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专情顾少娇宠妻

专情顾少娇宠妻

专情顾少娇宠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世子爷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1 16:12:03

连载中的虐心小说《专情顾少娇宠妻》,是以“顾行昱、叶筠珊”之间的故事为主线而展开的小说,是作者世子爷的原创作品,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方面是因为枫叶国在治疗重度昏迷领域一直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不确定她为何会受了这么重的枪伤,担心留在国内治疗,会让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梁侑辰说,她受伤很重,子弹擦着心脏穿过她的身体,再往里偏几毫米她就救不活了。

因落水导致大脑长时间缺氧,她陷入了深度昏迷,

为了救她,梁侑辰带她来了枫叶国。

一方面是因为枫叶国在治疗重度昏迷领域一直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不确定她为何会受了这么重的枪伤,担心留在国内治疗,会让她再次陷入到危险中。

便带她来枫叶国。

治疗期间,梁侑辰尽全力的避开一些对胎儿有影响大药物,尽管如此,他依然不敢确定,那些对胎儿没有影响的药物究竟是不是真的没有影响。

因为,医学没有绝对。

值得庆幸的是,诺诺生下来,很健康。

醒来以后,叶筠珊花了一年的时间,重新学习走路、发声。在诺诺半岁大的时候,才算是彻底恢复了。

那时,她自觉已经欠梁侑辰太多了,而自己又没什么能回报给他,不想再继续这样麻烦他,便带着诺诺回国。

回国后她才知道,在她出事那天,叶家被一场大火夷为平地,她的父母也在那场大火中丧生。

于是,她上网查了一下,在当年的新闻中得知绑架她的方民初就是策划这场惨剧的凶手,已经绳之以法。

那时她想,凶手已经绳之以法,也可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而在帝京,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东西,便带着诺诺回了老家云州。

谁知,梁侑辰竟然追到了云州,以她是他的病人这个理由,也选择留在云州,去了一家三甲医院上班。

而她,最后还是在梁侑辰的帮忙下,办了假身份化名叶景在这个三线城市安定下来。

那时候,她想,这辈子就这样吧。不想再去追究了。无论当年顾行昱因为什么原因放弃她,她都不想知道了。

不心存侥幸,抱着希望,心便不会再疼一次。

翻天覆地的变故早已摧毁了她的纯真,而生活不是小说,没有那么多的不得已。

她选择相信她看见的。

当年,她看见顾行昱真真切切的选择了阮安姿。

这就够了!

若不是为了给诺诺配型,她不会再踏入帝京,不会选择再见顾行昱。

可,如果没有这一遭,她便永远都会不知道,在她以为的真相背后竟然还藏着另一个令她痛不欲生的真相。

在她慢慢的从伤痛中走出来,想要迎接新的开始的时候,摧毁了她之前所有的记忆。

在她的心上撕开了一个血淋淋的口子,张牙舞爪的吞噬掉她的平静。

是谁?

究竟是谁跟她父母有这样的深仇大恨,那可是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脑海中不断的盘桓着父母被烈火生生炙烤的画面,那个时候,他们会是怎样的绝望,经历怎样的疼痛,苦苦挣扎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这些想象让她痛不欲生!心被狠狠揪住,在胸腔里翻滚着,一会被置于烈火中炙烤,一会被扔进冰湖中崩裂。

“怎么样,叶小姐,我送你的这份见面礼可还喜欢?”】

她一直牢牢记得,片刻不敢松懈。

但,或许是人在生病时总是格外的脆弱,经受不住别人的一点点善意,她终于还是没忍住。

纪如昔微微一愣,怔忡片刻,忽然笑了,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恢复一贯的样子,身体后仰,靠在椅子上。

“我们是室友啊,而且你那么菜,我要是不帮你,还有谁会帮你?”

“只是这样?”叶筠珊不太相信。

如昔对她的好,对她的帮助,远远大于她说的这样。

如果没有她在一旁的悉心指导,她不会如此容易的通过第一关的测试。

这三天的接触,如昔给她的感觉不像是刚刚认识的朋友,那份关切那份担心,倒像是认识多年的朋友一样。

所以她很困惑,正如纪如昔自己所说的那样,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背负着一份沉甸甸的过往。

她没必要也没有理由把时间跟精力浪费在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身上。

并且这个人将来可能还会是她的竞争对手。

纪如昔看着她,目光沉甸甸,涌出一抹不知名的情绪。

似真半假的开口,“你为什么要把每个人都想象的那么居心叵测呢?难道人与人之间就没有真正的友谊吗?”

叶筠珊张张嘴,她想说有,但在经历了那些事情后,她不敢再轻易的把这个字说出口了。

曾经她也以为一切噩梦都归于平静,但,残酷的现实却告诉她。

其实她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从噩梦中醒来。

所谓醒来,不过是她给自己营造出的假象而已。

纪如昔没再说什么,起身走到门口,关上灯。

屋内,陷入一片黑暗中。

她听见旁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接着,只听纪如昔说道:“你要相信,我没有害你的心,至于其他,等到你应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的。”

叶筠珊心里咯噔一下,侧目看向她,黑暗中,只依稀看见她蜷起的轮廓。

心房上,泛起了一片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凌晨时分,纪如昔睁开眼,小心翼翼的朝叶筠珊那边望了一眼,见她睡的香熟,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

打开门,身形一闪,消失在门口。

叶筠珊睁开眼,紧跟着追了上去。

站在走廊,楼梯处一道人影闪过,她提起步子,快速跟上去。

躲开值班的守卫,小心的避开上方的摄像头。

叶筠珊紧紧跟着那道人影溜出别处。

外面的天还黑着,那人影的速度极快,叶筠珊半分不敢松懈,一路紧紧跟着在后面。

转了两个弯后,黑影完全消失在眼前。

叶筠珊站在那,四下看了看,眼底划过一抹失望,回头看看高高矗立在后方的白色建筑。

叹了声气,转身朝那个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