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极限兵王

极限兵王

极限兵王

来源:掌中云 作者: 胡子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31 14:58:44

《极限兵王》是一部都市爽文,本文主要讲述的是主人公周学兵林婉婷之间的缠绵爱情故事,本文的原创作者是胡子,小说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文中具体详情介绍:周学兵没有挽留老三,点了点头。他心中非常清楚,自己和老三如今已经不是一路人了,就算是自己留下老三,老三心中也不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老大,我也该走了。”

盯着齐若兰的背影,站在周学兵背后的刀疤男也突然开口了。

他这次过来也就是看看能不能把老大请回,如果不能的话也就是看看老大如今的境况,然后给兄弟们汇报一下,而现在这一切都已经足够了。

“我送你。”

周学兵没有挽留老三,点了点头。

他心中非常清楚,自己和老三如今已经不是一路人了,就算是自己留下老三,老三心中也不会愿意。

“不用了……大哥,这几个妞不错,你抓紧时间,给兄弟们添几个大嫂和侄子就成。”

刀疤男对着周学兵笑了笑,大步走向远处。他来的匆匆,去的同样匆匆。

刀疤男突然涌出的幽默感让周学兵一阵愕然,等到刀疤男已经走到远处,他才猛然回过神来,笑着喊了一句:“放心,也不看看你大哥我是什么人,你们大嫂已经有一个了,其他的几个也快了。”

刀疤男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

“保重,兄弟们。”周学兵目送老三背影消失,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像是他们这种人,一个不小心就是阴阳两隔,就算是周学兵也不敢肯定,下一次见到自己的兄弟们的时候还能见到几个。

距离周学兵不远处的一辆雪佛兰轿车里面,齐若兰正坐在驾驶位上,发动汽车,听到周学兵的那一声大喊,齐若兰心中顿时冷哼了一声庸俗。

一个小保安,竟然还想三妻四妾,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心中有些不屑的她刚要发动汽车,却又看到了周学兵脸色一下凝重异常,脸庞上似乎还带着几分悲伤的感觉,这种发自内心的伤感让齐若兰微微一怔。

在齐若兰的印象里,周学兵可一直是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混蛋,而这样一个混蛋心里也会有让他感到伤心的事情,也许,他以前露出的作态都是刻意的掩饰……霎那间,周学兵在齐若兰心中的印象略微好转了一点。

而就是怎么略微心软了一下,让齐若兰做出了一件令她后悔了足足一个月的事情。

“上车,反正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了,我顺路带你回公司。”雪佛兰在周学兵面前戛然而止,齐若兰摇下车窗淡然道。

周学兵略微有些诧异的看了齐若兰一眼,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妞竟然主动邀请自己上车。

不过他倒是没有多少犹豫,转到另外一边,直接上了副驾驶座位。

反正老三已经走了,剩下他一个人也没啥事,还不如回公司混到下班再说。

雪佛兰开出了警局,开始朝着至诚集团的方向奔去,齐若兰脸色冰冷,丝毫理会周学兵的打算都没有。周学兵刚才短暂的深情流露,也不过是略微改变了一点他在齐若兰心中的印象而已,还不足以让齐若兰对他有好感。

对此周学兵也不在意。他本来想要习惯性的蹬掉鞋子,双脚放到中控台上伸展伸展,不过想想车里还有齐若兰这么一个美女,这样做好像不太文明,周学兵也就打消了这个心思,只是目光在齐若兰身上不断打量,似乎要用目光把周若兰给剥了。

齐若兰今天的心情很糟糕。

这种糟糕心情的来源不仅仅是因为周学兵,更多的却是因为屁股下面的雪弗兰那蜗牛般前进的速度。

金海市的交通的确让人担忧,雪佛兰在车流之中挪了近三个钟头,没有赶回至诚大厦不说,却赶上了上下班高峰。

六点半到七点,整整半个小时,雪佛兰没有挪动一步。

“前头好像出车祸了,两辆大卡砰的一下撞在一起,现在都成一堆**了,我看没两个钟头咱们是走不了了。”

从车外传进来的声音让齐若兰已经阴沉下来的脸色彻底铁青,谁碰到这么堵的情况恐怕心情都不会太好。

周学兵的目光也从齐若兰身上转移到了窗外。

路边的霓虹灯点亮,开始闪烁,明媚的灯火交织成五颜六色映照在车厢内一男一女的脸上。

专心开车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可是此刻齐若兰却开始感觉到气氛的尴尬,她和周学兵之间话不多,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共同话语,再加上堵车等的焦急,齐若兰觉的浑身开始不自在起来。

反观周学兵就完全不一样了,盯着外头的霓虹看了片刻,他就有些意兴阑珊的重新转头过来。

和一个成**子共处封闭的车厢,齐若兰身上散发的香水味淡雅清香,不断的在周学兵的鼻尖缭绕,香气扑鼻。

当然,要是趁着这种机会,让雪佛兰颤抖颤抖,来一场传说中能够让人神清气爽的车震就更好了。

从周学兵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越来越强的男性气息越发让齐若兰心里不安起来,似乎是为了打破车厢内尴尬的气氛,齐若兰拢了拢鬓角的秀发,吐气如兰,“这堵车也不知道堵到什么时候,咱们不用回公司了,随便找个地方吃顿饭吧。”

这话虽然说出来声音没什么腔调,但却像是板上钉钉。

面对齐若兰的女王做派,周学兵耸了耸肩,摊了摊手,意思你拿主意。

话说出了口,齐若兰顿时就有点后悔,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干嘛要请身边的混蛋吃饭?跟他很熟么?上次的账还没有跟他算好不好。

但话既然已经说出了口,要再更改,更加尴尬。

事实证明,齐若兰真的一早就应该否决掉和周学兵一起吃饭的这个决定,最不济也要安排个脱身计。

一起走入某高档法式餐厅,面对餐厅门口迎宾古怪的目光时,齐若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真是一对奇怪的组合!

一身高档职业套装,容颜绝色,气质高贵的女神级尤物居然和一个身穿保安服,长相**的家伙共同走进餐厅,不知道惊掉了多少眼球。

不少男人看周学兵的目光嫉妒的要**,但更多的则是鄙视,这样的**有什么资格和女神共进晚餐?好歹也该是他们这些白领金领啊!

不得不承认周学兵的神经实在是大条到了一定的境界,面对周围四射而来的敌视目光,自然而然的将之屏蔽,当做什么也没看见,一屁股就坐在了高档真皮沙发上。

“齐总,说来今天可是要让你破费了啊!”周学兵嘿嘿直笑,连连搓手,双眼还在放光,那模样真相是乡下小子进大城市,开了眼界。

齐若兰淡淡一笑,道了声不客气,只是眼神之中情不自禁的流露出尴尬和鄙夷。

自己怎么会昏头到这种地步?

服务生拿来餐单看了一眼齐若兰和周学兵,正在犹豫给地给谁点菜的时候,齐若兰微微一笑,将餐单推到了周学兵面前。

“喜欢吃什么,自己点。”说着,齐若兰的目光之中透出一丝狡黠和幸灾乐祸,明摆着想要看周学兵出糗。

周学兵哪能不知道对面坐的小娘皮心里的想法,尴尬的笑着摸了摸鼻子,扮猪吃老虎般的装模作样不断翻动着菜单,半天也没点一道菜。

齐若兰看到周学兵出糗的样子,内心爽快极了,总算是报了当日办公室的一见之仇啊!

正在她得意的时候,忽然听见对面的周学兵以极其流利的语速吐出了一个法语单词。

齐若兰微微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周学兵在兴口开河,然而她发现一旁的侍应生也是满脸惊讶的连连点头时,眼神终于换成了震惊。

这家伙还会法语?

还是个会法语的保安?

下一刻,事情的进展完全朝着齐若兰预期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只见周学兵在吐出第一个法语单词之后,淡然的看了一眼齐若兰,一手将菜单推了过来,同时嘴中连连用纯正流利的法语点了另外几个菜,点完之后这家伙还好死不死的对齐若兰道:“我点好了,齐总请吧!”

这一刻,齐若兰真是**的心都有了,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到最后齐若兰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完成点菜这道程序的,甚至是合上菜单之后根本不记得自己点了什么!

“喂,美女,你点了三个牛排吃的完?”周学兵歪着脑袋看着魂不守舍,面色泛红的齐若兰。

齐若兰一囧,随即俏目一瞪:“要你管?”

周学兵耸了耸肩,对美女的娇嗔表示十分理解。

坐在这种高档餐厅,齐若兰之前心中的那点不适感迅速的消失,她身上那股女强人的气息再次复苏,一双美目不断的在周学兵身上巡视,此刻的齐若兰对周学兵倒是没有了半分轻视的心思。

她能够分辨出来,周学兵之前的点餐的手法明显很熟练,口中的法语绝对不是简单联系了几个词语用来装门面的……这样一个精通法语、而且对高档餐厅毫不陌生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普通的小保安。

要知道,在这

本来已经装出一副镇定自若,风轻云淡模样的林婉婷瞬间站立了起来,大声尖叫起来:“不要进去,那个浴缸……它……是坏的。”

她略微有点洁癖,那个只有她碰过的花瓣形浴缸,不容别人侵犯。

“你叫这么大声干嘛?”

周学兵略微有些诧异的声音从浴室内传出,显然他很不理解林婉婷反应这样激烈。

感觉到周学兵不再打自己浴缸的主意,林婉婷心中略微安心了一些。

这个混蛋,**到底看上他哪了?

放心下来的林婉婷小嘴撅起,一脸忿恨的重新坐了下来,心中也在忿忿不平的嘀咕。

“喂,经过我的测试,你的浴缸好像没坏,泡热水澡挺舒服的,就是有点小……”

林婉婷还没有再次冷静下来,浴室内便突然再次传出周学兵大刺刺的声音。

林婉婷简直已经到了快要爆发的边缘。

霍然站起,她的目光死死盯着浴室门,心中甚至生出了一种冲进去,把周学兵赶出去的冲动。

不过等她的手掌握住浴室门把手的瞬间,这股冲动渐渐消退了。

这样冲进去,这个流氓混蛋肯定会以为她是投怀送抱,要是忍不住对自己做出点啥,那才是得不偿失……哼,看在**面子上,今天饶了他这一次,等他出来之后,我就把这里的一切全都换成新的,那个浴缸……也要换了。

之后,林婉婷一步步退了回来,重新坐下。

忍!今天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忍下去!

林婉婷只觉的浑身冰冷,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弥漫全身。这种耻辱感不断的在心头翻腾,以至于现在林婉婷只要是听到周学兵的声音都感觉异常厌恶。

“咦,你竟然连哪个都准备好了……”

就在林婉婷打定主意刚准备对外走的时候,周学兵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略微夸张的声音随之传来。

浑身冰冷的林婉婷猛然抬头,目光掠过周学兵的全身,目光最终停留在周学兵的脸庞上,林婉婷的心中却瞬间冒出了许多念头。

此刻她对周学兵的印象已经从土包子下降到了极点。

“这小妞怎么回事?”

周学兵站在门口,脸上诧异连连。

他此刻绝对不是故意装出来的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