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佛魔

佛魔

佛魔

来源:掌中云 作者:问苍天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31 16:08:12

《佛魔》(问苍天)全文预览在哪看,这里提供第一章小说在线阅读。内容简介: 离刚刚那个酒楼不足百米的一处客栈。后院的一个宁静的厢房之内。叶天盘膝而坐,身体之上看似一如既往,如果凝神仔细观看的话,便会发现四周的空气波动异常,好似都齐齐涌现了这具身体一样。窗台之上的那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恩,依父亲的人脉,查出一个修神者,应该不难。”中年男子郑重的点头道,此时见识了叶天的身手,倒也不敢马虎大意了。

“这次科考之事,父亲被皇上临时传召,如果能和我们一同前往,也不至于发生此事了!这个年轻人,一定要好好重谢。”****盈盈认真道。

离刚刚那个酒楼不足百米的一处客栈。

后院的一个宁静的厢房之内。叶天盘膝而坐,身体之上看似一如既往,如果凝神仔细观看的话,便会发现四周的空气波动异常,好似都齐齐涌现了这具身体一样。

窗台之上的那株万年青率先的枯萎,院落中央构筑的小型花园,冬去春来,万花簇拥的胜景,一瞬间也失去了光环。

纷纷的枯萎折落,昨昔依就娇艳欲滴,今昔已成残花枯枝了。

一天一夜之后,叶天方才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眸内绽放出了惊喜之色,虽然自己仗着神魂达到先天,并不怕试炼。

可近身搏斗,还是武道达到先天最为重要,气血运用收发有心,筋骨百骸,空灵剔透,不含杂质。

正是武道先天的特征。

“武道达到先天,神魂凝练聚合的时间明显强了不少,即便是神魂被粉碎三次,自己**依就无恙,这就是武道达到先天,气血为之所用的好处。”叶天心里暗喜,看着屋外昏昏的星光,深吸了一口气。

“这不甚出奇的夜叉水鬼,竟有个不死玄王的称号,不死倒是不难理解,玄王,倒也口气太大了。”叶天低声道。

“哼!”

“臭小子,拿我的名号去吓唬人,竟然还嘀嘀咕咕的说个不休,是不是太那个了点!”正在叶天低语的时候,突然一个冷不丁的声音响起。

叶天连忙收回心神,四处环顾了一眼,不见有人影。

“嘿嘿,就你这半吊子修为,还发现不了我的。幸好我老人家,早已经在你身上下了神通,你一旦使用神魂,千里之外我也会知晓。”话音方落,叶天前方不远处直接走出了一个人影,好似破开空间缝隙直接出来一样。

“上次多谢前辈帮我!”叶天齐声恭敬的说道。

“我也就闲着没事,跑跑玩,话又说过来,你小子天天拿着我的名号去招摇撞骗可是不行。万一哪天搞砸了,可就不妙了。”老叫花子歪着脖子,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挠着脖颈哼哼道。

叶天闻言苦笑,不做一言。

“傻愣着做什么,快点掏钱去喝酒吃肉,你别的没有,看穿着,钱应该不少吧。过后,再找你算账。”老叫花子吆喝了一声。

“前辈,请。”叶天点头,拱手让老叫花子先行。

“一起走吧。”不料想,老叫花子一伸手直接的抓住了叶天,叶天本能的身体一转,脚下一滑,使出了缩地成寸的简单躲闪步伐。

尽管简单,却是叶天融合了苍穹炼体术的武道意念,领悟出来的,猛然间挣脱开了老叫花子探手抓过来的五指。

“咦!几天不见,小家伙鬼招数挺多的。”老叫花子略微惊讶了一声,嘴角便露出了不在乎的笑意。

五指张开,猛然一挥。

“给我过来吧。”

叶天脚下猛的一闪,突然间有种不着地的感觉,好似凌空踩在了棉花上,置身于万丈悬崖之上,全身猛的一紧,有种不受控制的空虚感觉。

心神之内猛的一紧,一股奇异的力量突然从体内衍生出来,冲入了四肢,双眸两簇精光射出,脚下再次一点,身体低吼一声,生出一股雷鸣声,那种奇怪的感觉顿然全消。

“前辈,我自己走。”叶天右手伸出,后退了两步,连忙喝道。

“不简单,不简单。”老叫花子两招都没有抓住叶天,摇了摇头眼神中露出了凝重严肃之色,看的叶天心里只是发毛。

“还不走!”老叫花子神色一转,继而大笑了起来,率先走出了房间,让叶天很是摸不着头绪。

叶天摇了摇头,没有去多想,跟着走了出去。

一席酒肉后,老叫花子一直是自斟自饮,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好不快哉,叶天随便吃了几口之后,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好似端坐枯木禅到一般。

“你这小子,好生无趣,让我老人家独自一人喝闷酒。有什么就说什么!”老叫花子一手抓住一个鸡腿,张口咬了一口,继而一副半醉半醒的说道。

“前辈请自便!”叶天摇了摇头道,双眼还是不离老叫花子。

“你和别人不一样。”老叫花子低着头,喝了一口酒水,慵懒的眼眸,精光一闪而没。

“大道三千,世人最终大半皆为坯土,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叶天看着手中的酒杯,没有喝,而是恣意的把玩着,脸上挂着一丝嘲笑。

神色中露出的冷酷,多了半丝癫狂,好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一样。

“恩?”老叫花子迷醉的神色,猛然惊醒了一般,只觉得自己好像被看透了一样,颓废的形象陡然变得清明了起来,两个不大的眼眸微眯着,细细的打量着对面坐着的年轻人。

“好家伙,竟然利用我来感悟和磨练他的神魂意境!”

老叫花子突然大喝一声,气势再次一变,清明中更多的是浓郁的杀意,恣意狂放的战意,迅速的凝结,“哗”“哗”刚刚还流动的手中酒水,突然间凝固静止了。

不大的酒楼单间内,温度陡然降低了数十度,进而四散而开的寒意,肆无忌惮的扩散开去,瞬间整个酒楼都被这层寒意笼罩了。

叶天的神色也是跟着一变再变,全身上下一层寒霜裹体,眉宇间一动不动,唯独手中的酒杯泛着热气,不断的沸腾,浓郁的酒香从酒杯生出,散溢四周,扩散到整个酒楼。

“喝!”

老叫花子冰冷的杀意瞬间再次发生变化,张口大吼了一声,摆了摆手,掀起酒泥仰脖大饮一口,清冽的酒水淋湿了大半的衣衫,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大口饮酒,畅快吃肉,整个人霎时,变得激情似火,快意恩仇了。

整个酒楼顿时像是被这种气氛感染了一样,大口吃肉,大声的吆喝声音,此起彼伏,传遍了大街小巷。

叶天身上白烟一扫,寒霜随即消失不见了,沸腾的酒水突然凝滞,直接的化为了白烟凭空消失。

再次出现的时候,“叮”“叮”“叮”的清脆声响,酒水凝结成冰,跌入了不大的酒杯之中了。

“嘭”的一声,酒杯极热极寒之中,跟着应声而碎了。

“多谢前辈成全。”叶天甩飞手中的碎裂酒杯,直接拿出酒壶,恭敬的倒了一碗,然后直接拿起酒壶,高兴的大喝了一口。

“哈哈,小子合我脾气,很久没有见过你这

叶天报以感谢的笑意,自己这个二姐,对自己着实不错,倒是不太担心。眉头扬了扬,看了看一脸怒意瞪着自己的上官青儿。

“哼,修神者又怎么样?达不到凝虚境界,还不是**一个!”上官青儿冷哼一声,不屑的看向叶天。

“哦?”叶天冷笑道,随后颇为玩味的说道:“两年之后,你可敢和我较量一番!不计生死。”

“和你较量?”上官青儿看着对面传闻中差一点就变成自己夫婿的男子,还是那个窝囊,没有志向的男子吗?

上官青儿没有多想,很快甩掉了这个念头。

“哼!有何不可,我要是输了,为奴为婢悉听尊便。”上官青儿转念脸色一变,十分不屑的扫了一眼叶天。

“好,不愧是穹天馆的高徒!上官家的大小姐。”叶天冷哼一声,直接拂袖而去。

“四弟,你太鲁莽了,不论输赢,穹天馆都不会让青儿为奴为婢,即便是上官家这一关你都过不去!何况那武道圣地穹天馆呢。”叶青琳眉头紧皱,看着已经走远的叶天,有点头疼。

“青琳姐,你不用担心,我看着你的面子,不会把你的四弟给打残的。”上官青儿看着皱眉不解的叶青琳,扬了扬拳头,笑着不在意道。

“青儿,你真的要和我大哥订婚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叶青琳叹息道。

“咦,你好像很不满意这场婚事?”上官青儿不由的打量着叶青琳道。

“有什么不可!我父亲说了,订婚之事无论如何都要和你们叶家,不然不但有损我上官家的声誉,还会影响天封国和玉成国的国事,万万怠慢不得!”上官青儿两个眼睛瞪的大大的,带着一丝不解,转而很是认真的说道。

“你就没有为自己想想吗?订婚之事,虽然比不上结婚重要,却也是女人一声很重要的事情!”听着上官青儿的解释,叶青琳简直是哭笑不得,却又不可奈何,毕竟自己和上官青儿虽然外表光鲜亮丽,婚姻大事却还由不得自己做主。

“那个……关于我四弟修神的事情,你不要和别人说起,特别是我们叶家的人!”叶青琳咬了咬牙,突然道。

“哦,原来是这事!”上官青儿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很是不在乎道:“放心吧,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真的?”叶青琳没有想到,会如此上官青儿会如此爽快的答应。

“当然,我师傅说了,大凡修神,都需要极大的毅力,比之武道还要艰难,一旦心魔生,是无比凶险的。我可不想两年之后,他推诿说是我泄露了他的秘密,影响了他的修炼,我要堂堂正正的打败他,哼!”上官青儿十分认真道,“你们叶家的那一摊子事情,真是太麻烦了,我懒得管。”

叶青琳舒了一口气,“那就好!”

“好了,青琳姐我去找你大哥去了!”上官青儿笑着说道,一手拽着红色的长裙一角,很不习惯的朝着外面走去。

遇到打招呼的人,很是和气有礼貌的回应,淡雅的风姿,很难想象还是刚刚那个小女儿心态的人了。

“哎,大家族的女人,并不都是很幸福的!”叶青琳长叹一声,折返而去。

“该死,叶青琳一定知道了!”叶天转身走过小花园,心里懊恼道。

耳边响起了三声礼炮,叶天看了看外面的人已经朝着大厅进去了,三声炮鸣,是订婚正式开始的时候了。

忙碌的下人,热情的宾客,人影攒动不息,好不热闹。

“你看起来,并不是那么不在乎!”突然间,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叶天神色微变,并没有出手,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头。

“原来是大将军!”

看着这个戎马半生的老者,暗道:“这个大将军,怎么对自己如此感兴趣!”威武大将军执掌三军,一直宠辱不衰,大多都称呼为大将军,真正的名字却是叫做郑坤。

“轰”的一声,小翠的身影一闪,连同三个幻影同时攻击了过来,叶天闪躲不及,幻影被直接的击碎了。

“少爷,这次你支持不到一个时辰了吧!”小翠拍了拍手高兴道。

“你高兴的太早了!”叶天虽然有点狼狈,身边却又出现一个幻影,略带喘息的笑着道。

“哼,看我给你破了。”小翠腾身纵跃过去,一掌拍落下来,连带身边是三个幻影,好似四个手掌落下,辨不清真假。

看着叶天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每次都是这样,一想到什么,就直接矗在那里像根顶梁柱一样,一动不动了。

停了半个时辰,叶天时而皱眉不解,时而淡露笑意,不时又一脸的沉思状。

“显”

叶天双眼猛的一亮,身影随即一动,一道幻影突然显现,径直朝着小翠猛的扑了过去。

“小翠,你知道桃园吗?”小翠研磨,叶天摊纸,执笔画起了金刚夜叉王的六个眼眸了。

这也是为什么五大明王,叶天为什么唯独选择从最末席的金刚夜叉王画起了,武道只要勤奋,终有一天可以达到先天的。

修神,一旦出了差错,白痴脑瘫的人比比皆是!修神艰难,能够修神成功人,在玉成国无疑是上上之宾!

整个玉成国的国力,不断的提升,官员尽忠职守,农有田耕,商路畅通,加上近年天灾人祸也少了许多,焉能不富裕强大。

“少爷!我们为什么不抄近路走外城!这里太拥挤了。”小翠紧跟着叶天,从拥挤的街道上行走,还要避免被人挤压碰撞到了,眉头紧皱,警惕的看着四周。

这些人,叶天也是有过了解,都是权势滔天的人物,刘家,宋家更是不输于叶家的大家族,那个威武大将军,更是玉成国的国之柱石!

不过这一切,都和叶天没有关系!

看到叶天看向哪一个香薰后,伙计眼皮很活,连忙的解释道:“这是大伦烟熏,是上等的祭祀烟熏,主要祭祀前贤大能的!”

“这是白荫烟熏,宋家祭祀前人的时候,就是经常用这一种,能够福荫后代!……”

那些人千百年来不出一个,一般子孙也甚少,不如其他几类香薰销路好,不过在商言商,能卖出去一把,是一把。

“一两银子!”伙计恭敬的说道。

叶天摸了摸兜里,竟然没有带钱,看了看身后的小翠,小翠脸色一红,从腰间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银锭抛给了伙计。

一个银锭,可是相当于十两银子,够一个普通人家两个月的生活了。

“不用找了,是少爷赏给你的!”

“额,还是小富婆呢!”叶天讶然的看了一眼小翠,心里暗笑道。

小翠扭头回去,硬是又从架子上,随手拿了两把,才和叶天一起走去了清香阁。

“我知道了,少爷一定要祭祀桃源的那个渊明居士!”小翠恍然大悟的笑着说道。“恩?你也知道!”叶天回头讶然的看了一眼小翠,像她这个年纪,竟然知道这些事情,还真是叶天没有想到的。

“是啊,我是听二小姐说的,我过去是侍候二小姐的,她说桃园的渊明居士,当年一手破万敌,是除却始皇和真神铁木王最为厉害的人了!”小翠十分认真的说道,说完过后,讶然的问道:“少爷,什么是真神,很厉害吗?竟然比渊明居士还要厉害!”

如果换到过去,小翠绝对对叶天是不屑一顾,不过最近越是接触,越是发现,现在的少爷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什么都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