麦子云 作者:月荼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31 14:35:52

网络作者月荼又出新作品啦!无弹窗版本言情小说《农门娇长媳》,收获了众多的粉丝的支持,而此文也是以卫谚凌霄为主要代表人物的,小说精彩故事内容:凌霄被抬上床后,看到了原主的倒霉婆婆,和倒霉相公。倒霉婆婆只是衣服上有些脏乱而已,只是那倒霉相公就惨烈了。鼻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既然她的灵魂都已经穿越到这儿了,那么在井坑里的她一定是死了。也不知道,同事能不能在井坑里找到她的遗体,她爸妈会不会受得住她死了的打击。

“初柳,你别吓娘,你说话啊!”刘氏见只女儿,双眼无神的看着自己,心中便十分不安。

“娘,你说我小妹该不是傻了吧?”林家四郎林冬生,看着自家面无表情的,眼神呆滞的小妹说道。

凌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扯了扯嘴角,看着原主的四个哥哥,和双亲道:“我、我没事儿了。”

她承接了原主的记忆,知道原主的父兄是什么样的人。若是她真傻了,他们还不得把原主那倒霉相公给打残废了。

“没事、没事就好。来,你们几个,快把**妹抬到床上去。”刘氏放了心,让自己的几个儿子,把凌霄抬上床。

“好……”

林春生和林夏生合力将凌霄抬上了床,看到二人那吃力的样,凌霄忍不住捂脸。想她以前的身体,是何等的矫健,何等的匀称。如今,她却变成了一个上床,都要两个男人抬的人了。她目测,这林初柳的身体,至少有两百斤重。要说,这林家也不富裕,因为孩子多,这日子也是过得紧巴巴的。能把林初柳吃成这样,也不是一见容易的事情啊!

凌霄被抬上床后,看到了原主的倒霉婆婆,和倒霉相公。倒霉婆婆只是衣服上有些脏乱而已,只是那倒霉相公就惨烈了。鼻青脸肿的,衣服凌乱不堪,完全不似原主记忆中的,俊秀爽朗,清风霁月。看来这原主的父兄,已经找他们算过账了。

“不是说这人没得救,让准备后事了吗?这人怎么又好端端的醒了?林家的,你们该不会是想找理由欺负卫家母子,找了个庸医,故意那么说的吧!”陈氏狐疑的看着林家人说道。

他们林家人找来的郎中,说让准备后事。如今这人醒了,还说自己没事儿,这定是林家人想欺负人,和那郎中串通好的。

卫谚冷冷的看着林家人,在他的眼中,林家人就是横行霸道,蛮不讲理的无耻之徒。为了找借口羞辱欺负他们母子,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是做得出来的。

刘氏转过头,伸着三根手指道:“我刘月娘对天发誓,我林家人若串通了郎中,说我女儿没得救了,借机欺负卫家母子,便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她虽然气这卫谚伤了自己的女儿,但是,却也不会咒自己的女儿死。

冯氏也有些怀疑,但是见刘氏发这么毒的誓,便不再怀疑了。

她小声道:“许是那郎中弄错了,儿媳妇儿无事便好。”

虽然她不喜欢这儿媳妇儿,但是这儿媳妇儿没事儿,终归是好事,亲家也不会再打谚儿,要他偿命。

“咳咳……”里长咳了两声,看着众人道:“既然这人没事儿了,林家的你们也就别闹了。虽然卫谚伤了你们家丫头,但是那也是因为你们家丫头打骂婆婆。而且,你们也把人打了,依我看这事儿便到此为止吧!再闹下去,两家都不好看。”

卫谚没有说话,冯氏和林家人都点了点头,听了里长的话。

林家人留了一串钱,说是给林初柳补身子用便没有一丝愧疚的离开了。走的时候,还给凌霄说,若是冯氏和卫谚待她不好,便跟他们说,他们来收拾她们。

林家人一走,卫谚便把林家人留下的一串钱丢进了臭水沟里。隔壁陈氏家的小虎,把钱捡了起来,洗了洗又给送了回来,交给了冯氏。

冯氏便拿着钱,带着卫谚去村尾的陈郎中家看了伤上了药。

凌霄躺在床上,看着茅草房顶,心情无比的沉重。她一个五讲四美的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大好青年。老天爷为何就要这么对她,让她穿越到这么一个贫穷落后的封建社会来啊!这分明就是在折磨她啊!

从原主的记忆中,她得知,这是一个历史上没有存在过得朝代。这个国家叫做白虎国,她现在在的地方叫做无银村。这里为什么会叫做无银村呢!大概是因为太穷,没有银子的缘故。

“我可不敢吃,指不定这恶妇在疙瘩汤里下了药呢!”卫谚顶着一脸青紫,阴阳怪气的说道。下药这种事情,她林初柳也不是做不出来的。

“你……”凌霄本想发作,但是,想想这原主以前是如何对母子二人的,便忍住了。若是换了她是卫谚,遇到林初柳那样的媳妇儿,她不知道打了她多少回了。

“这话怎么说的,初柳怎么会在汤里下药呢!好了,快些坐下来吃吧!这可是咱们家最细致的一顿饭了。”货真价实的疙瘩汤呢!可不是细致吗?在这无银村,可没有哪家能做白面疙瘩汤吃,大多都会掺些杂面儿。

冯氏拉着卫谚往凳子上坐,看到满满的三碗疙瘩汤和上面的一层油花。他拨开自家娘亲的手,疾步进了厨房。他先是打开了装面粉的小陶缸,只见里面空空如也。又看了看装着素油的小陶罐,只见原本还剩半罐儿的素油,如今不过还剩下三分之一不到。平日里那么多素油和那么多面粉,他们都可以吃上半个月,今日却被那好吃懒做的恶妇,一顿给吃完了。

卫谚心中本来就因为林家今日闹的那一出心中有气,如今,更是气上加气。直接冲出了厨房,走到堂屋,看着桌上三碗冒着热气的疙瘩汤,只觉得怒火中烧。

“哼……”他双手一挥,将桌上的三碗疙瘩汤,全扫在了地上。指着凌霄的鼻子便骂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够吃半个月的素油和面粉,被你一顿用了个干净,后半个月的日子你让我们如何过?”若不是因为林初柳这个好吃懒做的恶妇,他和娘亲的日子,又怎么会过成这样?没娶这林初柳之前,他们家中还有些存银。隔个几天,还能吃上一顿白面馒头。十天半个月,还能买上半斤猪肉开开荤。如今,存银没了,别说是买猪肉了,他们顿顿都只能吃,掺了少许面粉的玉米饼子,和放了两滴素油煮的白菜。因为,林初柳那个吃货,一顿就要吃他和他娘加起来的两倍。

卫谚以前从不会如此凶的骂人,但是自从娶了林初柳,他的所有涵养便离家出走了。

“谚儿你这是做什么?”冯氏看到被扫到地上的疙瘩汤,一阵心疼。虽然这初柳用了所有的面粉,和许多素油是有些过分,但是也不能如此浪费了啊!

“你……”凌霄看着自己的心血被卫谚扫到了地上,心中又气,又委屈。她以前在家中,都是这么做疙瘩汤的,谁知道,那面粉和素油是他们家要吃半个月的。就算是她大手大脚了,他也不能这样做啊!亏她还好心做了三碗,早知如此,她就不做他们的了。

凌霄红了眼,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才穿到这个林初柳身上,受着她不该受的气。

“我赔给你便是。”凌霄红着眼,咬着牙说完。瞪了卫谚一眼,跑了出去。

“儿媳妇儿……”

冯氏在身后的唤她,凌霄权当听不见,她***委屈了,得找个地方调节心情。她在跑的时候,感受到全身上下的没一块肥肉都在颤抖,她忽然又觉得好想哭。

因为天已经开始黑了,村里的人都回家吃晚饭去了,所以凌霄也没遇到什么人。纵使遇到了什么人,人家瞧见她了,都连忙绕到一边,躲得远远的。

凌霄凭借着原主的记忆,走到了村口的老榕树下。她坐在榕树下,看着绵延向远方的小路。只要从这条小路一直往前走,便能离开这个地方。那卫家母子都不喜欢她,不,不应该用喜欢两个字,他们是赤果果的讨厌她。村民对她也十分反感,她何苦因为原主以前造的孽,在这儿受他们的气。还不如一走了之,天大地大任她闯。

她的心情有些激荡了,站了起来,抬脚就朝小路走去。可是没走两步,她便停下了脚步。若是她真的一走了之了,原主的父兄铁定会打死卫谚的。

“儿媳妇儿呼呼……天都黑了,你这是要往哪里去啊?快随娘回家。”追出来的冯氏,一把抓住了凌霄的手。因为跑得急,她也是喘得上次不接下气。还好,她追上来了,若是着儿媳妇儿回了娘家告状,到时候少不得又要闹上一场,谚儿势必要挨上一顿打。

凌霄不知,这冯氏追出来,是怕她回娘家告状。见她喘着粗气,让她回家,她心中只觉得一阵温暖。唉!这冯氏还真是个烂好人,林初柳都那么对她了,她还能来追自己。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白莲花了吧!而且还是货真价实的白莲花,不是伪白莲花。

“我不回去”虽然知道自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