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调包新娘禹少的甜系萌妻

调包新娘禹少的甜系萌妻

调包新娘禹少的甜系萌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浮生三千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1 16:35:01

《调包新娘禹少的甜系萌妻》小说的主角是冷颜禹司寒小说精彩试读:这笔帐,她定要找冷柔算的儿子是她的逆鳞,谁诋毁,她让谁付出代价“知道了妈咪。”冷小墨受教,扬起一抹笑容,却在冷颜看不见的地方,眸底划过一抹精光。想欺负他妈咪,那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愧是母子俩,都是睚眦必报的性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冷颜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小墨,我们就当他们放屁好了,别让一些不相干的人影响我们的好心情,不值得。”

这笔帐,她定要找冷柔算的。

儿子是她的逆鳞,谁诋毁,她让谁付出代价。

“知道了妈咪。”冷小墨受教,扬起一抹笑容,却在冷颜看不见的地方,眸底划过一抹精光。

想欺负他妈咪,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愧是母子俩,都是睚眦必报的性格。

“妈咪,我肚子疼,想要去洗手间。”冷小墨忽然捂住肚子。

见儿子小脸憋得通红,冷颜也不疑心:“去吧。”

冷小墨进了洗手间,坐在马桶上,将手机迅速拆分,组成微型电脑,一上网,关于冷颜的绯闻弹了出来。

评论区辱骂妈咪的话让冷小墨很生气。

冷柔与冷颜的恩怨,冷小墨还是清楚一些,听辰叔叔说,当年就是冷柔逼得妈咪离开北城。

冷小墨眉头一皱,在键盘上迅速敲打着一组代码,很快,网上关于冷颜的绯闻没有了,关于冷颜的一点信息都搜不到,取而代之的是冷柔与人酒店鬼混的高清视频。

完成这些,冷小墨狡黠的勾了勾唇。

妈咪说过,来而不往非礼也。

“臭小子,在里面干什么呢,怎么还不出来。”

冷颜等得有些担心,也不顾异样的眼光,闯进男洗手间。

“好了、好了。”冷小墨迅速收好电脑,若无其事的走出去,扬起无害的笑容:“妈咪,我们去看太外公吧。”

……

冷柔与人在酒店鬼混的高清视频在网上炸开了锅,这刚出了冷大小姐的绯闻,立马冷二小姐的丑事就被曝光,吃瓜群众立马嗅出了个中意味。

这明摆着两人在互掐。

冷柔看到网上的视频,气得鼻子都歪了:“到底是谁放网上去的,赶紧找人给我删了,删了!”

宁芬兰脸色也很阴沉,恨铁不成钢:“平日里我怎么教你的,你是要嫁进顾家的,就算玩,也不能让人逮住把柄。”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赶紧找人删了,如果爸跟**看见,那就完了。”

宁芬兰也知道事态严重,自己女儿什么德行,哪里不清楚,到底心疼女儿,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女儿被毁,只得先找人摆平这件事。

……

去冷家老宅的路上。

出租车里,冷颜上网,看到上网大逆转,眼睛微微一眯,看向身侧的儿子。

“小墨,是不是你干的?”

冷颜一直知道自己的儿子在计算机这方面是天才,只要不做违法的事,她也随儿子去了,从不干预。

有这么一个聪明儿子,有时也伤不起。

“妈咪,你怎么能怀疑你这么可爱的宝贝儿子呢?”冷小墨十分委屈的嘟着嘴,那模样,让人看了都有一种罪恶感,于心不忍。

冷颜可不吃这一套,她还不了解自己的儿子?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现在还小,技术不到家,

,让她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抓。

“啊,好痒,好痒啊。”

王太太恨不得把自己的皮肤都给抓破,太痒了,她根本受不了,没一会儿,脖子上,手臂上,全被抓红了,血痕一条一条,看着触目惊心。

“王太太不会是得了什么传染病吧。”

众人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王俊俊也被吓哭。

“不是我得罪王家,是王家得罪我。”冷颜丝毫不把冷峰的怒气放在眼里,轻飘飘地说道。

对这个薄情的父亲,她没指望,更别说她也不是真正的冷颜,自然不会有什么父女情。

冷峰更气,宁芬兰上前劝道,实则火上浇油:“算了,今天爸生辰,别闹得不愉快,小颜在乡下待久了,沾染了太多不良习惯,以后交给我好好管教就行了。”

冷小墨看不惯妈咪被欺负,站起来说:“明明就是王家不对,外公为什么怪我跟妈咪,外公是怕王家吗?”

怕?

冷峰心里确实忌惮王家,可这个“怕”字由一个小孩子说出来,顿时颜面全无,恼羞成怒。

“你个小孩子懂什么。”冷峰觉得跟一个孩子计较更有失面子,将怒火撒向冷颜:“管教好这个孩子,看看你做那些丢人的事,你还真让人指着脊梁骨说有妈生没妈教,你才甘心是不是。

“知道了。”冷柔心里哪里甘心啊,嘴上答应着,心底已经又想了个整治冷颜的法子。

那位又涨了一个亿,出两个亿找你,对了,最近我发现唐门的人也在找你,我这次恐怕顶不住了。”

唐门两个字,是冷颜的禁忌。

重生之前,她在唐门待了十几年,那里就如她的家,那里有着与她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

“知道了。”冷颜回了句,退出聊天框。

这几年,叶弋阳替她接了不少单子,她救了不少人,赚了不少钱,神医的名号在圈内传开。

可她接单全凭心情。

她的目的就是想引起唐门的注意。

顾西辞很疼爱这个妹妹,冷颜为了讨好顾西辞,对顾媛媛也是忍让,不敢反抗。

可,冷颜竟就这么把顾媛媛给打了。

“媛媛,你手怎么了?”冷柔碰了一下顾媛媛的手,顾媛媛疼的大叫,吓的她不敢碰了:“冷颜,你到底对媛媛做了什么,你疯了,这可是顾哥哥的妹妹,顾哥哥知道了,我看你怎么收场。”

“他知道了又如何?”冷颜冷冷地瞥了冷柔与顾媛媛一眼:“我说过,谁若是不怕死,尽管来找麻烦。”

“你个疯子。”顾媛媛疼的五官扭曲。

冷颜神情冷冽:“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最好离我远一点,否则,后果自负。”

冷颜真是不屑跟冷柔与顾媛媛这种人计较,玩那种小女人家勾心斗角的把戏。

前世在唐门,她见识的都是鲜血,怎么会把这些放眼里。

她也还有重要的事做,更没空搭理这两人。

可这两人偏偏要撞上来,触碰她的逆鳞。

这不是找死吗?

顾媛媛被气得要死,可触及到冷颜冰冷的眼神,愣是没敢往前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