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佣兵之王

佣兵之王

佣兵之王

来源:掌中云 作者: 胡子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31 14:45:16

迷梦之源小说提供佣兵之王最新章节阅读,小说佣兵之王(周学兵林婉婷)是来自 胡子倾心创作的小说。讲述了:齐若兰饶有兴趣的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周学兵,她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兴趣越来越浓了。“恕我直言,周先生有信心是好事,但就怕实际工作起来能力让人质疑。毕竟一个参加如此重要场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话语之中透露出了强烈自信,所有人先是一愣,觉得这小子吃错药了吧?

齐若兰饶有兴趣的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周学兵,她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兴趣越来越浓了。

“恕我直言,周先生有信心是好事,但就怕实际工作起来能力让人质疑。毕竟一个参加如此重要场合穿着如此随意的人,让人很难信服他的能力,也对他的工作态度产生疑问。”

齐若兰上上下下字里行间流露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行!”

面对齐若兰的刁难,周学兵反而笑了,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是简单的反问了一句,“齐经理对我的工作态度产生质疑,而我则对齐经理的看人眼光产生质疑。身为至诚集团的人事总监,我很怀疑您能不能为公司选拔最优秀的人才!”

周学兵的话让齐若兰一愣。齐若兰在心中想到过无数种周学兵可能会说的回答,却独独没有想过这种对她的挑衅式反问。

“周先生,这话怎么说?”

“很简单,目前至诚大厦的保安应该是齐经理一手选拔的吧?可惜的是,你选拔的这些人连我穿成这样都放了进来,说明他们的工作态度或者说是工作能力也并不如何,那是不是能够说明齐经理你的眼光是有问题的?如此一来,齐经理看我的眼光存在偏差也就可以说得通了。”

“诡辩!”齐若兰万万没想到周学兵竟然会这样回击她,而且偏偏听起来还异常的符合逻辑。

想到这,齐若兰秀眸一转,随即轻笑一声,“既然如此,那我就给周先生一个机会,让我一个好好见识见识周先生的工作能力。”

对齐若兰而言,录取一个区区的保安,对她而言实在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既然周学兵这么诡辩,那么就招他进来,没事给他穿穿小鞋,让他受不了自己走人的同时,也可以证明她齐若兰的眼光不会有错。

“谢谢,我相信齐经理不会失望的!”周学兵笑着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看着周学兵消失的身影,齐若兰心里突然涌起些许古怪,过了半天之后她才弄明白这古怪来自何处。

“上当了!”她心中惊呼一声,自己中了周学兵的激将法。不管怎么说,周学兵都进入了至诚集团,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没有任何的损失。

哼,总会让你知道,好进不好出的道理的。

刚走出会议室的周学兵就被快步走上来的前台文员拦住了去路,道:“周先生,具体的入职时间到时候我会电话通知您的,很高兴能和您共事。”

周学兵微笑点头,在那些等候面试者的惊诧目光之中走了出去。

“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啊……”

刚走出来,周学兵的手机就开始活蹦乱跳。

“小兵啊,老王怎么告诉我你没去他们公司面试啊?你不知道我为了拜托老王给你找这份工作废了多大的劲啊!”接了电话,对面就传来一阵责问。

周学兵有些古怪的朝着写字间里看了一眼,随后道:“二大爷,我刚刚才面试结束被录取了啊?”

“你这孩子,别骗二大爷了,没去就没去吧,我再给你想别的办法。”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周学兵依然听出电话那头的不满和失望。

刚想要说是不是老王搞错了的时候,周学兵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度的精彩。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昨天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二大爷来电话时说的话。

“走错公司了,害的老子废了这么大的劲!”搞清楚一切之后的周学兵差点没一头撞在墙上,回头朝着至诚集团人事部骂骂咧咧道。

原来,电话里说的是至诚集团旁边的一栋写字楼,而当时周学兵睡得迷迷糊糊,则自动将后面的几个字给省略了。

周学兵哭笑不得。算了,不管怎么说都算是有了工作,也算是阴差阳错,妈在天之灵也会满意的。

毕竟不管怎么说,至诚集团乃是金海市的明星企业,福利待遇绝对不是其他的一般小公司可以比拟的。这绝对可以解除周学兵的燃眉之急,也足以让人感到高兴。

一身轻松的周学兵刚走出至诚大厦,向着门口的方向扫了一眼,脸立马就黑了下来,随即破口大骂,“那么破的摩托车也有人偷?就不怕没刹车撞死?”

刚来的路上捣鼓了半天,终于让小二轮

周学兵有些心疼的看着眼前这位行将就木的老人,动了一丝恻隐之心。

就在这时,林虚平脸色顿变,满头冷汗,一手捂住胸口。

看到这一幕,周学兵知道自己不能再拒绝,“好吧好吧,林董事长你先别生气,我答应你就是了。”

神色痛苦的林虚平总算是松了口气,末了又加了一句,“那你收……收下合同,明天带上户口本和我去……去趟民……民政局。”

周学兵一愣,“带户口本去民政局干嘛?”

“好歹是二十几个亿,我怎么放心给你,万一你跑了咋办?只有让你和婉婷建立稳固的婚姻关系,将你绑上至诚的战车,我才安心。”

顿时,周学兵呆若木鸡,明白过来自己被林虚平耍了。

一顿酒喝出了二十亿外加个貌美如花的老婆,这笔买卖不亏啊?

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撂下,林虚平喝的烂醉如泥。

废了半天劲,才算是问清楚了林虚平的住址,周学兵将林虚平扔到别墅门口,敲了几声门后就闪人了。

回到家已经深夜十二点

夏明虽然是余竟的妹夫,可是在余竟心中对这个没什么本事、混到如今也只是一个保安队长的妹夫着实没什么好感。

“那成,姐夫,我就先走了,有事你再叫我。”

兵便受不了这种苦闷了。

“老李,我出去买瓶水。”

跟老李打了个招呼,周学兵迈开步子便踏出了值班室的门槛。

老李一脸苦笑的放下报纸,正想要开口提醒一下周学兵不能上班时间公然溜班,不过仔细想了想,老李觉的自己的话也未必管用,便又摇了摇头,继续开始捏报纸。

走出值班室,周学兵伸了伸懒腰,感觉浑身舒畅了许多。

其实他也没真的打算翘班,只是他在那间狭小的值班室内坐的有些闷了,所以想要出来在值班室四周到处走走而已。

接连走了几步,周学兵浑身沐浴到了灿烂的阳光当中,太阳的光芒越过楼顶,然后撒射了下来,这种感觉让周学兵很享受,伸脖子扭腰的在阳光下锻炼了起来。

突然间,一片小小的黑影出现在周学兵身边。

“有人在狙击我。”

周学兵心中猛然一颤,浑身动作却没有丝毫停留,仍然在可笑的胡乱摆动着。

要是换成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只怕马上就回惊惶失措,动作停止,可是这样的后果却是提醒背后的狙击者,惹的他马上开枪。也只有周学兵这种在生死见打滚的次数极多的存在,才能够在如今这种生死关头淡定依然。

“那帮家伙难道已经追过来了。”

周学兵的精神已经高度紧张,而外表仍然没有露出丝毫,他的动作做着轻微的调整,眼角的视线却缓慢的笼罩了狙击手可能存在的大厦顶部。

果然,一个人影清楚的站在大厦顶部。

看到这个人影,周学兵浑身却一下放松了下来。

“不是狙击手,我这是自己吓唬自己了……”

口中骂骂咧咧的骂了几句,周学兵瞪了楼顶那个让自己吓了一条的人影。

现在他站在大厦形成的阴影与灿烂的阳光交界处,所以在楼顶出现那个人影的瞬间,周学兵便敏锐的感觉到了。以周学兵以往的经验,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高处,那几乎不用想便可以确定是狙击手在选择好的狙击位置,所以他才会猛然紧张起来。

这种本能已经深深烙到了他的骨子里,所以就算是处在现在这种非常安全的情况下,周学兵还是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