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皇的掌中娇

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皇的掌中娇

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皇的掌中娇

来源:微小宝 作者:钰锦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31 14:59:09

《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皇的掌中娇》小说的作者是钰锦故事讲述了温如意楚请珏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试读:“来人,二夫人身为下人,忤逆大小姐,逼迫大小姐为其女儿做妾,罪该万死,念她是老夫人的贴身丫鬟,杖责五十,以儆效尤。从此也不必掌管院内之事了。”温世宏吩咐下去,两旁的人急忙上前拖拽二夫人,二夫人哭喊着求饶,温世宏也不多看一眼。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温世宏看到温如意倒下,头竟然破了。

“意儿……”

老夫人听见儿子喊声,吓得一哆嗦,急忙想要解释。

二夫人也顾不上其他,忙着说道:“是意儿先打的人。”

温世宏转身就是一巴掌,二夫人那里经得起温世宏的打,跌了两步栽倒在地。

老夫人吓得脸都白了。

温世宏弯腰抱起温如意,心痛的不行。

“意儿,都是爹不好,不该让你留下。”温世宏抱着温如意离开,老夫人只感觉头晕脑胀,没站稳一下坐到了椅子上。

府医看过,温如意才醒过来,头上留下一条口子。

醒来后温如意便不肯说话,而消息也很快传到相府。

这次是秦相亲自过府。

看到温如意头上留下一条口子,秦相紧攥着温如意的手,始终没有开口。

直到见到温家的老夫人,秦相才问了一句:“夫人,就这么容不下我这没**孩子?”

老夫人脸被臊的通红。

“秦相,你真是折煞我了。”老夫人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等事,她如今也是面色苍白,行动迟缓。

秦相可管不了许多,轻轻一笑:“如此,那就去皇上面前说吧,既然是为了六皇子的事情,也罢,老夫就豁出去这颗脑袋,和楚家的满门忠烈了,倒是要问皇上讨个公道,这不肯为妾,到底是触犯了天朝那条规矩了。”

“相爷,相爷……”

任凭老夫人如何,秦相也是半分不肯退让,起身后秦相说道:“子煜,为你表妹打理,此处不易静养,我们要回去。”

“是。”

秦子煜亲自打理,为了方便照顾,带上玉竹玉珠。

温如意被抱到了马车上,被秦相带走了。

温世宏目送女儿离开,他才转身看向院内的老夫人以及二夫人。

“来人,去六皇子府请二小姐回来,顺道去请庄上请二公子回来,告诉各房掌柜,今日起,二公子不在管庄子上的事了。”

温世宏看着二夫人,二夫人吓得直哆嗦。

“老爷,事出有因,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二夫人试图解释,哭的脸上已然苍白。

温世宏偏偏半点不肯怜惜,只等温素雪回来。

温素雪在皇子府正惶惶不安,吓得躲在床上裹着被子,一想到二夫人被打,温素雪就魂不守舍。

楚天麟看着她也心疼:“雪儿,不会有事,有我在。”

“六皇子,我怕!”

温素雪急忙趴在楚天麟的怀里,她还抱有一丝希望。

指望此事能早点过去。

楚天麟抱着温素雪,眉头深锁。

门外,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六皇子楚天麟接旨。”

楚天麟起身接旨,小太监传旨皇上命六皇子入宫,却没说其他。

温素雪急忙起身抱住楚天麟:“六皇子!”

“放心吧,这里到底是皇子府,即便他们想要入府,也要请进来,我去了就回来。”

“那你早点回来?”温素雪哭的满脸泪水。

楚天麟为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离开皇子府入宫。

温府

小厮回来禀报,六皇子府大门紧闭,不肯开门。

温世宏看向二夫人:“你养的好女儿。”

二夫人吓得噗通一声跪下:“老爷,饶了素雪吧。”

“去,传我的话,若她不回来,那也就不必回来了,从此便不是我温家的女儿。”

小厮转身离去,温如雪听说了,一哆嗦,她思虑了良久,还是舍不得温家的身份,回了温家。

温老夫人管不了温世宏,被人扶着坐下。

温家的院门关着,不许进出。

老夫人手里握着佛珠,注视着儿子穷凶极恶般的脸。

想起当年,强行把二夫人扶正的画面,那时儿子便说过,再有下一次,就是毁天灭地。

如今,他岂止是毁天灭地,分明就是割她的老命!

“来人,二夫人身为下人,忤逆大小姐,逼迫大小姐为其女儿做妾,罪该万死,念她是老夫人的贴身丫鬟,杖责五十,以儆效尤。从此也不必掌管院内之事了。”

温世宏吩咐下去,两旁的人急忙上前拖拽二夫人,二夫人哭喊着求饶,温世宏也不多看一眼。

“温素雪身为庶女,谋算嫡女,连番羞辱,此等身份,不配做我温家的女儿,念在老夫人素来疼爱有加,暂且留族谱免去逐出家门,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杖责五十,以示惩戒。”

温素雪两眼发呆,想要求饶,却不敢。

温世宏说道:“于妈妈,杖责五十,赶出温家。”

于妈妈两眼发直,老夫人手中的佛珠一松落到地上,人晕厥了过去。

温世宏差人把老夫人送回院落,命府医诊治,便不再去管。

宫中

清琰帝面色凝重,注视着殿上的几人。

今日是太后吃斋的日子,他与摄政皇陪太后用膳,便给秦相搅和了。

太后与摄政皇此时也在,一同的还有沐贵妃。

沐贵妃自然是众皇妃中,深得清琰帝喜爱的一个。

沐贵妃此时站在一边,显得无措。

秦相跪在地上不肯起来,这就是要死磕的。

“秦相,你快起来,你可别折煞了本宫。”沐贵妃说着眼中含泪。

秦相一笑:“老夫活够了,不想起来,贵妃娘娘切莫理会老夫,老夫都这把年纪了,死了也不多。”

“秦相,您这不是要本宫的命么?”沐贵妃弯腰扶着秦相要起来,秦相却缓缓推开了沐贵妃的手。

“老臣不敢!”

沐贵妃的手被推开,心中极其不安。

一旁跪着六皇子楚天麟。

“秦相,你这是做什么?”太后笑问。

秦相说道:“老臣早年丧女,心中悲愤难平,奈何,女儿无福,怨不得他人。

怎料,如今外孙女也要保不住,老臣这把年纪了,活着也没意思。”

太后瞧了一眼沐贵妃,沐贵妃直哆嗦。

又去看楚天麟,言语不悦:“天麟,你可有话说?”

“孙儿并不知道逼迫之事,但若真有此事,孙儿愿意一力承担。”楚天麟从温素雪那里听来的有些出入,他当真不知此事是这样。

太后说道:“秦相,那你之意呢?”

“老臣请太后做主。”

太后好笑:“你可真是,看本宫闲得慌?”

“老臣不敢。”秦相一脸生无可恋。

太后看向沐贵妃:“贵妃,发生此等事情,你可知错?”

“臣妾知错,请太后降罪。”沐贵妃心中纵然有天大的怨言,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忤逆。

不管是秦相还是温家,她都得罪不起。

太后说道:“嫡庶有别,本就如此,天家也不例外,天麟年少无知,尚可原谅,你身为母妃,却不知管束,任其做出此等坏我天家名声之事,岂能纵容。

今日起,你贵妃之位降为妃,闭门思过三日,你可服气?”

“臣妾服气。”沐妃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