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邪血毒君

邪血毒君

邪血毒君

来源:掌中云 作者:火星引力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1 09:14:27

《邪血毒君》是近期热门小说,这本书的主要剧情围绕着萧澈夏倾月展开,小说主要内容为:按他的性格,在拿到萧宗带来的至宝之后,不带在身边,反而交给药事房,这有点不合情理……要知道药事房只有萧古一个人,且他专注医术,几乎没什么玄力,药事房也因此算得上是萧门内部防御最弱的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人一定要好生保管。但是……但是今晨,药事房的人忽然跑来告诉我,放在药事房的通玄散竟然……竟然不翼而飞了!”

哗——下方的人群顿时乱作一团,一阵喧闹。

偷萧宗带来的至宝……谁竟然这么大的胆子!

“嗯?”萧澈微微皱了皱眉,心中一阵疑惑……以他对萧云海的了解,他是个相当谨慎的人。

按他的性格,在拿到萧宗带来的至宝之后,不带在身边,反而交给药事房,这有点不合情理……要知道药事房只有萧古一个人,且他专注医术,几乎没什么玄力,药事房也因此算得上是萧门内部防御最弱的地方。

而且,通玄散可是萧宗带来的,就算有人垂涎,至少也该等到萧宗的人走了之后再动手,为什么要偏偏选择这么危险的时机……就算偷到手了,又有命去用吗?

萧烈全身一震,猛然侧目看向萧泠汐,却发现萧泠汐也是满脸惊讶。感受到了萧烈的注视,萧泠汐连忙用力的摇头,表示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萧烈这才收回目光,暗暗舒了一口气。

“什……么!!”

萧狂云猛的从座椅上站起,脸色变得无比阴厉,全身煞气冲天,他看着萧云海,恶狠狠的说道:“你是说……竟有人偷走了那盒通玄散?”

“鄙人保护不周,请萧公子责罚。”萧云海低下头,满脸羞愧与惶然。

“岂有此理!”萧狂云脸色越来越阴沉,显然怒到了极点:“我们萧宗的东西也敢偷……好!真是好!我真是小看了这个流云城!你们还真是……大胆啊!”

萧狂云的怒气与杀气几乎蔓延了整个萧门上下,让所有人背脊发凉,心中发搐,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头也慌不迭的低下,唯恐被萧狂云盯上。

萧澈半眯起眼,眸光直直的看着萧狂云的眼睛,少顷后,他戳了戳萧烈,小声问道:“**,昨天门主不会是得罪这个萧狂云了吧?”

萧烈一怔,然后摇头:“萧云海一向谨慎,应该不至于。”

“那可就奇怪了。”萧澈点了点下巴,低低的说道:“这个萧狂云的愤怒明显是装出来的,如果不是想搞门主的话……难道是这个萧狂云在独自唱猴戏吗?”

“……不要乱说话。”萧烈没有听明白他在说什么,低声提醒道。

萧狂云目光阴毒,脸色阴沉:“昨天我把通玄散拿出来的时候,周围只有萧门的人,再加上你们萧门的防备力量在这流云城中也算不弱的,想要闯进来可相当不容易……那么,就应该是你们萧门之中出了家贼了!”

萧狂云的话让所有萧门众人脸色一变,窃窃私语声更大了起来。

萧云海也是快速点头:“是!萧公子明鉴,在知道通玄散被窃走后,我也想到是我们萧门的人盗走。萧门之人,或许都有嫌疑。”

“哼!区区萧门,在我们萧宗眼中根本不值一提!这次我们屈尊降贵,千里跋涉到你们萧门,是给了你们天大的颜面和恩泽……而你们,却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这简直是在打我们萧氏宗门的脸!”

打萧氏宗门的脸……这个奇大无比的罪名让萧云海面如土色。

萧澈的目光转移到萧云海的脸上,脸色也变得更加低沉下来,他低吟自语道:“这个萧云海的样子,竟然也是装出来的……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萧澈两世记忆,尤其沧云大陆那一世,他经历了无数的善恶冷暖,走过无数生死边缘,从市井小民到天下霸主,见识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他目力之毒辣,就算是活了数百岁的强大玄者都不一定比的上。

萧狂云再次环视一周,音调忽然缓和了起来:“算了,我堂堂萧宗宗主之子,也犯不着和你们这种小地方的人生气。那个偷走通玄散的人,给你15秒的时间,自己乖乖的站出来,然后交出通玄散,我或许还可以念及初犯,轻饶一次!如果再执迷不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觉……老爹,你也快点回去休息吧……我保证不再去偷通玄散了。”

“呵呵,听话就好。”萧烈点了点头,温和的一笑。但临走时,依然不放心的把地上的黑衣捡起带走。

……

第二天一大早,萧门大门口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今天可以说是萧门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天。

流云城中能称得上权贵的家族,在这里都能看到,而且基本都是最高主事者。

人虽众多,但没有一人敢大声喧哗,都在尽可能小声的窃窃私语着,唯恐惊扰到正在萧门中的大人物。

“很早之前就听说萧门的始祖是来自萧宗,原来这竟是真的。”

“萧门这一下可要飞黄腾达了,以后可得经营好和萧门的关系了。”

“还好以前没得罪过萧门,否则可就要寝食难安了。”

萧门的大门一直紧闭,他们也都小心翼翼的等着。

这一等,就是等到了上午九时。

天还没亮时,萧门中心的空地上就搭起了一个高台,搬好了桌椅和各种器具。上午八时,萧门所有人都提前到了集合地点,无论男女老幼,一个不少。

今天,将是萧门最重大的一天。会发生什么,他们也都很清楚,绝大多数人都是满脸的激动和期待。即使是一些天赋很是中庸的人,也在心里奢望着被萧宗的人看中。

萧澈基本是最后一个到场的,他牵着夏倾月的手不紧不慢的走过来时,瞬间成为了全场人的焦点……当然,他跟焦点没关系,关键是他身边的夏倾月!

身姿曼妙绝伦,容颜倾世倾城,人们仿佛看到了绝美无双的碧波仙子正向他们缓缓走来。

反观她身边的萧澈……脸色微白,眼皮耷拉,双目无神,脚步无力。走过来不过几十步,竟连着打了三个呵欠,一副恹恹欲睡,房事过度的样子。

嗯?房事过度……

忽然想到这一点,再看到他和夏倾月牵在一起的手,不少人牙齿紧咬,眼中放射出浓浓的不甘和妒火。

想到如此天姿国色,他们梦寐以求的女神竟被这个他们不最为看不起的**每天压在身下覆雨翻云,他们愤怒嫉妒的胸口都几乎要裂开。

萧澈那半睡不醒,疲惫不堪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但当然不可能是什么房事过度。

凌晨三时醒来给夏倾月针灸调理,累的半死不活,大清早又被叫起来,他能有精神那才奇怪。

至于他们牵在一起的手,也是走过来的时候,萧澈忽然一把抓上的,众目睽睽之下,夏倾月总不能毫不客气的挣脱,再加上这几天被他牵手也牵习惯了,也只好听之任之。

“萧门之内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个多余又碍眼的**!”

在萧澈走过一个青年人身边时,一个足够他听清楚的讥讽声从他的身侧传来。萧澈微一侧目,看到三长老萧泽的长孙萧承志正斜眼看着前方,嘴角挂着一丝毫无掩饰的嘲笑,脸上还分明带着极力掩饰的嫉妒。

他这句话是对着前方说出,但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他是在嘲讽萧澈,一时间周围哄笑声响起,一个个青年子弟带着戏谑的目光看向萧澈。

“承志哥,你方才是在和我说话吗?”萧澈脚步顿了一下,向萧承志问道,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

“哦,萧澈弟你误会了,我方才明明是在对**说话,萧澈弟这么问,难不成认为自己是个**?”萧承志转过身来,笑眯眯的说道。目光碰触到夏倾月绝美的雪颜时,目光一阵难掩的狂热。

“哦!原来如此!”萧澈一脸恍然的点头,然后拉起夏倾月的手:“原来不是说我。倾月老婆,咱快回自己的位置上去吧……啧啧,看着一只只梦想着要吃天鹅肉的可怜癞**,我倒宁愿当个天天抱着天鹅睡觉的**,倾月老婆,你觉得呢?”

“你说……什么!!”萧承志猛然的转过身来,一脸低沉。

“嗯?”萧澈停住脚步,满脸惊诧的看着他:“承志哥,你这是怎么了?我刚才说的是癞**,你怎么会是这么奇怪的反应。难道承志哥和我口中的癞**还有什么特别的渊源?”