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三生碧云扇

三生碧云扇

三生碧云扇

来源:微小宝 作者:火柠檬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31 17:13:21

《三生碧云扇》小说的作者是火柠檬故事讲述了云影吴君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试读:那店老板自云影一踏进店中时,目光就不曾离开过,在心中暗暗记住云影在哪匹绸缎前逗留的时间最长。可是没想到,自己这番的苦心,却还是白费了。不过,那店老板不过一眨眼,计上心来,道:“云小姐,你误会了,小的并不是要巴结您,只是想报答一下秦老将军的恩德而已。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又是一夜过去,自来到将军府之后,云影总觉得时辰过得越来越快,快到她不经意间都已经在将军府住了两日。

暂且将皇上的提议抛却脑后,云影现下最为紧要的,还是要打理好将军府中之事。

用过了早点之后,云影便让管家将秦府此刻的境况大致说了一番。皇上虽然恢复了将军府的名号,可惜也只是一个空名声而已。这将军府**有丫鬟仆妇六十六人,家丁护院计九十三人。光是这些人每个月的月例都足足有四十两黄金,还不算维持偌大一个将军府所需花费的银两。

这些钱数,就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云影的心头。虽然皇上已经赏了将军府万两黄金,但除此之外,将军府可以说是没有来源。那万两黄金也最**持半年的时间,如此坐吃山空,将军府迟早会衰败下去。

“林叔,吴府丧银去了多少?”云影正在算计着这些看似鸡毛蒜皮之事时,忽然想起吴大人的丧事,便问道。

“回大小姐,共计一百两银子!”管家也是知道如今将军府中的境况,也在想方设法处处节省一些。

“哎……”云影叹了口气,忽然想起什么,又问道:“对了,昨儿我进宫的时候,听张相力荐吴大人之子吴君为兵部侍郎,林叔对这吴君可有些了解?”

“大小姐,吴公子为人不错,吴大人在世之时,父子二人就因吴大人为虎作伥而闹翻了。这一次我去吴府时,倒也见到了吴公子,果然是一表人才,七尺男儿之气绝不输于这朝凰城中皇宫贵族家的公子!”管家不知云影为何问起吴君,不过转念一想,云影也已经到了婚嫁之年,或许是心中有意,当下便将那吴君一阵猛夸。

“罢了,这些朝堂上的事,还是由圣上亲自裁决了!”云影叹了口气,又接着道:“林叔,跟我一起来的那两个衙差这两天可安分?”

“大小姐,你若不说我差点将这事给忘了,昨天你进宫的时候,那两人便出了将军府,从此一去无回。我也派人四下打听过,却始终未见两人踪影,想来应该是出了城,回了老家吧!”林叔淡淡的回道,以他的察言观色的本事,岂会不知云影并未真心要将二人留下,也知道云影与那两人之间有些过节,如今人走了就罢了,也省的给府里添些麻烦。

云影点了点头,心道那两人腿脚还真快,自己还没好好的了结一番他们之间的恩怨就已经先一步走了。

“小姐,今天天气不错,你初来朝凰城,要不要我派人带你往这街上走一走逛一逛,也好熟悉一番朝凰城内的情景!“管家见云影不说话,想起昨日云影从宫中回来后便一直有些闷闷不乐,便想着让云影出去走一走,也好舒缓一下心情。

云影见自己在府中也确实没什么事可做,为免闲下来自己又想起那些烦恼之事,还不如出去走走,开阔一下心境,便点了点头,道:“林叔,我想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就不必派人跟着了。你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

管家还要说什么时,云影便就已经起身,走出了大厅。见状,管家忙一挥手,一直守在门口的两个丫鬟便紧紧的跟着云影出了将军府。

自从六年前云家遭毁之后,云影已经很久没像现在这样,可以不用去担心三餐,可以轻轻松松的好好的逛一番。见身后两个丫鬟紧步跟着,云影一时间倒是起了些调皮之心,在走到一个小巷口时,借着大街上人来人往之势,一个闪身便就躲进了小巷子之中。待得看到那两个丫鬟没头绪的在大街上乱找一番,最终无果之下才原路返回将军府之后,云影才从小巷子中走出,一个人信步逛着。

然而,尽管云影没有害人之心,但是这个世上想要她死的人从来都不肯松懈半分,便就有几个鬼鬼祟祟之人,一直悄悄的跟踪着云影。对于这些,云影自然是一无所知,看着大街上的繁华,听着鼎沸的喧闹,还有那不知从何处传来的琴音箫声,云影早已经彻底的放松了警惕。

朝凰城不愧北魁王朝的京都,这里大街上所贩卖的各式玩意,对云影所生活的那个小村庄来说,都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贵重品。六年以来已经习惯粗布麻衣的云影,在看到大街两旁那些布庄里,各色鲜艳的绸缎时,心中也不免一动,双脚已经不由自主的走进了店中,轻轻的抚过每一匹绸缎,感受那无与伦比的轻柔。

虽然心中很喜欢这些上好的绸缎,可是云影也只是看了看,便在店家期待的目光中退到了店外,便又继续往前方走去。

云影接管将军府之事,在朝凰城中也是家喻户晓,而且云影到将军府的那一天,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因此,这朝凰城中知道她身份的人越来越多,想要巴结她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就在云影才走出布庄时,那店老板就已经追了出来,手中还拿着刚才云影最为留恋的一匹绸缎,硬塞到云影手中,道:“云小姐,你能来我们布庄已经是蓬荜生辉,这匹绸缎就当是我的心意,以后小店还要承蒙大小姐多多照顾才是!”

云影倒是愣了一下,自小爹娘就教导她无功不受禄,就算日子多么清苦,她也没有白白的受人恩惠过。对于眼下,她掌管将军府,日子虽然不再情苦,却也始终铭记爹**教导,便道:“老板,你的绸缎我不能收,你还是拿回去吧!”

那店老板自云影一踏进店中时,目光就不曾离开过,在心中暗暗记住云影在哪匹绸缎前逗留的时间最长。可是没想到,自己这番的苦心,却还是白费了。不过,那店老板不过一眨眼,计上心来,道:“云小姐,你误会了,小的并不是要巴结您,只是想报答一下秦老将军的恩德而已。若是您不收下这匹绸缎,小的就寝食难安!”

云影听那老板说得中肯,心中也信了几分,只是爹**教导绝不能忘,还是坚持道:“老板,我不管秦老将军对你有什么恩惠,这匹绸缎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收的。你要是再坚持这样,我就要生气了!”说罢,云影也是脸色一沉。

那店老板见状,心道这云影还真是油盐不进,看来今日巴结奉承的目的是无论如何都达不成了,唯有悻悻的回了店中。

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也听到了云影与那老板之间的话,见云影如此的坚决,原本想跟风的那些商铺店主都打消了念头,只是心中还抱着一线希望,或许是云影对这些俗物并无欢喜,只要假以时日,就一定能够发现云影喜欢的是何物。

又走了片刻,云影的目光倒是被一小股涌动的人潮所吸引,便也紧步跟了上去。而一直悄悄跟踪云影的几人,在看清了云影的去向之后,俱是脸色一变,不敢再跟上半步,而是留在原地犹豫着。

云影的脚步停在了一家茶馆的门口,之所以是茶馆,只因云影向店内看去时,只看得到大堂之中,所有的宾客面前都是一盏茶壶,还在冒着热腾腾的白气。

走了这么久,又是在这炎热的夏日,云影也是口干舌燥,摸了摸身上,还好带了些银两出来,便也跟着人潮走进了店中。

很奇怪的是,这家茶馆门口并没有招牌,唯有进了大堂之后,才在大堂中央看到了一块匾额,上书“镜花轩”三个烫金大字。只看了一眼,云影不禁在心中赞道:“看来这家茶馆的老板还是个文雅斯文之人,竟取得如此富有诗意之名,倒是要见识见识一下老板的真面目!”

云影环顾了四周,大堂里到处都坐满了宾客,还有更多的人在店外等候,只要店内一有空位,那守在店门口的小二便会放几个人进来。如此一来,云影心中更是好奇,不过是区区一家茶馆而已,怎的生意就这么好。

大堂匾额之下,是一座搭起来的比下面略高的台子,台子上正中匾额下方,摆放了两张有些年头的木椅,椅子把柄上已经磨得光亮。云影心中也清楚,这茶馆中应该是有说书的把戏,而那小高台就是说书人所坐之处。

目光再看去时,只见那临近小高台之处,还空着一张桌子。看着大堂中济济一堂,唯独那张桌子四周却是有些空空荡荡的,也没有多想,云影便就向着那张桌子走了过去。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云影将那椅子轻轻往外一拉,便就坐了下来。谁知这才坐下,便就有小二神色慌张的小跑过来,对着云影小声道:“云小姐,这里的张相的专座,你若是坐了,难免……”

小二还未说完,云影心中就有些气,那张相的威势还真是无处不在,可想而知那张相在这朝凰城中是何等的地位。不过转念一想,堂堂当朝宰相,竟然也有闲情逸致来这普通的茶馆听书,心中更添几分好奇。

“你既知道我的身份,难道你也认为我会怕了那张相不成?他若是来了寻你晦气,你只管往我身上推便是,妨不着你们的!”云影本来还想着起身离开,可是她这一离开,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她身为大将军府的继承人,也要处处让着张相,更加给那张相添了几分嚣张气焰。

如此想着,云影也不打算再另换座位,便往那椅子上一靠,双目微闭,等着那说书人上场。小二见状,也不好再劝,唯有回到了帐台。而满堂中的宾客,此刻心中都对云影赞叹几分,也抱着一些看热闹的心思,等着一场好戏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